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 张图片 
2 位演职员 
0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Blood-Stained Intrigue

总剧情

  官逸是最完美的古代翩翩公子!出身于在武林享有盛誉的上官世家;思维缜密、武功高超,擅于追查武林奇案,为“三散人”之一,有“千里追踪”之美誉;对朋友忠义两全、肝胆相照,对恋人体贴有加、关心入微;在他的倾力帮助下,白家冤案得以昭雪。

  期间,上官逸更与白玉瑛有凄婉动人的爱情。瑛因身负灭门家仇,性格变得冷酷偏激,本一心练“迷离大

展开

  官逸是最完美的古代翩翩公子!出身于在武林享有盛誉的上官世家;思维缜密、武功高超,擅于追查武林奇案,为“三散人”之一,有“千里追踪”之美誉;对朋友忠义两全、肝胆相照,对恋人体贴有加、关心入微;在他的倾力帮助下,白家冤案得以昭雪。

  期间,上官逸更与白玉瑛有凄婉动人的爱情。瑛因身负灭门家仇,性格变得冷酷偏激,本一心练“迷离大法”复仇别无他想,对逸的关爱怜惜也冷漠处之,起初更曾在其双臂钉下毒钉。但渐渐却无可自欺地爱上逸,苦于其“迷离大法”不容儿

女私情,令二人无法携手。他们几乎未有过花间月下之浪漫,更多的是对对方的思念……配以插曲《万语千言》之凄清曲调,更使人感觉他们爱情的清冷凄苦,亦令人回味不尽。

  查案过程中,上官逸得识“百晓生”诸葛无缺之女、体弱但睿智的诸葛静。二人共同追查白家命案,合作无间,静亦对逸心生爱慕。逸虽对静照顾有加,但内心只对瑛一往情深。最后,瑛终为报仇而身死,临死将逸托于静。白家冤案撤清后,逸与静继续闯荡江湖,并撰写武林史书。

  双双觉得上官逸可称是“明眼的花满楼”,想必若花满楼复明,也就是这样吧?二人同是心思细腻,性格也相若,只是上官逸对爱情比花满楼更自信和主动一些……上官逸英俊不凡的扮相和温文尔雅的气质也象极了花满楼,连转身时束发方巾甩动的形状都好象!

分集剧情

第1集

  林、武当、峨嵋、华山四大派门被杀,众人认定是白奉天所为,卓不凡以四派绝技为饵,命各大派追杀奉天一家。奉天一家五口四处逃亡,险象横生,玉锳想起事发当日奉天曾神色有异地外出,对奉天之清白不禁动摇,奉天知众儿女怀疑自己,但不能详加解释,唯命众人应相信自己之清白。展武仍不肯相信,奉天唯说出事发时之情形。原来当日奉天被诱到霞峰时,四大派掌门而被杀,而他们之徒弟以为奉天是凶手,误会由此而起。奉天吩咐众人若能逃出生天,即往崔半仙家,可找到证物,替白家洗脱罪名。陆标与千手道人率众追至,奉天夫妇为助儿女逃出生天,奋勇牺牲,众人争夺二人之尸体以向不凡邀功,陆标为保利益,将奉天夫妇首级斩下据为己有,展武等目睹父母惨死,悲愤莫名。展文继续逃亡,展文为助锳、武逃脱,跳下悬崖,为独角兽救走。玉锳、展武逃至幽冥绝谷,玉锳被一阵怪风卷走。

第2集

  武心无杂念,再加机缘巧合,因而得以逃入幽冥绝谷,陆标等则以为展武必已堕入谷底丧命。展武入绝谷内,为风岳与夏侯轩所救,展武向二人说出底蕴,二人甚为同情,劝展武先医好势才作打算。及后展武伤愈,轩、岳收展武为徒,二人一番争执后,展武终拜夏侯轩为师。而风岳仍暗中传授武功予展武,并将刀谱赠与他。另一方面,独角兽带展文往见千败老人,时展文已失去记忆,千败老人遂收留他服侍自己,并将“雷霆三绝”武功传授予他。轩、岳一年一度比武,夏侯轩行险着得胜,风岳大为气愤,展武好言相劝亦无效。展武发现山头闪出蓝光,往视察之,发现乃一金属物,并突然间心情烦躁,展武告知风岳,风岳往视察,亦遭金属物所影响而生仇恨之心,风岳决将金属物制成利刀,以对付夏侯轩。风岳制成魔刀,已大失常性,找夏侯轩比武,凭魔刀将夏侯轩打败,并欲杀死夏侯轩泄愤,展武拚死阻止。

第3集

  武与夏侯轩合力对付风岳,仍不敌,伺机逃脱,二人怀疑风岳走火入魔,折返风家视察,但风岳已回复正常,二人劝风岳练伏魔心法,风岳固执不肯。未几,风岳再受魔刀影响,追杀轩、武,二人逃亡时发现另一发金光之金属物,似可克制魔刀,夏侯轩决将它铸成神剑。陆标发现独角兽,怀疑展文未死,跟踪它回山洞,与千败老人打斗,山洞倒塌,陆标及时逃出,千败老人及独角兽则死去,展文返回山洞睹状,悲恸不已,葬好老人及独角兽后,独自流浪江湖。夏侯轩铸成神剑,风岳亦持魔刀寻至,夏侯轩为救展武而惨死,展武虽有神,剑因功力不及风岳,跳下寒潭逃生,风岳亦跳入潭中追杀展武,二人被漩涡卷入水底。

第4集

  武被困于水底,为采珠女尤飞凤所救,但神剑则不知所踪。展武醒后,发现失去神剑,大为焦急,飞凤为展武之俊貌所吸引,声称会尽力替展武寻回神剑。飞凤采得一千年珍珠,为洪楚君买去,而神剑亦辗转落入楚君手中。五湖十八寨之人欲夺珍珠,围攻楚君,展武路过,发现神剑在楚君手中,遂助楚君退敌,然后向楚君索回神剑,楚君不肯,利用飞凤痴缠展武,乘机逃去。展文四处流浪,被村民误会为半人半兽,将他捉住,欲烧死他,沈常寿父女路过,沈碧赌状于心不忍,求父收留,常寿想利用展文赚钱,加以答允。展武再次找到楚君,但因无法证实神剑是他所有,楚君不肯相信,持剑逸去。

第5集

  武与飞凤四出追查楚君下落,被姜青等认出展武身份,展武不欲连累飞凤,独自离去,但飞凤旋即为李炳捉去。展武偶遇丁常胜及古人龙比武,险弄成两败俱伤,展武及时救回二人,后展武又遭姜青暗算,被胜、龙所救,三人结为义兄弟。风岳大失常性,持魔刀四处杀人,姜青等亦惨死刀下,众派急召开会,推举洪镇宇为首追捕风岳及展武。展文随沈家卖武维生,一日,展文偶然间施展出雷霆三绝招式,引来观众喝彩,赏钱大增,常寿父女对展文不禁另眼相看。楚君遇风岳,风岳欲杀她,楚君以神剑将风岳击退,时展武等三人追至,楚君隐伏暗处,得知三人正赶往崔半仙家。展武至仙家,向半仙索回奉天留下之证据,但半仙声称月前已有白家后人前来领去证据,认为展武假冒,要将他杀死。

第6集

  仙坚决不相信展武身份,展武唯逃离崔家,于半夜再次潜入,却偷听到半仙与空空大师的一番对话。半仙说出当年寄住白家,白夫人祝绮云曾欲勾引他不遂而将他双目刺盲一事,展武闻言悲痛欲绝。此时,方侣引开空空,华子峰以暗器射杀半仙,楚君赶至目睹,欲拦截子峰,不果,子峰逃脱,展武追至,误会楚君是凶手,楚君无从解释,伺机逃去。空空大师返回崔家,见半仙惨死,继后发现展武身上有杀半仙之同类型暗器,以为展武是凶手,展武被逼说出身份,空空遂与他约定分头调查。敖昌看中沈碧,威逼利诱常寿答允婚事,沈碧本打算宁死不从,但展文及时出手打退敖昌,救回沈碧一命,众人欲立即逃走时,敖昌之师父陆标已率众而至,将展文等包围。

第7集

  标率众围捕展文等,文、碧突围逃脱,常寿等人则惨死。千手道人布下天罗地网擒杀风岳,容百川临危相救,秘密带风岳回无极门暂住养伤。百川发现风岳戾气甚重,命容月嫦细心观察,找出原因替风岳除去戾气。容月仪为讨华子峰欢心,潜入容家密室偷取无极刀谱,为月嫦发觉,月仪打退月嫦,百川赶至,抢回刀谱,怒掴月仪。月仪失手而回,子峰乘机煽风点火,离间仪、嫦两姐妹之感情。而风岳见月嫦武功比不上月仪,恐月嫦他日会遭月仪毒手,决将刀法传与月嫦。千手道人以为已杀风岳,向镇宇邀功,反遭楚君奚落一番。楚君突对其母当年之死因感怀疑,询问顾妈,顾妈谓君母当年染病,服下苦修和尚所开之药病发而死。展武等人往无极门途中,胜、龙与月仪发生争执,及后三人抵无极门,却被拒于门外,三人决暗中潜入无极门,却不慎触动机关。

第8集

  武三人被困于机关内,月嫦查问众人身份,展武不敢明言,月嫦唯继续囚禁三人。百川怀疑风岳之失常与魔刀有关,遂藉词要欣赏魔刀,谁料二人同时被魔刀所迷,互相残杀,百川惨死,风岳重伤,百川临终将无极掌门一位传予月嫦,命她锁魔刀入碧玉匣,带风岳到云峰山疗伤。月嫦将风岳藏于棺材,欲偷偷运走,月仪、子峰至,要抢夺掌门之位,展武等拔刀相助,但月嫦为免节外生枝伤及风岳,唯将掌门令牌交出,众人才可以安然离开无极门。展武护送月嫦至云峰山,月嫦对展武暗生情愫,展武更坦白表明身份,月嫦谓必助展武洗脱冤屈。飞凤为巨鲸帮主王龙所捉,王龙逼婚不遂,将飞凤投海欲浸死她,飞凤大难不死,遇范海,二人投缘,结为义父女,飞凤更助范海杀死王龙,重掌巨鲸帮。展武与月嫦分手后,与常胜及人龙往白家堡凭吊一番,却发现白家堡发生冤鬼复仇一事。

第9集

  武于白家堡遗址遇上官逸,上官逸看穿展武身份,并声言要查出白家受冤真相,展武与上官逸合作。白家堡盛传闹鬼,武、逸连手追查,发现有人以九阴鬼抓杀一帮二会三门四大派人以祭奉天夫妇,展武等大感奇怪,上官逸怀疑此乃白家中人所为,展武顿为悲喜交集。镇宇与各大派商量神秘命案一事,空空大师突出现,与镇宇交手,及后镇宇得悉空空大师身份,二人才罢手,时陆标向镇宇说出展文未死一事,众人遂怀疑命案乃展文所为。武、逸追查命案至万剑门,遇四鬼使屠杀万剑门弟子,武、逸与四鬼使交手,四鬼使以迷离法逃去,上官逸怀疑他们与公孙闪灵有关,众人立即往访公孙闪灵。

第10集

  武等进入公孙闪灵居住之山洞,发现闪灵已死去多时,众人怀疑白家堡冤鬼索命一事乃闪灵之徒弟所为。子峰查出风岳为月嫦救走,禀告修罗仙子,仙子命他全力追杀风岳。月嫦带风岳隐居于云峰山,细心料理伤势,而风岳为使月嫦夺回无极门,亦将其刀法倾囊相授。镇宇率领各大门派高手埋伏于白家堡,并相约楚君于客栈等候,楚君在客栈遇上常胜及人龙,三人起争执,楚君摆脱二人后赶往白家堡。另一方面,展武、上官逸在白家堡遭镇宇等人包围,几经辛苦才逃脱返回客栈,获悉楚君独自往白家堡,担心其安危,遂赶往相救。楚君至白家堡,镇宇等人已走,反遭四鬼使包围,展武及时救走楚君,却不慎跌下地洞被困,展武追问楚君杀半仙一事,楚君详加解释,展武才相信她并非凶手,同时,楚君亦答应回家后将神剑归还展武。千手道人被九阴鬼抓所杀,镇宇即召开武林大会商讨对策,展武与上官逸亦混身其中,会上各派对白家恶言侮辱,展武忍耐不住,暴露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