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咀银牙 剧情 - Mtime时光网
 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55 张图片 
16 位演职员 
19 条剧评 
2 条新闻 
更多  
Word Twisters Adventures

总剧情

  事开展于清乾隆三十五年,正值乾隆六十大寿,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可是在故事的主要舞台,广州南屏县,气氛却异样地沉重,仿似如临大敌。上至两广总督,下至九品芝麻官却是人人自危,严阵以待。一切,就始于一场官史与状师的对决。众官的对手,正是专门与官府为敌的荒唐状师,方唐镜。众官员收到消息,方唐镜不日便会南下到广州。众人商议后,

展开

  事开展于清乾隆三十五年,正值乾隆六十大寿,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可是在故事的主要舞台,广州南屏县,气氛却异样地沉重,仿似如临大敌。上至两广总督,下至九品芝麻官却是人人自危,严阵以待。一切,就始于一场官史与状师的对决。众官的对手,正是专门与官府为敌的荒唐状师,方唐镜。众官员收到消息,方唐镜不日便会南下到广州。众人商议后,决定将应付方唐镜之事交由九品芝麻官纳兰耿负责,只因纳兰耿的县衙有一秘密武器──他的女儿,人称玉面罗刹的纳兰青青。青青出生于官宦世家,父亲乃旗人,本为武状元出身,胸无点墨,青青受亡母嘱托,熟读律法,在背后助父断案判案,结果她做得比男子更好,让其父赢来不少名声,只有少数人知道,功劳归于背后的青青。青青为助父亲,平日无闲料理家务,无法过寻常女子生活,更耽误婚嫁,加上青青对男性要求甚高,更让婚期遥遥。

  正当官员们讨论著如何令方唐镜碰上玉罗刹,玉罗刹却碰上了另一个对手,一个她命中的冤家:南屏混吉王?陈梦吉。

  陈梦吉是南屏县无人不识的混吉二世祖,终日游手好闲,专以作弄街坊为乐。青青遇上无聊好玩的陈梦吉。二人因小误会发生冲突,梦吉为了作弄青青,偷走了青青刚买回来的肚兜,令青青大为羞愤。岂料梦吉一个不慎,竟让肚兜挂到两广总督的头上,梦吉也因而辱及朝庭,触犯国法,被送到纳兰耿的县衙。

  这时一直只闻其名的方唐镜突然现身,要出面为梦吉辩护。经此一役,青青对唐镜十分欣赏,认为唐镜是未来夫婿的最佳人选。青青知道唐镜寄住于“有凤来仪阁”,为了进一步了解唐镜的为人,不惜女扮男装,混入妓院。正所谓冤家路窄,梦吉竟然是“有凤来仪阁”的东主,于是青青、梦吉、唐镜三人又碰在一起,互相斗法。

  刚好此时,在宫中深得乾隆宠爱的仪贵妃因乾隆迟迟不肯答应封其为后而与乾隆斗气,私走出皇宫,来到广州落难于街头,梦吉不知仪贵妃身份,因见其可怜而将其收留在”有凤来仪阁“。

  而仪亦因与乾隆斗气,未想到后果严重而在“有凤来仪阁”挂牌,贵妃一现身,便令众生惊为天人,唐镜对仪的才华亦极为欣赏,梦吉见唐镜对仪有意,一来,为了报复因唐镜而遭杖打,二来为了保住仪卖艺不卖身,与唐镜斗抢花魁,青青则为查封妓院一案搜只证据而来,碰上梦吉与唐镜抢花魁一幕,因不想唐镜夺得花魁,亦参与争夺,终得与贵妃共度一宵。

  时乾隆得知贵妃下落,微服南下,捉奸在床,众人始知贵妃的真正身份,大为震惊。乾隆见“贵妃被嫖”,龙颜大怒,要杀清妓院中人,幸而青青终证明当晚的男人是自己。“贵妃被嫖”一事虽不成立,但乾隆君令如山,不能收回成命,而且贵妃离宫出走,现身妓院,有辱名声,贵妃要求申辩机会,让青青代表自己,乾隆其实亦不想杀仪,是以批准,并赐青青“状师袍”,让青青得以以男子身份上堂为仪辩护。究竟最后结局如何?

  青青万料不到,乾隆御赐“状师袍”竟同时赐婚,被逼与梦吉在同住一屋,成为有名无实的假夫妻,互相斗气,争夺家中主导位置。

  梦吉的父亲续命陈当年为胜官司积怨无数,不时有人找上门来算帐,要跟陈家对簿公堂,青青不愿当个三从四德媳妇,逃避家务事,一见有官司可打,马上恃住自己有御用状师身份,争着应战,以逃避做家务事,更发现唐镜代表陈家仇人来状告,能在公堂上见到朝思暮想的唐镜,更是高高兴兴上公堂。梦吉见青青堂堂正正上公堂和唐镜相见,恨得牙痒痒,但青青有御赐“状师袍”,加上处事果断,又深得梦吉母喜爱,梦吉在家中的主导地位被青青完全夺去。

  梦凶手事件发生,师爷宋承恩被控谋杀亲父,青青与承恩相处多年,情同兄妹,加上承恩乃著名孝子,青青绝不相信承恩会杀父,于是挺身为承恩打官司,全力营救承恩,但证据确凿,青青感到棘手,找唐镜帮忙,二人最后想出妙计,利用梦游来替承恩辩解,最终得以脱罪。青青、唐镜二人研究案情,相处时日更多,梦吉看在眼里,虽对青青未有情愫,但男人尊严受损,而青青更连发开口梦都叫出唐镜的名字,梦吉大怒,上堂状告青青红杏出墙,状告二人梦中通奸。

  此后梦吉不甘再被青青掌控,与之辩驳相斗,屡战屡败,仍屡败屡战,坚决要胜过青青,过程中,二人由打官司变成互相人身攻击,不断发掘对方的缺点,却不知不觉中加深彼的了解,无意中打官司打出真感情,但二人仍未察觉。

  另一边厢,唐镜被青青拒绝,感情失意,过着夜夜笙歌的生活。适值此时,有凤来仪阁来了一个小歌女柳依依和盲眼琴师靓棠,伴唱助兴,并寄居此处。唐镜甚是喜爱依依动人的歌声,依依也喜欢跟唐镜相处,不时做些小糕点跟唐镜促膝夜谈。唐镜从而得知依依身世坎坷,自小孤苦无依,后来得靓棠收养,靠着卖唱维生,虽然要四处飘泊,生活总算有所著落。

  日夕相处之下,唐镜和依依渐成好友,天南地北,无所不谈,每每在倾谈间发现彼此有不少相同之处,好像二人皆曾踏足苏、杭,故此特别投契。依依对唐镜的才智十分仰慕,唐镜也不自觉将感情转移到依依身上…

  唐镜无意中发现依依经常一身瘀痕,起初依依支吾以对,唐镜再三追问下,始知依依被靓棠虐打。原来靓棠和依依在人前表现一如慈父孝女,其实依依从不被靓棠当人看待,除了生活上要服侍靓棠,更被暗中欺凌。唐镜心中不忿,毅然提出要替依依赎身,助依依脱离靓棠的魔掌。就在赎身之时,靓棠被发现离奇身亡,种种证据显示,依依不甘被靓棠卖身,为保贞洁,愤而杀之。唐镜不堪依依苦命,用尽全力为依依辩护。未料依依竟突然改口,指控唐镜才是杀人凶手!

分集剧情

第1集

  屏县的宝诞日,九品县官纳兰耿的女儿纳兰青青到菩提寺的许愿树下,投宝牒许愿。可是青的宝牒竟被有「南屏混吉王」之称的陈梦吉撞跌在地上,更取笑青恨嫁。青与奶妈到酒楼吃饭,但吉用高价向她兜售生果,青用高价买下生果后,立即指吉犯了大清律例,要拉他上公堂……因百官闻名丧胆的状师方唐镜即将来到广州,众官员到酒楼内商讨对策,但竟被一直坐在隔壁的镜偷听。吉到衙门欲作弄青时,看到她拿着包袱跑出衙门。吉使计得到该包袱,是青亲手制造的肚兜,竟将之挂在城头外;但此时一阵怪风吹来,将肚兜吹到两广总督的头上。公堂上镜提出要替吉辩护……

第2集

  不断听到吉在公堂上指她是淫娃荡妇,一怒之下走出公堂反驳吉。镜立即揭发青代父断案的秘密,更指责在座的官员也有罪,众官大惊下退堂商议对策。青忽然灵光一闪,用最新颁布的律例,化解了众官受刑的危机,令吉被打三十大板。仪贵妃近日常求乾隆册封她为皇后,可是隆却诸多推搪。和珅得知隆的心事,称会代隆解决烦恼。白凤的租客、兼妓院「有凤来仪阁」老板丽嫦来找凤;嫦竟提出邀请吉成为妓院的老板。吉到妓院「巡视业务」,却见镜寄居在妓院中。吉又再不小心将内裤掉到两广总督头上,两广总督誓要状告吉经营妓院……  

第3集

  要找仪侍寝,但隆发现床上竟是被打晕的珅,珅说出是仪将他打晕后偷走出宫。隆命珅全权处理此事,珅却认为是立札鷛|。青准备再与镜打官司,决定偷入妓院偷取镜的打官司笔记。但青迷路被吉发现,吉与损友「围捕」青,幸得镜使计将青安全送出妓院,令青立即对镜另眼相看。仪流落广州得青路过救了一命,但仪却被吉误会是青被捉弄至晕倒;吉将仪送到「有凤来仪阁」。吉的官司又再升堂,镜当众揭发众官原来是妓院的常客,令众官出尽洋相。青找镜求情,但镜反过来指责青;本来众官决定判吉无罪,但吉却突然认罪,并称青涉案……

第4集

  找青道歉,青感动。青发现失去了母亲给她的玉佩,怀疑遗失在妓院中,镜答应替青寻找,但该玉佩早已被吉拾获。仪醒来发现自己身在妓院时,更决定当妓女来向隆报复。嫦举办花魁大会来决定仪的「初夜权」。吉劝说仪打消念头,却掉了青的玉佩在仪的房中,而吉决定投花魁救仪。镜发现仪拾获青的玉佩,于是亦打算投得花魁以取回玉佩;但二人却输给了女扮男装的青。珅率兵围堵妓院,更称要查出仪的奸夫;而证物就是青的玉佩。不知情的吉与镜认作是玉佩的拥有者,正当二人被怀疑之时,青带仪出现,更在隆面前揭发自己是女儿身……  

第5集

  令仪与众人均化险为夷,但青忍不住透露出对镜的情意。仪经妓院一事后,对珅怀恨在心,珅亦对不能铲除仪耿耿于怀。珅向隆献计,将得知仪曾挂牌的人灭口,隆答应。吉偶然偷听到珅要杀人灭口,回家向凤说出此事,惜凤不信。吉情急下竟想出将仪一事传遍全广州居民,更创出「贵妃鸡」作讽刺,令珅投鼠忌器下不敢向众人下手。隆得知此事大怒,下旨要处决仪。青见仪因吉而被下令处决,急得往找镜商量对策,竟因此发现镜被隆钦点,成为朝廷的「代言人」,去控告仪。青大急下往找仪,要仪冒险再见隆一面,向隆哭求御赐皇马褂一件……  

第6集

  仍怀疑是否应处决仪,不过珅却以「龙颜受损」为由力劝隆杀她;公堂上镜不断质问仪,令仪激动至晕倒,隆在后堂内向仪称要找一个下台阶,才能免她一死……案件又再升堂,青穿上隆御赐的黄马褂,到公堂上为仪申辩。青成功使计哄得隆大喜,当众册封仪成为皇后。仪感激青,更称已向隆御赐青嫁予镜,青听后大喜。但珅听后,施计要隆下令让他全权处理此事……珅得全权处理赐婚一事,立即到陈府称要将青嫁给吉,吉母子决定逃离南屏县,但却遭珅逮捕……到了大婚当日,青一心以为终能与镜有情人终成眷属,却惊觉新郎竟是吉……  

第7集

  惊见新郎竟是吉,立即反抗,但珅拿出圣旨,更押解二人拜堂。镜收到消息后赶来,见青与吉正式成为夫妻,顿感心碎。青哭求吉带她往见镜,二人到「有凤来仪阁」后却发现镜已经留书出走……吉获赐婚一事令街知巷闻,连亲戚也慕名来见青一面;青与吉约法三章,不会真正当吉为夫,令凤深感烦恼。青偷回娘家,更遇上衙门师爷承恩的父亲宋荣与未婚妻金妹前来投靠。耿想为女儿悔婚,决定使计欲嫁罪陈家,但却乌龙百出……青收到镜到了三水县的消息后,立即赶去见镜一面,但竟因此发现镜在打一场拆散别人家庭的官司……  

第8集

  发现镜已经变质,鼓励镜做回一个为民请命的状师。青往见镜一事,却无意中传遍南屏县,县民更取笑吉「戴绿帽」。吉到乡间收租,惊见荣惨死在屋内,疑凶直指妹,恩求青帮忙。镜受青的启发回到南屏县,立即为青检验荣的尸首,竟证实妹就是凶手。但恩说出妹患有离魂症(即梦游),求青为妹脱罪。吉因青见镜而呷醋,镜更偷听到青在梦中也叫镜的名字,决定状告青与镜梦中通奸……吉告上公堂,却被广州巡抚识破这是镜令妹脱罪的诡计。吉最终想出令巡抚自以为也患上离魂症,在公堂上说出梦中一切皆不能作准,终判决妹无罪……  

第9集

  眼见吉与青在席间言谈甚欢,竟因此喝醉,但镜听到凤在拜祭亡夫时,说出陈家子孙不能做状师的诅咒……吉闷闷不乐,镜问及究竟,吉说出希望有朝能在公堂上胜过青,镜称可收吉作徒弟。吉听到妹与恩在拜祭荣时不断在向荣忏悔,立即告诉镜与青,这时青全身出疹,她认为吉跟镜学习做状师会令诅咒应验,阻止吉再学习下去……镜与青偷听到恩对妹说出是一时错手杀了荣,青使计骗得恩当众承认一切。恩说避不开良心指责,与妹一同跳崖而亡……青又再出现红疹,当人人以为陈家诅咒应验时,吉却发现青实际只是中了毒……

第10集

  告诉青出疹是中毒迹象,青更当面揭发下毒者正是镜;镜道出一切只是为了青能离开陈家,青怒骂镜心肠不正。镜借酒浇愁时竟晕倒,镜醒来后忆起曾得一姑娘所救;镜在街上重遇该名姑娘柳依依,依是位卖艺人。依同情镜的悲伤,请镜参与聚会,令镜稍减对青的愧疚。耿与凤商量撮合青与吉失败,凤使计令吉参加城中富豪连家的抢亲大会,并为吉纳连家小姐连成碧为妾。青与奶妈遇上一名书生上吊自杀,原来他是连成碧的意中人。青回家要吉拒婚,但凤使计令吉误会该书生是坏人,决定不会收回纳妾的决定,两夫妻争着为正义出头,二人更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