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武尊少林>剧评>人生绝境中是否能找到出口——记孔提(武尊少林)

人生绝境中是否能找到出口——记孔提(武尊少林)

电影中文名

武尊少林

2014-08-16 20:22

 

    经有辉友问我欣赏张兆辉诠释的哪一位古装角色,我的答案比较冷门,他是孔提,出自1993年的TVB剧《武尊少林》。这不仅是角色的魅力,更是演员将角色的融会贯通、一气呵成。从而,触摸观众的灵魂最脆弱的部分,对于生命进行了更深层次,近乎本质的思考,正视人生绝境中是否能找到出口?

    孔提的一生,都处于绝境中。当直面这样的绝境,一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显得苍白而无力。当所有的门,包括那扇上帝的窗,都关闭的时候,痛苦、绝望,无路可走,都只属于他自己的,谁都不能体会、理解,且帮助他。最终,还是依靠他自己走出绝境。绝境的隔壁是天堂,而他在天堂里微笑。这是一个平凡与磨难,抗争与死亡,悲剧成就英雄的过程。

    有人说过,人生的悲剧是宿命,而人不会任由命运所摆布。对于宿命的抗争,本身就是一出壮烈的悲剧。

    七岁时,孔提跟着母亲嫁入端木家,十四岁时,娘亲逝世。自小被视为杂种、野仔,吃得是冷饭剩菜,睡得是柴房,时常被当作活体人靶,除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端木娇,皆视他位眼中钉。他老实本分,能躲就躲,能挨就挨,能忍就忍,但并不意味着他是软弱无能的。他骨子里的坚毅一直支撑着他,在他的眼睛里,除了恐惧、落寞,还有呐喊。

    “到底我是人还是狗?我还是人,你们有没有把我当人啊!”他呐喊道:“长期以来,我一直在忍。”忍字道出,令人心痛!此时此刻,他的呐喊,仅仅是求得一丝温情。得到却是被赶出家门,受重伤,被陷害,遭灭口,逼迫他走投无路。

    他偷学武功是为了自保,为了朋友白世芬,搏命庇护,因而暴露端木家的功夫。当他被陷害进监狱后,白世芬想出的馊主意是帮忙越狱,甚至没有给予孔提思考和选择的机会。换个角度看,就是他推孔提走上亡命天涯路!当然,最终选择的人是自己,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这亡命天涯的日子,他活得像条狗一样,任人凌辱,连捕获他都是用食物为诱饵。在他最走投无路的时候,铁虎“捡”了他,收留了他,传授他武功,两个没有明天的人,为了生存,不断杀人,吃喝嫖赌,肆意人生。末日终将到来,铁虎死在了官兵的追捕陷阱之下。当孔提像只受伤的野狼,来到北少林寺附近时,似乎命运给予他一次转机。

    孔提成为了心悔,潜心悔改。在他落发前后,他做了三个选择,同时也提出了一个命题。落发前,他选择了担当,他不能一走了之,让少林无法交代。落发后,他选择了承担,自知罪孽深重,做错事情要受罚,甚至是赔上性命。他的第三个选择是承受,承受北少林要求他从“魔”变成“佛”,还要成为“大器”的磨练。而命题即:信与慈悲。

    孔提曾经质问过:“个个都想我死,你叫我信谁?”

    佛家道:“信佛。”

    孔提也曾经问道:“我不杀人,就是被杀,弱肉强食!”

    佛家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处事忍事不惹事自然没事。”

    心悔开始了他苦行僧的改造生活,青灯古佛,朝暮课诵,劈柴扫地,挑水洗衣。佛门未必是善地,他承担了更多的人性丑恶,他都一一忍受和承受下来,一直到北少林大练武的那一天,颇具讽刺的一幕出现,原来佛家渡人不信。只因他证明了断棍未必能输给长棍,废材也能很优秀!他被怀疑成杀人凶手。

    “我不认有人信吗?我来少林寺那么久,除了你们之外,没有人把我当成人”心悔的呐喊已然绝望,他说:“假仁义假慈悲,放肆也好,收敛也好,你们肯定当我是凶手的啦!”他绝望已然颓废。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心悔已死,孔提再生。

    孔提杀死官兵,成为通缉犯,沦落为杀手,过着很糜烂的生活,眼中却有种置身事外的茫然,那不是麻木,因为他的良知一直在,实在被生活压制而听之任之。直到遇到了海明。其实孔提的内心很纯净,他仅仅需要一个温暖的家,仅此而已。聪明的海明,完全满足了他的需求。可,所谓的正义又寻上门来。

    当白世芬指责孔提的一次次堕落,试问一下他可曾推波助澜过?再见好兄弟、好朋友时候,他的教条、他的冷漠,令孔提的心更难受。对于孔提来讲,兄弟比老婆更重要。骂他可以,打他也可以,因为是他的朋友。而这位满口正义的人不曾为他人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而只有指责和索取。白世芬讲朋友的时候,是种引导和施舍,孔提讲兄弟,是种发自内心的结交!道义有道,孔提宁可妻离子散,放了梦色,得罪连坤,结果背负的是他不能承担背负的血债(日月教被朝廷灭掉)。白世芬何止欠孔提一个人情,他的一句人情,已然划清界限。夏虫不语冰,他不懂孔提。

    酒是用来逃避,但从拥有的幸福到失去的痛苦是买醉无法排遣的,他选择了吸毒。孔提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不能让兄弟跟自己一起沉沦,更不想兄弟内疚,他想他放弃自己。悲剧在挣扎反抗中愈演愈悲,被吞噬。能挽救他的,还是爱,海明始终是爱他的人,他很爱他的儿子,父子的血脉相连,让他振作,海明的被害,让他振奋。在海明的墓前,他一次次跌倒爬起,那是作为男人的坚毅,更是这个男人对妻子的爱。原来绝境中的出口,是爱。

    孔提身为通缉犯,同时又被仇家追杀,却踏上了保护南少林,保护少林洗髓经的勇士。仓促的结局,并没有清楚交代他的结局。活,不见人,死,不见墓。宛如他的一生般卑微,恰恰是这样卑微的、平凡的男人,让观众看到了真善美,他有爱、有恨、更有悲愤。在宿命般的悲剧里,人生如此无奈与哀婉,同时,也是人性和情感的试金石。就是这样一位粗糙的男子,烙印在观众的心中。

 

    后记:

    角色的成功,在于演员本身的诠释。个人不得不说这是张兆辉古装剧里,表演的最好的人物。其中的亮点,数不胜数。亦如往常,他的表演很细腻,看似粗犷的角色,一丝落寞的眼神,渴望的表情,令人心悦诚服。以下例举几场戏:

    1、孔提在北少林附近,已然是受伤的野兽,狼吞虎咽,一口吃掉一个馒头,迫不及待的吃第二个,第三个(一次过的吧!不然要吃多少个馒头啊,不吃撑,也要口干的)。

    2、落发剃度后,面对官兵领罪受死,小和尚却很有大家风范(高僧啊)。

    3、决定他拜师的戏码,眼神的变化,原来是孩子般清纯和期待,到之后接受事实的坦荡和虔诚,那句话“我没事的”温柔和安抚,简直是治愈系的(看得出为了避免有假头套的感觉,他的脖子几乎都是笔直的,避免歪头的肢体动作)。

    4、海明破坏了他嫖妓,他那句“是你”带着三分笑意,草根,粗俗。海明骗他生了女儿,他期盼的表情,顿时就僵硬了,一脸不高兴,等听到是儿子,兴奋要命,求神拜佛的傻样!

    5、情义两难,面对白世芬,走下阶梯,神色微变细微到需要仔细分辨感受到,他的抉择、决心。面对妻子,他减退两难,最终权宜之计,就是让角斗来决定。连坤的夺命锁喉枪,试枪,貌似漫不经心,其实切实为兄弟去做了,卖命了!掩饰受伤的左肩和手臂,同时,捏紧拳头!

    6、天河镇的天河客栈。假装五色散的毒瘾发作,一则是为了避免尴尬,让对方觉得海明反感的情绪,二则可以离开去隔壁镇买菠萝。不够钱,下跪,只求菠萝,满满的是父爱,令人感叹感动。毒瘾发作,手脚发软,他捧着菠萝去见儿子。当海明邀请孔提吃饭的时,他眼睛一亮。海明说:“还在这几年有男人帮到我”,他浅笑道:“是吗!”带着尴尬、内疚,不是滋味的笑。

视频MV之正道


视频MV之长路慢慢伴你闯 

 

该片热门剧评:

三角恋,三人各自的悲剧

玫瑰水母评分8.1

人生绝境中是否能找到出口——记孔提(武尊少林)

曾经有辉友问我欣赏张兆辉诠释的哪一..

白云在青天

《武尊少林》:人生若只如初见

“南而北,北而南”,当年看到这里仍是..

井末华评分8.0

风雪恋

金刚怒目,菩萨低眉;缘起缘灭,风雪纷..

天空的边际

更多 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