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96 张图片 
8 位演职员 
6 条剧评 
11 条新闻 
更多  
Love exchange

总剧情

  主角本是位幸福小妇人,过着美满的生活。可是一天,她发现丈夫竟与另一位女子偷情时意外身亡。失去了生活依靠,受尽人家冷嘲热讽,女主角一下子跌到了人生的谷底,幸好遇上男主角。在他的扶持与鼓励下,小妇人重新振作,撑起了这个家。这时候女主角却发现,碰上男主角原来不是偶然。他竟然是与自己丈夫偷情女子的另一半,更叫人意想不到的,是

展开

  主角本是位幸福小妇人,过着美满的生活。可是一天,她发现丈夫竟与另一位女子偷情时意外身亡。失去了生活依靠,受尽人家冷嘲热讽,女主角一下子跌到了人生的谷底,幸好遇上男主角。在他的扶持与鼓励下,小妇人重新振作,撑起了这个家。这时候女主角却发现,碰上男主角原来不是偶然。他竟然是与自己丈夫偷情女子的另一半,更叫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们的死,原来不简单……

分集剧情

第1集

  浩良与方卓玲在车厢内吸入一氧化碳而死,由于两人对酒精及药物呈阳性反应,警方遂判定两人在偷情时意外死亡。浩良母亲叶丽珠向来对新抱子瑶诸多挑剔,更将儿子之死推到子瑶身上,认为全因子瑶,浩良才搞婚外情。方卓玲丈夫饶立天不信妻子红杏出墙,他假扮浩良旧同学,以便埋身调查凌家,希望找出线索。   在丽珠介绍之下,立天租了凌家隔壁的单位,并装好偷拍器材。他发现子瑶早出晚归赚钱养家,更不惜出卖嫁妆。他高价卖下子瑶的金器,又听她诉苦,被乘车经过的丽珠发现。回家时子瑶收到一扎花,原来是浩良生前为两人结婚三周年纪念而预早准备的,同时还备有一封信和一个电脑记忆体。在立天怂恿之下,子瑶去了立天家,发现记忆体收录了一段浩良的道歉说话。   丽珠误会子瑶和立天有染,于是大兴问罪之师,反被立天指出子瑶如何为这个家牺牲。子瑶小叔凌浩基发现立天窗口的偷拍器材,他和子瑶遂闯入立天家中,立天于是坦承女死者是其妻,自己为查案才亲近凌家。后来子瑶应立天之邀见面,子瑶取回电脑记忆体后,途中竟有贼人劫走记忆体,立天更认定事情不简单。   

第2集

  瑶在街头被纹身汉抢去挂在身上的记忆体颈链,立天带子瑶到警署报案后,立天指出记忆体中的短片有异,子瑶发现浩良的短片有半小时被删掉了。子瑶觉人已死,劝立天放弃调查。丽珠听到街坊对子瑶的闲言闲语,遂带子瑶到浩良的坟前,当面说出不会强留子瑶作媳妇,但子瑶表示不会离开丽珠及浩基。  立天终回保安公司复职,更凭巧妙的安排,终为大明星摆脱了狗仔队和绑匪的缠绕。立天对子瑶说出已找到纹身汉的下落,子瑶感不胜其烦,竟要求立天不要再调查,要他面对现实才能好好活下去。立天不理子瑶的劝解,与手下乃威到酒吧查探,得知纹身汉的真正身分是位患有癌症的病人陈强,而他曾是浩良的客户。子瑶工作时被陈强绑票,陈强向立天提出要一百万赎金。立天凭线索追至天台更救出子瑶;立天向陈强追问有关记忆体一事,但他却宁愿跳楼身亡。  子瑶在超市内遇上浩良的上司若愚,他见子瑶被主管欺负,遂提议她到其公司当保险经纪。若愚安排子瑶在傲儿旗下工作。子瑶为尽快了解工作,于保险公司工作至深夜,但当她到洗手间时,却遇上连串怪事,子瑶更遇上女鬼。

第3集

  瑶在公司被鬼吓晕送院,立天知道后立即赶至;子瑶向立天表示不想丽珠担心,所以在联络人电话上写上他的名字。子瑶欲辞职,立天提议跟子瑶回公司调查。立天凭蛛丝马迹了解子瑶遇的不是鬼;傲儿见立天突然出现在保险公司大为不悦,子瑶连忙打发立天离开。  若愚知立天是在保安公司工作,于是请立天替他太太诗婷的表演晚会担任保安。子瑶跟傲儿探访保险客户,因不懂销售技巧而被傲儿大骂,傲儿要子瑶找果栏客人七叔推销保险,若成功便留下子瑶在她团队工作。表演晚会当天,子瑶因害怕留在公司而打电话给立天。傲儿与立天同赶回保险公司,终查出是她两名手下的恶作剧,目的是不让子瑶在保险公司工作。  立天因工作时离开岗位被仁和责怪,若愚向仁和求情,立天大为感激。立天与众同事收工消夜时,遇子瑶没精打采的回家,知她又被客人拒绝。立天教子瑶做保险经纪有时要投其所好,子瑶终于做成第一张保单。浩基在街上看见一少女喝至烂醉,迫于无奈带她回家留宿;丽珠发现后,立即把少女赶出门外,时立天回家发现该少女正是失去联络的姨仔卓盈。  

第4集

  盈见立天后大骂他累死卓玲。子瑶说助立天安顿卓盈,但他担心卓盈的安全,常致电子瑶,更派手下跟踪卓盈。立天欲与卓盈谈个明白,但卓盈却把自己反锁在立天的家中;立天只好到乃威家暂住,但却令乃威的太太回娘家。子瑶因业绩不好,令全组同事也排斥她,傲儿教她要先把自己装备起来。  傲儿要子瑶穿上性感服装与客人谈保险,差点被人非礼,幸得若愚及时出手相助;若愚亦因此得知立天的真正身分。若愚指责傲儿不应介绍急色鬼给子瑶推销保险,傲儿反说是给子瑶的锻炼。若愚找立天替外父仁和的珠宝展担任保安工作,并向立天暗示已知道他并非浩良朋友一事。立天与小龙消夜,她出言试探立天的心意,但立天表示只爱卓玲。当小龙欲向他表白时,立天的电话却响起,原金森在酒吧内喝至烂醉。  立天带金森回家,却见有高利贷上门欲向金森收数;立天代为还债更要求暂住金森家。浩基不想丽珠骂他废人,终成功在便利店觅得工作。立天在珠宝展的闭路电视看见有人偷取珠宝,遂追他至停车场;贼人竟胁持若愚作人质,立天只好放手一博,却不幸弄伤若愚。

第5集

  天陪若愚到医院治理伤势,见若愚肚上的胎痣才发现他是自己儿时的玩伴。子瑶知立天受伤特意煲汤给他,立天明白子瑶想他买保险而拒绝。丽珠在股票上赚了钱,因听闻买窝轮可赚得更多,于是改购入窝轮,却惨败而回。浩基向子瑶说出丽珠蚀了不少钱,子瑶本想安慰丽珠,反令丽珠向高利贷借钱欲翻身。  丽珠被财务公司追数,被子瑶遇见,于是约立天陪她前往财务公司谈判,立天最终借钱给她还债。卓盈在便利店邀约众青年男女上立天家玩乐;子瑶接到浩基的联络后到立天家,但却阻止不了卓盈,遂致电通知立天,立天惟有金森以警察身分赶走众人。卓盈自知不对,要立天搬回家同住。立天带卓盈往拜祭卓玲,才得知卓盈为何憎恨自己,二人和好如初。  子瑶为保单跟红姐一同上东莞,终让她成功争取生意;但人生路不熟的子瑶被人打劫,只好又再找立天救命。浩基在便利店工作时被人打劫,他追出抢回金钱;但浩基犹豫是否把钱据为己有之际,却被金森发现。丽珠把浩基从警署带回家,更发现子瑶早上才回家;丽珠大骂二人只顾自己,浩基忍不住说出子瑶私下已替丽珠还钱之事,丽珠才知怪错媳妇。  

第6集

  珠终明白子瑶为这个家付出的努力,令她也积极地赚外快帮补家计。子瑶回到保险公司见有客人大吵大闹,幸得傲儿使客人冷静下来,子瑶更佩服傲儿的办事能力。子瑶见傲儿病得利害,硬要身看医生,更关心地送傲儿回家,令她对子瑶的过分热心感到吃不消。立天为卓盈安排入学读书,更自行决定卓盈要读的科目,使卓盈大感不满。  子瑶见立天与卓盈又因小事嘈吵,主动去开解卓盈,才知卓盈常把不满放在心中。子瑶成功让卓盈回复平静,使立天不得一不佩服子瑶的对人能力。子瑶到傲儿家照顾未病愈的傲儿,竟遇上若愚上门到访;傲儿不想子瑶知道二人之关系,只好胡乱编些借口打发子瑶离去。若愚与立天相约钓鱼,但若愚发现立天终日心不在焉;当若愚得知立天为卓盈入学之事而烦恼,提议卓盈入读诗婷当校董的中学,立天大为感激。若愚到学校接诗婷回家,但车遭人恶意破坏,立天认为可能是学生的恶作剧。  丽珠在报摊看见浩基,误会傲儿子看色情杂志;更见他走进满是色招情牌的大厦。丽珠怕浩基学坏与子瑶商商量,子瑶决定找立天协助。立天发现浩基想以拳击为题材参加漫画比赛。子瑶介绍浩基到艳红处工作,遇上了艳红的丈夫,兆铭看浩基到其店工作,竟十分高兴。

第7集

  铭向子瑶表明身分后,子瑶对兆铭当年抛妻弃子感到十分愤怒;兆铭说出当年是丽珠太霸道不肯让兆铭回家。兆铭与子瑶争吵间被立天遇见,立天得知兆铭是子瑶的老爷后,劝二人平心静气讨论;兆铭希望浩基在店工作,但又不想让丽珠知道,令子瑶左右为难。浩基回家后向丽珠说出子瑶不许他到成衣店工作,丽珠觉子瑶无理而支持浩基,子瑶有口难言。  浩基参加的漫画比赛得奖,丽珠为奖励浩基到金铺选购金饰给他。兆铭在金内遇上丽珠,当浩基知获奖后,开心得买下一只金猪硬要丽珠交给傲儿子。丽珠气得把金猪交子瑶处理,子瑶不敢告诉丽珠,兆铭就是浩基的老板。艳红因大陆厂的设计师要求加人工,兆铭趁机劝艳红让浩基设成衣,艳红见又不用成本便答应让浩基尝试。丽珠把兆铭送给浩基的成衣转手掉,赚了不少,于是向子瑶说出要到浩基的成衣店拿货再卖,阻止不了只好先通知兆铭要他回避。  若愚为仁和所提供的意见,令集团得设计大奖,但仁和只送若愚一屋作奖励;但若愚只想到仁和的集团工作。兆铭见浩基工作出色,趁机劝艳红收浩基为干傲儿子,更安排与子瑶吃饭,实行霸王硬上弓。子瑶见兆铭欲先斩后奏大感不满;刚巧亦在酒楼出现,更让她看见兆铭与浩基一同吃饭。  

第8集

  瑶见浩基与丽珠二人也没有回家,感到十分担心。子瑶与立天四出找丽珠,原来丽珠一直躲在立天台;她听到子瑶与立天的对话,丽珠知道十分关心自己,终随子瑶回家。此时浩基也主动回家向丽珠道歉。浩基为不想丽珠伤心,没有到成衣店工作。兆铭趁丽珠外出探望浩基,鼓励他不要放弃理想。子瑶无意中看到若愚挂有特别的电话绳,若愚示是诗婷独一无二的设计。  浩基拿着兆铭送的礼物,不懂如何处理;正当他想掉弃之际却被子瑶与立天现。浩基其实想回成衣店工作,但又怕激怒丽珠;立天劝他要学懂面对问题,为自己将来而作决定。丽珠与兆铭在街上相遇,兆铭劝丽珠不应把浩基困在家中。丽珠回家后见浩基偷偷绘画,答应让浩基回成衣店工作,更约同兆铭与艳红二人谈浩基的复职条件。丽珠与艳红二人针锋相对,浩基终忍不住把心中所想的说出,来丽珠与兆铭为傲儿子着想,终达成协议。  傲儿与若愚相约往澳门度假,但却遇上要安装宽频,子瑶自告奋勇为看家。若愚陪傲儿到澳门拜父亲,而若愚将童年经历与傲儿分享。若愚突然接获仁和电话,指诗婷被吓晕了,只好抛下傲儿一人回港。若愚为补偿赶往接傲儿船,二人高兴回家,但子瑶却突然出现……  

第9集

  瑶因发现若愚与傲儿之奸情,却不懂处理,于是找立天商量是否让劝傲儿离开若愚。立天认为子瑶不应多此一举,但子瑶不想坐视不理。子瑶上班时看见傲儿与若愚没有异样更为不安;子瑶忍不住劝傲儿与若愚分手,傲儿觉子瑶太多事更以上司分要子瑶不要过问她私人生活。若愚找立天处理仁和遭人恐吓的事,要立天的公司作廿四小时贴身保护。  诗婷在购物期间现染有血的洋娃娃,吓至大叫,小龙立即送诗婷回家。立天问仁和有否与人结怨,仁和把多年前的往事说出。仁和私下再派人调查,发现前生意拍档佳已死在狱中,而佳的儿子小军则失踪了,仁和怀疑恐吓事件可能与小军有关。乃威因工作关系常常不能回家,妻子贞抱怨多时;不幸有贼到乃威家偷东西,贞与儿子光仔虽无大碍,但被吓个半死。乃威得知后却因工作在身不能离开,贞大感气愤。子瑶见立天终日忙于工作,特为他准备食物,小龙却因此吃醋。  傲儿赶起工作为与若愚约会,若愚失约,傲儿只好找子瑶吃饭,子瑶因此对傲儿又加深了解。贞病至晕倒在家,乃威也没有出现。贞心灰意冷将儿子交给乃威后回娘家。立天见乃威要哄回太太,提议让子瑶代为照顾其子;谁知子瑶照顾光仔时,突然遭陌生男子以刀胁持离去。  

第10集

  威突然收到绑匪的来电,用妻女的生命要胁乃威,要他用枪射杀诗婷。立天接不到子瑶与光仔大感奇怪,回到大宅问乃威有否见二人;乃威怕儿子出事不敢说真话,更瞒着立天杀诗婷。乃威把视传送给小军,证明诗婷已死,但小军表示要看到明日的新闻才相信。原来立天早料到小军不会放人,于是要乃威假装杀死诗婷,立天更凭蛛丝马迹找出小军藏身之所。  小军被捕前说出了仁和的所作所为,但仁和在诗婷面前说贼人只为钱而犯案。子瑶只受轻伤,更多谢立天相。子瑶集合众同事写慰问卡给诗婷,傲儿也爽快地签名,子瑶不明白为何傲儿能若无其事。立天答应卓盈陪她看表演,却忘记买门券,立天欲买黄牛票却遭卓盈阻止。立天无意中看见纸的幸运星,想起卓玲也有折幸运星的习惯。立天细心看卓玲留下的幸运星现内藏有字条;立天把字条整理好,才知来全是署名‘D’的人所送。  立天把此事告诉,子瑶错以为立天担心有男朋友。立天接受不了卓玲有婚外情,子瑶劝立天面对现实。子瑶为要立天死心,把浩良的遗物给立天看,立天找出卓玲的锁匙口,子瑶亦无意中看到艳红酒瓶的招纸内有细字,子瑶与立天发现真相感到十分伤心,相拥而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