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2 个视频 
87 张图片 
65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杰克·尼科尔森摩根·弗里曼特别为影片去剪了头发。

·编剧贾斯汀·扎克汉姆(Justin Zackham)只用了两周的时间就完成了剧本的创作。

·导演罗伯·雷恩和摩根·弗里曼几乎同一时间想到,饰演爱德华·科尔的最佳人选就是杰克·尼科尔森。

·在影片拍摄之前,杰克·尼科尔森自己就有过住院的经历,所以他特别为影片创造了一些即兴的对白和表演。举个例子,影片中的太阳镜本来并不包含在剧本当中,但在医院得到眼镜的尼科尔森把它带到了片场,导演罗伯·雷恩遂决定将其拍摄到镜头里。

·曾经多次获格莱美奖约翰·梅耶将会倾情演绎他的原创歌曲《说》(Say),那是他特别为影片创作的。

Quotes

精彩对白

Carter Chambers: You measure yourself by the people who measure themselves by you.

卡特•钱伯斯:你权衡自己的方式,是通过那些被你权衡的人来完成的。

Edward Cole: We live, we die, and the wheels on the bus go round and round.

爱德华•科尔:我们活着,我们死了,就好像公车上的轮子一样,一圈一圈地旋转前进。

Edward Cole: Do you hate me?

Carter Chambers: Not yet.

爱德华•科尔:你恨我吗?

卡特•钱伯斯:不恨。

Edward Cole: Just because I told you my story, does not invite you to be a part of it!

爱德华•科尔:只是因为我告诉你我的故事,这并不意味着邀请你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Thomas: I'm proud of you.

Edward Cole: Nobody cares what you think.

托马斯:我为你骄傲。

爱德华•科尔:没有人在乎你的想法。

Edward Cole: I want my own room.

Thomas: You run hospitals, not health spas. Two beds to a room, no exceptions.

爱德华•科尔:我想要我自己的病房。

托马斯:这是医院,不是健康疗养院,一个房间两张床,没有例外。

Thomas: 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here?

Carter Chambers: Fighting for my life. You?

托马斯:你该死的在这里干什么呢?

卡特•钱伯斯:为我的生命而战,你呢?

Edward Cole: The sequel was like that. She never backed me up on anything.

Carter Chambers: The sequel?

Edward Cole: The second Mrs Edward Cole.

[Carter rolls his eyes]

Edward Cole: Hell, that woman hated me.

Kyle the parachutist: Maybe because you called her the sequel.

爱德华•科尔:第二个也一样,她从没未在任何事上支持过我。

卡特•钱伯斯:第二个?

爱德华•科尔:第二个爱德华•科尔夫人。

(卡特不屑地转动了一下他的眼睛)

爱德华•科尔:该死的,那个女人恨我。

伞兵凯尔:也许只是因为你称呼她为第二个。

Story

幕后制作

  【为生活寻找快乐】

  一点不夸张地说,影片的导演兼制片人罗伯·雷恩在只看到10页剧本的情况下,就打算拍摄《遗愿清单》了,当时他只是告诉他的制片伙伴艾伦·格雷斯曼(Alan Greisman)自己找到了下一个可以制作的影片,就像格雷斯曼回忆时说的:“我还记得自己一直在提醒他,希望他可以在看完剧本之后再做决定,但是他对此似乎没有任何疑虑,因为剧本的主题非常接近他的内心世界,所以他是一门心思就拍它了,他知道自己并非一时冲动。说实话,我也非常喜欢这个故事,而且对里面的角色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两个人随后又联系了制片人克雷格·扎丹(Craig Zadan)和尼尔·默隆(Neil Meron),并将剧本拿给他们看,他们几乎在同一年内就制定好了影片的拍摄计划。

  罗伯·雷恩本人确实对故事有着一种非常深刻的个人情感经历,他觉得这是一个大多数人都能与自身生活联系到一起的话题,雷恩表示:“出生在‘婴儿潮’时代并成长起来的人,似乎能够以一种更加深刻的方式检验和评估自己的生活,所以我要说的是《遗愿清单》真的能够感动我们,同时又能引起共鸣。我们中有一些人,要么是在父母身边长大,要么是由祖父母带大的,他们会感激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回顾那些逝去的时光,然后将目光放向未来,真正思考一下我们能够利用被赋予的时间去做什么呢?”与此同时,雷恩也开发出了整个故事所潜在的自然魅力和幽默感,以及非常有隐密性的个人环境,他继续补充道:“影片就是讲述了这样的故事,两个男人去全世界旅游,用剩余不多的时间,去燃烧他们的整个生命。”

  克雷格·扎丹和尼尔·默隆对此并没有流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因为当剧本真正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之后,他们发现自己也爱上了这个故事,随着他们的认可,另一位制片人特拉维斯·诺克斯(Travis Knox)也加盟进来。

  当特拉维斯·诺克斯说到自己是如何被整个故事所迷惑时,他表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周日晚上,我照常拿着一堆剧本打算挑灯夜读,但它却是第一部我拿在手中就久久没办法放下的一个。它是独一无二的,结合了幽默和温暖,我没办法让它从我眼前溜走。”

  【从死亡中领悟生活】

  至于制片人克雷格·扎丹,则对剧本留下了与罗伯·雷恩相似且难以抹煞的深刻印象,他说:“我们最喜欢雷恩的地方就在于,他总能从情感类故事中开发出幽默,这种能力在我们周围是不多见的。这对于他作为一名导演所带来的影响,足够延续进这部《遗愿清单》中。”艾伦·格雷斯曼则认为:“这是一个讲述了友情、爱,以及寻找什么才是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情的故事,它激发了很多种情感,但同时又能引发你的笑声,在我看来,它最终会讲述一些关于人生在世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此外,就像主演之一杰克·尼科尔森承认的那样:“这个故事也提醒了我们,这里总有一些你因为今生没有做过而无限懊恼的事情。”

  整个故事都对焦在了两个结伴旅行且不太靠得住的同伴身上,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一切,是推动情节前进的动力,即使他们有着截然相反的社会背景以及南辕北辙的性格和经历,然而他们共同分享的愿望却足以弥补这些表面上的不同。

  影片中饰演卡特·钱伯斯的摩根·弗里曼也对故事有着自己的认识:“你总会和那些与你有一些共同点的人结交朋友,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到影片中的两个人,他们也有着非常重要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能够掌握剩下不多的生命,而且知道应该去做些什么。当卡特遇见爱德华,他就得到了一个机会,第一次能够以自己的方式去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对于一个觉得自己花去了一生时间去做别人想做的事情的男人来说,这个机会是强大且非常有诱惑力的。”

  卡特所列下的“遗愿清单”,内容的涵盖面是非常之广的,从他以前不得不放弃的一个大学课程,到死后谁来赡养他的家人,导演罗伯·雷恩解释道:“这算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履行职责,意味着帮助年轻人集中精神,好让他们仔细思考一下,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什么又是他们想通过生活真正收获的。”这算是一直以来都非常自省的卡特与生俱来的一个观念,当他躺在医院开始深思他对于生活的选择自由时,再次想到了这个问题。即使卡特对于追求属于自己的“清单”上的条款产生过兴趣,但是他却没有现在就能达成的那种奢望,直到当爱德华看到了这个清单,并对此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爱德华对于“不”和“太晚了”拥有着完全不同的概念和认同,他建议两人去做这些“清单”上列好的事情。几乎是可以预料到的,他甚至在其中加上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当然,是以他独特的魅力和方式。摩根·弗里曼继续阐明着两个角色之间的与众不同:“爱德华对待这个‘清单’,是以一种喧闹的实践方式,反之,卡特实现愿望则更加依靠灵魂的方向,就像在见证一些庄严而宏伟的事情,更像是完全出于好心去帮助一个陌生人。而爱德华却是在寻找一种刺激,就好像从一架飞行的飞机中跳出来,或去亲吻这个世界最美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