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2 张图片 
6 位演职员 
3 条剧评 
6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事从佟振海的两个老婆说起,玉英,映瑶半辈子斗争不休,相互嫉恨。就在一次振海微恙,两个女人为让他在自己家里养病互不相让,不料振海却静静出了门。两方还在混乱争执之时,恶耗传来,佟振海死了!然而灵堂上,两个女人继续争的是家产和未亡人的身分。未料云生携一双儿女出现,弱智小磊当场冲着遗像喊爹,举座震愕哗然,这才知道,振海外头还

展开

  事从佟振海的两个老婆说起,玉英,映瑶半辈子斗争不休,相互嫉恨。就在一次振海微恙,两个女人为让他在自己家里养病互不相让,不料振海却静静出了门。两方还在混乱争执之时,恶耗传来,佟振海死了!然而灵堂上,两个女人继续争的是家产和未亡人的身分。未料云生携一双儿女出现,弱智小磊当场冲着遗像喊爹,举座震愕哗然,这才知道,振海外头还有个家,孩子都生了。灵堂上顿时混乱一片。

  不忍云生母子三人可怜境遇,天宇假立遗嘱,帮他们争取到遗产傍身。然玉英、映瑶各怀鬼胎接近云生,天宇担忧并说服云生一家离开上海。他乡之外,云生恍惚,齐非靠天宇每月汇款勤俭辛苦地支撑一家生活。

  映瑶为股份大闹公司,平川为求息事答应其所有要求,被玉英狠狠责备。少琪为取悦可凡陪映瑶跳舞,平川一心搅局,故意带玉英前来,舞场大乱。玉英倍受打击病倒,借由探病,映瑶更加确定少琪对可凡的心意。

  平川请映瑶出钱办选美,引起映瑶一家争执不休,可凡难忍家人钱财嘴脸,负气出走寻齐非。齐非和天宇恰回上海扫墓,反与可凡错过见面之机。平川不肖败家,玉英将平川扫地出公司,映瑶亦牵连受到挫折,心中气愤。

  云生投湖而死,可凡陪映瑶正好赶到,终与齐非得以相见。映瑶虚情假意要接齐非姐弟回上海,因此与天宇起了极大冲突,齐非为母亲遗愿种种,感激答应映瑶。少琪心系可凡,久出未归,让一心扶植女儿出席选美的玉英失望至于愤怒,平川火上浇油告诉玉英少琪去了唐家。玉英上门责骂映瑶,齐非受累之余渐生悔意。云生骨灰坛意外被砸,映瑶做戏责备兄嫂,齐非难辩解善恶。少琪因可凡坦言真实心意而生气冲跑,意外撞车导致腿瘸及不孕,玉英痛恨痛苦,冷眼目睹平川痛殴可凡。看到可凡伤重,映瑶心生另外一计,意图将齐非推出与少琪一争高下打压玉英。可凡见少琪情状可怜,心中愧疚,劝说齐非不要出席选美,并表白爱意。

  齐非带小磊上坟遇见少琪,小磊被狗咬,两人首次正面冲突,齐非被少琪言语刺激,与可凡生情感危机。玉英私见齐非,协议只要齐非退出选美则云生可入墓园。齐非突然变卦,映瑶误以为是天宇从中作梗,故意让友宁起疑,搅得天宇自顾不暇。玉英默许少琪和可凡交往,并私下找映瑶为儿女亲事达成秘密协议。而齐非、可凡却已私定终身。映瑶一面急于认养齐非姐弟,一面又找借口叫可凡去陪少琪,齐非心中委屈,与可凡冷战以致于生病。

  齐非病情拖延,带着小磊在墓园遇见天宇时,齐非昏倒被送医院。天宇照顾齐非,友宁内心矛盾通知映瑶,小磊被映瑶带走,后被唐母强锁房中,可凡知道实情后痛悔不已,前往看望齐非,两人深情剖白。可凡明确拒绝少琪,少琪伤心欲绝到病院求齐非退出。玉英亦为少琪找到映瑶,映瑶狮子大开口,玉英挫败非常竟想杀掉映瑶未果。齐非被映瑶百般欺瞒,以致于对天宇误会重重。然而天宇此前意外撞见玉英、映瑶会面,已经起疑调查,后将真相向齐非全盘托出,齐非倍受打击。

  可凡带着小磊参加选美大赛,小磊在外受欺负,天宇赶来大打出手,齐非更不惜咬人。映瑶当众宣布可凡、少琪婚事,齐非愕然醒悟,以必死之心宣扬身世,现场一片哗然。可凡被家人伤透心,不顾一切来找齐非。齐非和可凡在外过夜,两人海誓山盟决定要在一起。少琪得知亦忧伤不已,而玉英已经筹谋对付映瑶,她大胆决策,暗中脱产套现,与映瑶见面确认婚事乃是骗局后,玉英更果断行动。映瑶房产连夜被抄,兄嫂无情出走,映瑶走投无路。进而认养齐非不成,映瑶迁怒天宇,在可凡前挑拨齐非和天宇的关系。可凡气极,与齐非起争端而冲走,后齐非独自查出已经怀孕。

  玉英釜底抽薪,映瑶步步被逼,绝望竟欲自尽。可凡救下,陪映瑶前往与玉英谈判,映瑶不惜跪求可凡娶少琪。可凡想求齐非借钱向玉英买回房子,然两人各有心结终不欢而散。可凡意气用事,决定要娶少琪。齐非左右为难,想要告知可凡,却一再错过。友宁知晓齐非怀孕,同情帮助之余找到映瑶托出真相,反被映瑶伤至自身流产。映瑶为此私见齐非,被齐非痛斥后转而在可凡面前挑拨,将天宇卷入二人感情,令到可凡心烦意乱。齐非决定休学,天宇不知个中缘由所以气愤难当。

  玉英从香港回来,准备帮少琪和可凡筹办婚事。齐非带着金子几番奔走终在新房找到可凡,而误会种种在前,可凡粗莽抗拒,齐非心痛亦未告知身孕之事,且伤心之下私自打胎,幸好及时送医保住孩子,天宇这才得知真相,又惊又气。

  眼见家人至亲自私嘴脸,可凡不能抗拒又不堪忍受,在与齐非的回忆里找慰藉,没有心情与少琪培养感情。玉英对可凡的状态深感担忧,之后又从小磊口中偶然得知齐非身孕之事,惊骇非常。她与齐非私下谈判,狠下决心以云生入葬墓园换得少琪幸福,为母亲最后心愿,齐非咬牙应承玉英,心中却更悲伤。另一方面,玉英跟映瑶摊牌,映瑶为促成可凡婚事,私下找齐非劝说其打胎,齐非心生犹豫,手术台上蒙混过关,映瑶误以为事情了结。然齐非彻悟,告知玉英会离开可凡,但不以母亲入葬墓园为交换条件,情愿独自背负一切养育孩子,玉英感慨怜惜。

  可凡念念不忘齐非,背着少琪多次回到租屋缅怀过往,玉英洞察一切,逼迫可凡二者只能择一。可凡与齐非再见面时,一切难以挽回,两人悲伤分手,可凡终对孩子一无所知。齐非强忍悲伤,决定离开伤心之地。少琪不知个中原委,准备结婚之余对齐非仍心怀不满。少琪街头路遇齐非,公然挑衅,齐非心中怨怒掌掴少琪,少琪归家哭诉,玉英心知齐非身受苦楚,唯有苦劝女儿宽以待人。但平川仍带一干恶人找齐非寻衅滋事,幸好天宇、小磊及时赶到,齐非才能得救。平川罔顾亲情,一心为钱,甚至私下追问少琪陪嫁财产数目,玉英痛心无奈。

  婚期临近,看着势利的父母欢天喜地,可凡只有更加煎熬于对齐非的感情。玉英对平川彻底死心,专心为少琪的婚事上下打点,疲惫中终对女儿讲出多年心事,感概万分,泣涕涟涟。但见可凡、少琪终于如期进行婚礼,不料新婚之夜横加变量,唐母暗中偷藏聘礼金条两根,让映瑶为圆场面不得已送出钻戒因而负气指责,二人争执中大打出手,唐父拉架时被推到,滚下楼梯,毙命于正欲出门的少琪面前。

  少琪返家,受惊过度,以及新婚当夜可凡醉酒只知呼唤齐非之名,令她心痛万分。可凡亦深受刺激,语出癫狂,吓到映瑶、唐母,不知所措。可没想映瑶、唐母还试图推卸责任,竟说少琪命硬,玉英心如死灰,决定让少琪离婚。屋漏偏逢连夜雨,不肖子平川盗取聘礼金条,赌博输去仍旧不肯认账,玉英携一干人证物证厉声指责,平川大怒拒不悔改,还失口说出少琪不孕之事,玉英悲愤难当,竟亲自将平川送入监牢。尔后玉英几次三番入狱看望平川,原来她送子入狱的真正目的是为让儿子戒掉鸦片烟。

  天宇终向齐非表白,然君子之爱与前事相别。友宁对一切心知肚明,坦诚将往事相告于齐非,惊晓“假遗嘱”之事,友宁劝慰齐非“爱要及时”。 天宇亦被友宁的宽容所感,亲自将齐非身孕的始末告诉可凡,可凡无法谅解姑姑映瑶对齐非腹中胎儿曾痛下杀手,希望取得齐非原谅并和少琪离婚。可凡一面恳求少琪,一面三番四次寻找齐非,齐非被可凡诚意感动,两人历经波折终重归于好。可少琪恨意难消对无爱的婚姻仍不愿放手,玉英有感于历史重演。映瑶亦不甘心可凡放弃,冲动之下竟欲杀死齐非,二人打斗中映瑶摔下山崖,重伤脑瘫,昔时风华转瞬云烟。平川从监牢放归仍不思悔改,被教唆偷钱之时捅伤小磊,玉英身心疲累,甘愿顶罪。小磊幸得不死,齐非平安产下女儿,愿以宽宏的大爱饶恕平川,并不予上诉,玉英感恩。少琪也终醒悟,同意离婚,成全齐非和可凡。云生墓前,齐非携众人述追思之情,两代人的恩怨情仇于大爱宽容中归于圆满。

分集剧情

第1集

  事从佟振海的两个老婆说起,玉英,映瑶半辈子斗争不休,相互嫉恨。一次振海微恙,在映瑶处养病,然而玉英不依不饶,派女儿少琪、儿子平川前往映瑶家,想要强行将老爷接回家。少琪与映瑶唇枪舌剑之后大打出手,仍旧无功而返。玉英一时气极,拿着菜刀到映瑶家要人,两方人马争闹推攘之际,映瑶不甚被菜刀约略划伤便大肆叫嚷,玉英恨恼之余竟自残见血,映瑶这才输掉气焰。佟振海难耐老婆儿女哭喊吵闹,动气起身离开映瑶家。  玉英大喜过望,携一双儿女回家等候,可是左右不见老爷归家,平川凉薄,丝毫不理会母亲心情,玉英痛苦难当,与少琪抱头痛哭。玉英夜不能寐,独自熬药,回想多年前在丈夫的执意下,映瑶宁愿背负“三不准”的严苛条件,也要忍气吞声进门的情景,仍旧余恨难消。  映瑶也负气回到唐姓娘家,兄嫂全家本来全仗她养活,因此对她的使气任性百般纵容讨好。因为当年答应玉英不准生养,所以侄子可凡也成为映瑶百年后的指望,好在可凡单纯善良,她心里才有些许安慰。  玉英追问公司律师方天宇是否知道老爷的行踪,天宇心中有数但是虚与委蛇。天宇只身前往某处看望佟振海,劝说佟先生回家,然而佟振海言语中良多感慨。  映瑶在唐母的撺掇下来到章氏纺织找振海,天宇闻讯想要阻拦,不料还是让大房、二房撞了个正着,玉英、映瑶于公司内战火再起,双方争执打闹之时,突然一个惊人噩耗传来……

第2集

  振海死了!玉英、映瑶赶到医院时,佟振海因为心肌梗塞抢救不及早已咽气,玉英震惊悲痛,映瑶呼天抢地哭倒在病床前。  映瑶准备搬回家住,却被哥哥赶回家,唐父对妹妹映瑶晓以厉害关系,撺掇她与玉英争夺未亡人的身份。谈判桌上,双方人马对峙,恶言相向,可少琪却在此初见可凡,萌动了少女情怀。  可凡被父母劝说替佟振海戴孝,在校园里被少琪拦住,有意羞辱,可凡避无可避,冲动推倒少琪,却被平川撞见,携一帮不良少年对可凡大打出手,少琪后悔莫及。可凡挨打,映瑶气愤非常,更坚定要与玉英一争高下,哪怕分别发丧。天宇为佟老爷揪心,对玉英万般劝解宽慰,终于说动玉英答应与映瑶一同发丧。  丧礼上,云生带着一双小儿女齐非、齐磊意外出现,众人惊愕,这才知道佟振海在外面还有一个家。玉英、映瑶两方人马,愤怒争吵,灵堂上乱作一团。可凡仗义而为,于混乱中救出齐非、齐磊。  天宇心中彷徨,深知佟先生生前曾打算下半生与云生母子度过,因此并未为他们留下钱财傍身。为让这母子三人有所依靠,天宇不惜劝说妻子友宁帮忙作伪,证明云生母子有资格分得遗产。宣读遗嘱的仪式上,平川不屑继续闹事,然而玉英疲累,只觉得所得胜过映瑶即可,少琪心系可凡,也大大收敛脾性。  友宁良善,出面作伪心中不安,天宇宽慰妻子,并坦然道出为保护云生母子不被大房、二房欺负,所得财产在齐非成年前,他会代为保管。  

第3集

  瑶贪心不足,仍觊觎云生母子所得,带着可凡拜访云生母子。映瑶花言巧语,骗得云生在财产放弃书上签字。可凡对弱智的小磊丝毫没有嫌弃之心,齐非对可凡越发多了好感。  天宇知晓映瑶骗局,于事后毅然撕掉签字的放弃书。映瑶气他多管闲事,到公司找天宇理论,天宇告知她云生签字原本就无效,财产是由齐非继承,即便云生母子放弃继承,财产也会重新分配,没有名份的映瑶根本就分不到,映瑶愤恨。玉英很快得知这个讯息,心中气极映瑶的贪婪之余,也暗自动了旁心。  玉英带着少琪前往看望云生一家,假装亲昵之时,恰巧映瑶带着可凡也来虚情假意探望。映瑶猜到玉英来意,言语之中故意挑衅,还着意显示自己与云生母子交情菲浅,玉英不甘受气,两人针锋相对,互揭短处,最后竟厮打做一团,吓坏柔弱的友宁。  少琪对可凡暗许芳心,主动借故邀约看戏,映瑶看透少琪心思,但并不点破。  唐父、唐母也借着就近照顾映瑶新寡的由头,光明正大地举家搬到映瑶处。  天宇无法眼睁睁看着云生母子受欺负,而此时玉英又逼他投靠一方,因此他毅然辞去在章氏纺织的工作,然后苦劝云生母子离开上海,以躲避更多的是非。可云生母子依然没有看清映瑶的居心叵测,对天宇对映瑶的评价颇有疑惑。但是禁不住天宇的再三坚持,云生最后还是决定带齐非、小磊离开。可凡得知消息,匆匆赶来送行,齐非伤心,不知何时才能再见这个大哥哥。

第4集

  生母子搬到平城,齐非既要照顾恍惚的母亲,又要照顾懵懂的弟弟,甚至因为旁人嘲笑她的傻弟弟,而与人打斗受伤,然而她坚强地承担这一切,直到长大成人,她唯一的精神依傍就是一直和可凡的鸿雁传书。  佟振海死后五年,映瑶表面维持着风光的生活,但心中的诸多不满却常常被兄嫂刺激。映瑶找到天宇,求他帮忙让她参加股东大会,天宇厌烦其不知足,不愿多此一举,映瑶转而在友宁面前装可怜,友宁单纯相信,事后替映瑶求情,天宇辛酸道出真正可怜的,依旧还是云生母子。  映瑶在天宇处被拒,心中黯然,酒醉发泄。可凡不忍姑姑如此,恰逢少琪邀约跳舞,可凡为想讨姑姑欢心而应承下来。  映瑶转而向平川发难,逼迫平川答应她参与股东大会,平川欺软怕硬,在映瑶狠话之下被迫答应,回家就被玉英痛骂,少琪也在一旁添油加醋,令到平川心中不爽。  平川和一群朋友在夜总会庆贺选美会举办之事,不料一眼瞟见了为讨好可凡而陪映瑶跳舞的少琪,平川正中下怀,连忙打电话请来母亲。玉英赶到夜总会,目睹女儿与自己多年宿敌共舞,气急败坏,几欲晕倒,愤然上前掌掴少琪,又与正当得意的映瑶扭打起来,被闻讯赶来的小报记者抓拍正着。  少琪对玉英坦言爱慕心事,玉英更受打击,不支病倒入院。少琪心中痛悔,可凡赶来致歉,少琪心中百味。  

第5集

  亲病重,平川不知尽孝床前,反而约见天宇讨论遗嘱之事,天宇心中叹息。  可凡与少琪谈心,言语之中少琪对云生母子诸多不谅解,得知可凡与齐非一直通信,少琪更生醋意,气极而走。  齐非让小磊学习油漆,不料小磊油漆过敏,云生怪责齐非不懂疼爱弟弟,不了解齐非希望弟弟能像正常人一样自食其力的真心,让齐非心痛非常,黯然离家,于暗夜中不甚跌落受伤。然而,次日当她返家,母亲对小磊的无微不至,和对她的无视如此鲜明,让她更为伤心。  可凡心中有愧,主动每天帮忙炖鱼汤,让少琪带给母亲喝。映瑶偶然发现这个事实,心中不是滋味,然而她质问可凡时,可凡反而慷慨有词,气到映瑶。  平川来到医院不是探望母亲病情,反而一心想要找母亲签字答应出钱赞助选美会,又被少琪一阵抢白,兄妹俩争执不下,玉英疲惫制止。  映瑶故意前来探望玉英,两人言语周旋。少琪被她看破鱼汤的端倪,生怕她向母亲道出个中玄机,心中发慌。映瑶找少琪私下询问,更加确定少琪对可凡的心意,因此暗自有了打算。  平川在母亲处碰壁,转念来找二姨娘映瑶,满嘴好话哄得映瑶开心,想请她出钱赞助选美会。映瑶为跟玉英争口气,对选美会主席颇有兴趣,对金钱反倒不在乎,这可急坏偷听的唐父,生怕被外人占了便宜去。  

第6集

  父急匆匆劝阻映瑶,餐桌上与唐母,你一言我一语,句句离不开钱,映瑶满不在乎,坦言为争斗不惜利用种种。可凡难忍家人的自私嘴脸,餐桌上愤然离席,夺门而走。  天宇看到齐非寄来的账本上写有医药费的支出,放心不下便动身去平城看望母子三人。因逢小磊生日,赶上吃寿面,天宇从放错了味道的面条中才惊觉云生的精神状况堪忧,也为齐非一力承担家庭的重担而欣慰。  可凡彻夜未归,也没去学校,急坏全家人,映瑶急切找到少琪打听线索,得知可凡与齐非通信之事。  可凡前往看望齐非,不料此时齐非跟随天宇来到上海给父亲扫墓,两人缘悭一面,刚好错过。  玉英误以为是映瑶到过墓园,气愤之极,带少琪到映瑶处责问,映瑶心知不是,但看到玉英被气,她心中爽快,于是口中故意认可。恰好平川又将选美会名誉主席的证书送上门来,如狗儿般摇尾乞怜,被映瑶言语讥嘲,玉英为一双儿女所为心碎。玉英回到墓园,对着墓碑忍不住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少琪在一旁无奈也难过。  齐非到上海后一直想要见可凡一面,然而碍于种种始终不能前往。友宁误做好心,帮齐非打电话到映瑶家。天宇得知齐非念念不忘可凡,心中不由担忧。临到离开上海,天宇还是带齐非来到映瑶家门口,但却告诉她不能与可凡交往,齐非并不了解天宇的良苦用心,只是不平……  

第7集

  非还是认为天宇对映瑶一家有偏见,然而她最后还是没能见着可凡,于是暗自神伤离开上海回到家中。然而此时,可凡也因为久等齐非没有回来,动身离开平城。齐非返家,从可凡留给小磊的糖果才知晓他来看过她,便欣喜焦急地追赶到汽车站,却仍旧没有赶上,因而两人再次错过。  玉英对儿子平川心灰意冷,决定收回公司自己管理,平川不解暴怒,玉英其实心中痛苦,不知该如何教导这不肖儿子。映瑶向平川表示愿意出资兴办选美会,但平川心灰意懒说自己已被收回实权,不能再管此事。映瑶兴致被扫,心中不服,到公司找玉英理论,却被玉英一阵冷嘲热讽,说她只不过是个过了气的外遇。映瑶倍受打击,回家忍不住朝刚归来的可凡撒气,却从可凡口中意外得知云生母子现状不好。她决定要前去看望,可凡甚是开心,但尔后了解到映瑶另有居心时,可凡又觉心中矛盾。  不料映瑶带着可凡到达平城之时,看到的却是云生过世的丧礼。映瑶觉得丧气立马想要离开,但可凡早已震惊,不顾映瑶阻拦冲入灵堂。没有想到,五年之后,齐非和可凡的再见竟是如斯悲凉的场面。原来云生眼见儿女成人,她追随振海之心愈发坚定,暗自写好遗书就投湖自尽了。齐非痛苦难当,更为自己此前偶然撞见母亲伏案手书,竟没有觉察母亲赴死之心而深深自责。可凡见状,心中亦是不忍。  

第8集

  瑶对玉英的讥嘲耿耿于怀,云生死后,她突然发觉齐非姐弟可能被她更好利用,因此一改刚来时的嫌弃之心,假作一副悲悯爱护的慈悲面孔,对齐非姐弟甜言蜜语,一心只想带他们回到上海,作为她对玉英争斗的棋子。可凡无法面对齐非,忍不住说出映瑶的另有居心,而且齐非仍旧被映瑶的假面具蒙骗,根本不相信,反而还误会可凡。天宇接到吊唁电报,急急赶来平城,见到映瑶大吃一惊,并喝令映瑶不要动齐非姐弟的心思。两人争执之际,众人忽觉小磊失踪。齐非心内慌张,四处寻找未果之际,齐非绝望竟要涉水寻死,被可凡强拉住。好在后来在医院太平间发现小磊,傻傻的他是为寻找和陪伴母亲而去,齐非倍觉安慰又悲伤。映瑶狡猾,利用言语误会让齐非反倒更坚决要回到上海,映瑶甚至许愿说要让云生与振海合葬,单纯的齐非因为太爱母亲而相信,天宇也无力阻拦。  玉英决定让少琪代言选美会,可少琪因为迟迟没有可凡的消息,心中不曾看重母亲的决定。每天找不同的由头,故意偷偷前往唐家等候,唐父、唐母心知端倪,欢喜而不点破。可没想少琪苦等回来的,却是映瑶带着齐非姐弟也一同归来,少琪心内百味杂陈。  少琪迟迟不归,为她参加选美会专程请来的洋文老师和裁缝师傅等人又等到天黑,玉英不得已陪笑送走客人,心中气恼不已,平川自得说出少琪去处……  

第9集

  琪尽管身份奇怪,却仍在映瑶家与齐非姐弟同桌吃饭,看到可凡与齐非姐弟的默契,少琪心中暗自恼恨。映瑶一家人饭后跳舞热闹之时,玉英带着平川气势汹汹找上门来,映瑶争吵之余特意让齐非姐弟露脸,想以此挫挫玉英锐气,玉英恼怒带着少琪离开。  齐非初次见识大房、二房争斗之凶,开始后悔回来上海。齐非前去找天宇诉说担心之事,天宇劝说齐非搬出唐家,齐非心动。佣人不小心打碎云生骨灰坛,唐父、唐母借机劝说映瑶送走齐非姐弟,可凡回家正好听到,大为不平。齐非归来发现母亲骨灰坛不见,焦急万分,唐母讲出骨灰坛打破之事,交还齐非的只是简单纸包的骨灰,齐非心痛不已。映瑶适时出现,训斥唐母,责退佣人,故意演出慈悲戏码。然而,唐母因为映瑶对齐非的特意关照怨言重重,让齐非感觉身处唐家,压力倍增。此后,映瑶又在牌友面前有意对齐非姐弟显出悲悯态度,让齐非心中更是茫然沮丧。  少琪不顾母亲阻拦,以退出选美会为由,说服平川带她出门找可凡。少琪与可凡在咖啡店见面,但是可凡的言语之中总是离不开齐非姐弟,让少琪耿耿于怀。少琪情绪激动之下冲出店门,可凡预备追出去之际,少琪却被正好被车撞到。平川开车回来,正好撞见可凡抱着满身是血的少琪,惊惧非常。  少琪被送到医院,玉英闻讯随后赶到。平川怒殴可凡,玉英冷眼旁观,心痛难安。

第10集

  父、唐母已从乡下赶回来酒店,然而他们并非为了关心,而是改银换两之后来找映瑶要钱。映瑶一身光鲜走出房门,全然不理会唐母的歇斯底里,连可凡看到都心寒。他拦住一心只知道要钱的母亲时,映瑶已经独自走了出去。然而,映瑶的奇怪状态让可凡越想越不对劲,他急着半夜骑车在外寻找,姑姑多年来对他的好一一浮现于脑中。此时,映瑶已经回到被抄的旧宅,往日与振海在此的美好回忆也回到她的脑中,然而与眼前的凄凉景象相比,映瑶更是绝望到了极点。可凡刚刚赶到旧宅,才正好救下已经上吊的映瑶。可凡对姑姑有千种万种的心疼,他宁愿去求齐非,找她借钱也要为姑姑买回这栋充满回忆的房子。但映瑶执意要求,她一定要想办法见到玉英。  齐非自从与可凡争吵过后,心情低落。唯有小磊终于能够工作养活自己,让她稍感欣慰。友宁怀孕,天宇大喜。可天宇对友宁的特别呵护,让敏感的齐非误会。齐非带着小磊外出吃饭,突感身体不适,然而,就医的结果竟是:她怀孕了!  映瑶借可凡探望少琪之机,偷偷溜进佟家花园,总算见到了玉英。映瑶气愤之极,全然忘记自己所作所为,只知指责玉英手段阴谋。玉英沉稳有余,暗示出如果映瑶遵守婚约,收回房子不成问题。映瑶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被玉英掌控状况,无法选择。可凡此时也得知少琪在抄家当晚,曾试图找他报信的经历,深感少琪为他付出良多。  待可凡归来,映瑶已经做出决定,她不惜跪求可凡,迎娶少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