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87 张图片 
20 位演职员 
155 条剧评 
93 条新闻 
更多  
Moonlight Resonance

总剧情

  十多年前,做饼师傅甘泰祖与老板女荷于做饼工场相识,二人情投意合,早已认定对方为自己的另一半。时殷红及其丈夫刚偷渡来港,二人山穷水尽,在工场同乡介绍下,荷伸出同情之手,收留二人在工场打工,更视红如亲姊妹般看待。

  荷与祖其后结成夫妻,育有甘永家、甘永好、甘永圆、甘咏庆、甘永中以及一养女孙皓月,加上其好姊妹红与丈夫离婚后独力

展开

  十多年前,做饼师傅甘泰祖与老板女荷于做饼工场相识,二人情投意合,早已认定对方为自己的另一半。时殷红及其丈夫刚偷渡来港,二人山穷水尽,在工场同乡介绍下,荷伸出同情之手,收留二人在工场打工,更视红如亲姊妹般看待。

  荷与祖其后结成夫妻,育有甘永家、甘永好、甘永圆、甘咏庆、甘永中以及一养女孙皓月,加上其好姊妹红与丈夫离婚后独力抚养的女儿于素心,取名为“家”、“好”、“月”、“圆”、“庆”、“中”、“秋”,寓意着一个齐整而温馨的“家”,于每年中秋一家团圆。

红为报答荷,把全副精神及心机放在饼铺上,令饼铺的生意蒸蒸日上,而饼铺每年推出的月饼更大受街坊的欢迎,荷庆幸自己当年收留红,除得到一个得力助手外,更多了一个可以倾诉心事的好姊妹。

  

  可是,荷却万料不到,好姊妹红在失婚后,因在工场与祖朝夕相对,竟背地里与祖互生情愫,荷一直被蒙在鼓里,当知道此事之时,二人的婚姻已去到无法挽救的地步,祖更以荷害死祖弟全作为自己负心的借口,与荷离婚收场。

  祖与荷的六个儿女,本来兄友弟恭、和睦相处,但因父母的离异,六兄弟姊妹被逼分散东西,法官逼不得已把家、圆、中判给祖,而荷则要独力抚养好、月、庆成人。从此,六兄弟姊妹再无法如往时般,在同一屋檐下共同生活及成长。

  荷霎时间失去祖、红及家、圆、中,使荷受尽创伤及挫折。幸好在达、好、月、庆的支持下,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咬紧牙关渡过面前种种的难关,独力撑起整头家。

  荷与祖的二子,自小便已懂事,因此荷不在家的时间,好就是担任荷照顾弟妹角色的“管家仔”,两母子目标一致,努力令甘家齐齐整整,是继荷之后,另一以维系家庭齐整和谐的“主力”。好自中学毕业后,每朝清晨时份便辛勤地在工场学做饼,虽然往往弄得双手筋骨疼痛,却从不提任何怨言。好亦从不介怀别人笑他没出息,一世都只能做个“整饼仔”,只因在他眼中,减轻荷的负担及照顾弟妹成长就是自己要承担及乐于承担的责任。

  月虽为家中的养女,但荷一直视月如己出,好等人亦当月是亲生姊妹般看待,从没分彼此。可是月终归不是荷所亲生,因此月有着“不是甘家人”的自卑想法一直埋藏心底。荷的另一女儿庆,因儿时接受扁桃腺手术而弄伤声带,自此庆便需要以手语与别人沟通,亦正因如此,性格开朗的庆顿时变得害羞及孤僻。幸得到家人的照顾及支持,庆无需在特殊学校上学,使庆得以过着与常人无异的正常生活。

  后来,早已移居葡萄牙多年的钟笑莎返港,在其姊荷家暂住,其实莎与丈夫在葡萄牙发生桃色纠纷,正办理离婚手绩,因此莎正步荷后尘成失婚妇人。莎说话尖酸刻薄,爱“搞风搞雨”,立时成为荷家中的“麻烦”人物。莎一向不值祖当年背着荷与红搭上,抛妻弃子的负心汉所为,对祖更恨之入骨。

  另一边厢,祖自与荷离婚后,分得家、圆及中三个仔的管养权,与红再婚后展开新的生活。祖离婚前一直与荷一起经营“家好月圆老饼家”,从达的手中接手饼店开始,两人一直努力经营,终于在区内搞得薄有名声。祖对做饼有着一腔热诚,与红另起炉灶,依然不肯放弃“家好月圆”这金漆招牌,打正牌号开立新店。祖在红的辅助下,经过十多年的努力,终于闯出名堂,创立一个座拥十六间分店,旗下员工过百的饼业集团。祖的生意越做越大,每年的广告费动辄成千万,成为饼业界中的翘楚。

  祖对荷负情薄幸,但对仔女却依然甚为疼锡,尤其对自己家中的家、圆及中更是特别紧张。祖虽然爱锡仔女,但却不像荷般懂得怎样管教他们,致使他与仔女间变得疏离。祖家总不及荷家那么乐也融融,充满着欢乐气氛,这是祖不得不承认的事实。由于祖有负于荷,心内理亏,总觉得对不起仔女,故此反而时常在仔女面前摆出一副严父的模样,希望赢回仔女的尊重,结果却令他与子女间更加生疏。

  祖生性和稀泥,缺乏主见,一生注定受着两个女人的操控,逃不出老妈丽及红的控制。纵然祖与荷分开,始终与她的关系欲断难断。祖夹在丽、红与荷三人之间,实在左右做人难。

  红对祖家尽心尽力,助他事业起飞,对家庭又照顾得头头是道,这一切都看在丽的眼里,使丽对这媳妇赞不绝口。祖最为孝顺,红就是看到祖这一点,所以对丽施展软功,氹得奶奶笑逐颜开。从前荷做人直肠直肚,每每见到丽有错就直斥其非,惹得婆媳关系日差。及至后来发生全惨死的事件,荷已成为丽的眼中钉、心中剌!祖与荷离婚,亦可说是丽间接促成的。荷虽然与祖已分开,但仍然是丽最痛恨的人,丽每次见到荷都会触及丧子之痛,时常痛骂荷是杀人凶手,丽与荷之间不可填补的鸿沟正是红最乐意见到的事。

  红用尽一切方法笼络家中上下的人心,对祖的仔女克尽母职,故此圆及中均视红如亲母,惟独家却是例外。家在荷与祖离婚时已十六岁,年少的家亲眼目睹父母离异,令家的心灵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而这伤痕正是红所留下的,故此家对红一直心存芥蒂,对她始终甚为冷淡。家当年本想留在荷的身边,但奈何荷对家委以重任,要家代为照顾留在祖身边的圆及中,故家迫于无奈在祖家生活。

  家性格虽然好搏好赌,对屋企的事也仿佛漫不经心,但其实他对荷一家甚为着紧,一有要事便赶回来帮忙,而且对养女月自小更是特别照顾,两人之间有着微妙的感情。后来月因事失业,家二话不说便安排月入自己的公关公司工作,二人日夕相对,感情更进一步。可惜后来莎的女儿美介入,家被美所迷惑,令这段感情陷入痛苦的三角关系中。家最终被美所玩弄,幸得月不离不弃,家才能振作起来,两人的关系得以更进一步。

  红知道圆是个可做之才,悉心裁培圆接手“家好月圆饼家”的生意,圆亦以心为心,专心一意协助红拓展生意,成为红的得力助手。而对于中,红亦一早送了他到外地升学,故在外人眼中,红非常关心两个非亲生儿子的学业与前途,是不折不扣的好妈妈…

  家、圆及中各人性格不同,荷一直担心祖不识管教子女。表面上红管教的子女个个都是大学生,但其实红与祖均不知子女心中所想。荷担心问题终会出现,中就在缺乏照顾下离家出走。中本在曼城升学,但他按奈不住心中苦闷,偷偷辍学返港。却又不敢告诉家人,唯有匿藏在重庆大厦。荷得知中偷偷返港,一家人四出打探,几经辛苦才寻回中,并终以亲情感动他回家。红一直希望与荷老死不相往还,但因着仔女的问题,两人的关系始终还是纠缠不休,风波不绝。但圆及中靠于红的一边,始终是红有利的筹码。

  红表面上虽然疼锡祖与荷所生的子女,但始终最爱的还是自己与前夫所生的秋。红当年被强所抛弃,夹硬从荷手中抢去祖,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为了秋。红希望祖可以当秋的继父,让秋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一直以来红对秋都寄与厚望,一心想裁培爱女出人头地,秋亦不负所望,在外国学有所成,回港成为实习医生。红最希望秋将来嫁得好,可以有一个完满的家庭。但秋与好的关系一直令红担心不已。

  好与秋感情越来越深之际,此时却有信的介入。信是秋医院的上司,信对秋份外照顾,两人渐生好感。秋在信与好之间作出抉择,信无论地位学识都与秋更为相衬,秋理性地选择了信,好只好暗地里祝福两人。秋与信拍拖后,却发现信的态度忽冷忽热,表现得甚为神秘,似在逃避对秋的感情。秋此时才发觉信原来有一个相识已久,多年来供养他读书的女友莹。信坦言对莹已没有爱情,只爱着秋一人。秋不知不觉做了第三者,感觉甚为痛苦,幸得好一直在她身边支持着她。

  另一方面,红与荷的关系原本已是十分紧张,两家人为着很少的事端亦可闹得不可开交,偏偏却有不少小人在红与荷身边添烦添乱,莎就是其中最麻烦的人物。莎自从被老公抛弃,从葡萄牙回港投靠荷后,见荷经营的饼铺虽然又旧又细,但其门如市,心想“家好月圆老饼家”其实是达留下来的家业,一直希望分回自己应有的一份。而祖夹硬抢去招牌反而搞得有声有色,更令她不愤,故不断游说达应该与祖打官司将招牌争回来,一家人再合力将铺头发大来做,更要做月饼争取市场。

  荷四面受敌,困难重重,最后不知如何打破困局。荷与祖一家人多年来离离合合,亲情越见生疏,一起经历过风风雨雨后,能否拨开云雾重见青天,重新体会亲情的可贵?一家人到最后能否开开心心聚首一堂,食着月饼一齐赏月?一切都似是未知之数!

分集剧情

第1集

  九九六年在“家好月圆老饼家”门外,众街坊欲买糕饼,但只等到出炉蛋挞;原来店主笑荷今天要到法庭与前夫甘泰祖争六名子女的抚养权。庭上笑荷直指泰祖对儿女认识不深,又表示自己早知他和殷红有私情。法官最后将永家、永圆、永中判给泰祖,而永好、咏庆、养女孙皓月则判给笑荷。   

  十年后,笑荷妹妹笑莎由葡萄牙回港,父亲钟泛达表示将在农历八月十六下厨给笑莎吃,笑莎才知道泰祖及家、圆、中每年八月十六才回来做节。笑荷回忆与泰祖结婚时希望诞下七名子女,凑成“家好月圆庆中秋”;在某年中秋,泛达建议将殷红的女儿素心唤做‘阿秋’,遂凑成这个心愿。笑荷又想起在中秋节和泰祖分手,而殷红理直气壮做第三者的不愉快经历。殷红和笑荷在街上狭路相逢,殷红对笑荷视而不见,只同永好打招呼;永好发现了和殷红同行,刚由英国回港的素心。   

  永好乘搭渡轮时巧遇素心,她表示回港当实习医生;原来两人当年早已俨如小情人,但因泰祖欲娶殷红,遂棒打鸳鸯,把素心送到英国读书。素心出发前送了一张心意咭给永好,永好依约十年后才看咭上的留言。   

第2集

  丽在吃早餐时看到家中的儿孙,突然想到自己疼锡的永好因留在笑荷身边,没法接受高等教育,竟突然到饼店指责笑荷。更将她说得一文不值;幸得众街坊看不过眼出言反击,将她赶走。咏庆以手语说出笑莎如何占用各人物资时,笑莎以为众子侄在背后取笑自己,竟主动说出自己其实已经离婚之事。   

  笑荷回想当离婚后泰祖另立门户,更发现他以高薪欲拉拢年子勇离开;笑荷主动与泰祖理论,但他却推卸是殷红之决定。笑荷发现子勇无心工作,只好在中秋前将他辞退,被迫从此放弃出售月饼。素心跟随永好探访众儿时好友,大家言谈甚欢。永好特意陪伴君丽耍太极,请求她让众孙儿于中秋当天跟外公泛达吃饭,君丽心软答应。殷红发现有人客将笑荷之饼店误会为“家好月圆”的分店,因此她要泰祖向笑荷提出将她店的“家好月圆”招牌拆下,以免人家误会。   

  泰祖偕丽梅与友恭到访,笑荷使计让笑莎困在房间;但永好听到泰祖的无理要求后,特意让笑莎离开房间,笑莎挽起扫把将泰祖等人赶走。笑荷致电泰祖,说答应更换招牌之事,以换取让众儿女在八月十五日中秋正日与泛达吃饭。

第3集

  泛达正兴高采烈安排与孙儿们晚宴的菜单时,却接到消息说君丽突然取消约定,令泛达失望不已。君丽突然拒绝让众孙儿与泛达吃饭,是因为回想起十年前自己做心脏手术后,有关儿子泰全的旧事。原来当时泰全欲向笑荷借钱,但笑荷拒绝,更因此导致泰全跳楼身亡。  笑荷得悉君丽反口,主动向泰祖施压,成功要他遵守承诺。殷红发现子勇欲跳槽,竟先下手为强将他解雇,更要求行家不可聘请他。为了供养在澳洲读书的妹妹,走投无路的子勇只有向笑荷求助,笑荷不计前嫌让他回饼店。殷红发现此事后,阻止儿子们与泛达吃饭;看到老父再受到打击,笑荷不得不打破十二年不与殷红联络之心结,主动致电向她求情;殷红大感满意答应成全。中秋当晚,殷红发现素心竟出现在泛达的饭宴上不禁大为气愤,终与泰祖及君丽等人到达酒楼。  君丽在酒楼看到笑荷又再激动起来,更要众孙子即时离开,更不断说笑荷如何害死泰全。子勇按捺不住说出泰全自杀的真正原委,他亦说出泰祖与殷红早在泰全死前已在工作时打情骂俏。笑荷得知泰全之死不在自己,不禁如释重负。

第4集

  红在吃早餐时,主动向儿子们道歉,解释她与泰祖的关系,但永家却表现冷淡;原来自永家跟随泰祖后,从来没有承认殷红是母亲。永中将回英国继续学业,但笑荷发现永中在香港时心神恍惚,本欲在他回英前问个究竟,但赶到机场时却因看到泰祖与殷红在永中左右而无法接近。   

  笑莎自回港后一直针对皓月,更不停指她是“养女”、“外人”,令两人常起冲突;笑荷终看不过眼,要求两位女儿忍让,更以“丞相肚内可撑船”来鼓励她俩。永好一直明白咏庆欲出外发展,只是因自卑而留在饼店;因此永好不断四出替她揾工,可惜咏庆多番推却。   

  皓月到银行时,发现泛达将全副积蓄四十万提走,于是通知笑荷;笑荷质问妹妹为何向父亲借钱,笑莎解释这是用来与前夫打官司,欲分他家产的律师费。经素心介绍,永好陪伴咏庆见工,她更成功被取录。   

  咏庆最初上班时没法与同事混熟,皓月教她主动争取工作表现;咏庆主动提出帮忙送急件至尖沙咀,但她却迷失方向,最终打电话向家人求助。笑荷回家时竟看到笑莎竟与皓月扭打在一起……   

第5集

  荷约永家饮茶,席上质问儿子曾承诺照顾永圆永中的诺言有否切实执行;原来十年前笑荷明白定会有儿女往泰祖一方,于是要求大儿子永家主动提出到泰祖家,以便照顾弟妹。笑莎再向泛达要钱,泛达要求她善待皓月;笑莎主动向皓月示好,但最终两人仍各不相让;看到妹妹一脸不快,永好只好努力开解她。  皓月向男朋友Eric提出欲租房自住,但Eric却支吾以对。银行职员买饼时向笑荷说出泛达再提取廿万;笑荷质问妹妹,笑莎说是律师费,更取出葡萄牙文信件作证。皓月突然说出要离家与朋友同住,永好出言反对,但皓月坚持搬出。但原来皓月只是一个人搬到小套房居住;她更因为代男友向财务公司借钱,为此弄得拮据非常。笑莎偷看到皓月寄给咏庆的电邮,更将之列印出来让家人看;众人担心却无法联络上皓月。皓月突然往找永家,更要他代自己投资股票,却不幸蚀过清光。  原来Eric没有偿还债款,因此财务公司到皓月的公司追债,更令她被辞退;她更怕财务公司滋扰而不敢回租住的套房。众家人在观塘连夜奔走,终觅回皓月。回家后笑莎仍不断数落皓月;笑荷终于忍不住,在众人前责骂笑莎。

第6集

  达与笑荷正担心失踪了四天的笑莎时,她却突然逐一致电众人说请吃饭;席上笑莎说自己将要回葡萄牙打官司;大家正感松一口气时,她却说两星期后便会回港,众人心情又跌回谷底。永家上司的Eliza追问他的工作进度,但永家欲使出“美男计”脱身,可惜他最后仍要向两位妹妹求救。   

  原来永家负责的发布会欠了两名模特儿,因此他要求两位妹妹临时兼任,而永家亦说服Eliza聘请皓月担任助理。有外国女士到饼店欲订购饼食,但永好却无法与她沟通,幸素心出现担任翻译。笑荷欲请素心吃饭,但她却要求赞助参加慈善活动;素心与永好一起参加慈善竞步时,两人不约而同回忆起儿时游玩的种种情景。心回家后,把当年永好寄给自己的信件逐一打开。在信中素心明白到永好中途辍学不是因为跟不上功课,而是为了帮助笑荷打理饼店。   

  素心在回忆时发现自己曾助殷红送信给泰祖,竟当上拆散甘家的“帮凶”。素心约永好见面,说自己夺去了他的一切,更哭向永好道歉;永好接受她的道歉外更努力安慰她。永家虽答应笑荷不再沉迷股票,但可惜他面对股票时便像着了魔。

第7集

  荷特意约泰祖见面,更向他说出永家过分沉迷股票,因而直接影响工作之事;但泰祖不能接受自己教子无方,因此拂袖而去。泰祖与君丽商量,欲让永家回饼店工作,君丽大力赞同。泰祖藉素心生日,除替她大肆庆祝,更赠她名车一部;泰祖亦借此游说殷红让儿子回巢工作,终得她答允。   在饭桌上,泰祖主动提出招揽永家回饼店工作之事,殷红提出让永家到规模最小的饼店担任店长,泰祖与君丽当然不满,最后入职之事终不了了之。众人发现笑荷的腰患加剧,提议她到中山医治;这边厢笑莎突然出现,更说在葡萄牙收到了四百万的和解赔偿金,提出入股饼店,笑荷无奈答允。笑莎欲扩充营业,没有与笑荷商量便私下请了制饼师傅。素心陪伴永好给老人家送饼,两人言谈甚欢时被丽梅等看见;泰祖误以为永好欲追求素心,竟出言说儿子配不上素心。   笑荷发现笑莎请来的师傅均出现问题,令笑莎感面目无光。突然有人将新的“家好月圆”招牌送至饼店;原来笑莎怂恿泛达,要他重新起用“家好月圆”的名称;泰祖要求泛达将招牌除下,泛达为此激动至欲向泰祖动手。

第8集

  莎明白泰祖当年如何骗去了“家好月圆”的招牌后,从泛达的旧物件中觅得有用证据,而泛达更召集众街坊担任证人;笑莎以饼店名义向泰祖要求赔偿五千万。泰祖与殷红不允,于是两家对簿公堂。想不到泰祖与殷红在法庭上作假证供,讹称“家好月圆”的名字是笑荷当年自愿送给他俩。   

  法官最终判笑莎等败诉;在法庭外,泛达气得用鞋掷泰祖,而笑莎则指责殷红是“卖白粉”。殷红决定控告笑莎诽谤,更向她索偿四百万,笑莎担心得躲在公园哭起来,笑荷安慰妹妹,更不理众儿女的阻止,决定代妹向殷红求情。这边厢素心与永圆欲劝家人大事化小,但殷红与泰祖坚持一定要笑莎赔偿。笑荷偕子勇第一次踏足甘家,主动说出将赔偿廿万予殷红,但却换来她的冷言冷语;而殷红欲要友恭请笑荷离开时,却让笑荷跌倒弄伤旧患;但笑荷不理自己腰痛难当,仍要求泰祖放过笑莎。   

  看到殷红绝情的样子,笑荷终忍不住,公开说出当年殷红曾拜托子勇教年轻的永家炒股票,令他深陷其中;而笑荷亦说出殷红如何分化及利用永家永圆等人,令泰祖主动说出不向笑莎追究。

第9集

  日红发现丽没有吃早饭,特意到房中向她请罪;看到声泪俱下的红,丽终原谅了她。心正式到医院上班,下班与好谈电话时遇上车祸发生;好协助心拯救伤者,更替心买下大褛与鞋。因好知道心将与家人吃饭,因此要她把血衣换掉免得家人担心,心感激不已。家没法交出工作成绩,竟主动吻Eliza以为可以脱身。翌日皓月通知家,因他的失职令公司损失大客;家欲买鲜花讨好Eliza,竟被她辞退。原来Eliza多番容忍家是因为红私下不断送礼讨好她。好带已复合的女友婷婷与家人一起吃饭,但想不到宴会结束后,婷竟突然说出分手。

第10集

  人约泰祖回家吃饭,泰祖竟看到应在英国读书的永中竟回到了香港;众家人吃饭时,永中竟说出不欲继续学业欲留在香港。泰祖立刻反对,但想不到笑荷竟支持儿子这个决定。泰祖看着永中的成绩单,明明发现他正有进步,实在不想儿子就此放弃学业,于是他特意约笑荷见面,但可惜仍不能说服笑荷。  无法可施下,竟主动召开家庭会议,欲以投票方式推翻笑荷决定。众兄弟姐妹看过永中的成绩单后,亦赞成泰祖的想法;泰祖更指责笑荷过分溺爱儿子。永中忍无可忍下,终说出自己无心向学的真相;原来笑荷曾到英国担望永中,但却遭他冷淡对待。但笑荷终令儿子发奋,可惜永中为了不欲母亲失望,竟与同学联袂偷试题……  泰祖终接受永中的理由,但他提出不欲让身体欠佳的君丽得知此事,因此永中致电与君丽与殷红时,众家人竟扮作在英国看球赛的观众,成功瞒过两人。为了庆祝永中回港,众人在钟家饮酒作乐,被一众子女围绕的泰祖,更乐得不断表演娱人娱己;但当酒酣耳热后,泰祖不禁跌坐椅上,更哭诉着自己这些年来,因为自己贪色,而弄自家庭分裂,更说出这些年来没有真正快乐过;看到泰祖的模样,笑荷亦不禁悲从中来。永家突然向永好借三万元,原来他欲搬离甘家。  永家经过银行时,遇上儿时旧识的云婆婆,更发现她因投资错误而将一生积储蚀去;皓月发现永家没有租屋,以为他再投机而欲告诉笑荷,却因此看到永家脆弱的一面。众人突然给笑莎一个惊喜,替她办了一个生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