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0 张图片 
5 位演职员 
10 条剧评 
6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玫瑰

  我的男人,一定要我自己选,我不求他荣华富贵,也不求他有高贵的品格,哪怕只是一个痞子,只要他爱我,真心待我好,我就肯把自己给他——君绮罗

  君绮罗,济世山庄的大小姐,从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白沙镇远近闻名的祸头子,她知道自己的爱情注定不简单,可是却万万没想到会那么突如其来。

  一次偶然的邂后,她认识了沐家寨的少主沐晟,

展开

  玫瑰

  我的男人,一定要我自己选,我不求他荣华富贵,也不求他有高贵的品格,哪怕只是一个痞子,只要他爱我,真心待我好,我就肯把自己给他——君绮罗

  君绮罗,济世山庄的大小姐,从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白沙镇远近闻名的祸头子,她知道自己的爱情注定不简单,可是却万万没想到会那么突如其来。

  一次偶然的邂后,她认识了沐家寨的少主沐晟,她与他一见钟情,惺惺相吸,却因为他的理想而放他去飞,他们约定,有一天他成功了,就回来娶她,可是,当他为她成为人上人的时候,他们早已天各一方,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绮罗嫁给了林初一,一个痞气十足的男人,他爱她,包容她,给了她前所未有的爱,他和沐晟既是逐鹿天下的对手,也是知交的兄弟手足。因为一场误会,沐晟娶了沈斯如为妻,绮罗亲眼目睹婚礼的举行,伤心欲绝,就在这时,初一把肩膀借给了她,告诉她,要坚强起来,绮罗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才是她终生的依靠。

  武林至尊明家堡变成了沐晟的囊中之物,而林初一却成为他最大的竞争对手,为了要除掉他,沐晟特地派人前往暗杀,当绮罗知道一切的时候,她走进了沐晟的帐篷,她希望他能给自己丈夫一条生路。

  “不要说爱,我这一辈子已经不相信爱了,假如你真的还有爱,那么放了我丈夫,我将终生感激……”

  “好,我放了他,但你必须回到我身边,绮罗你看看,我们已经错过十年了,人生有几个十年,我不想再等了……”

  沐晟再次面对绮罗,积压已久的感情顿时如潮水般涌来,他要她在回到自己身边和初一的性命之间做个选择,绮罗凝住了,她不知道该遵从自己的心,去追寻她的爱情,还是继续她的承诺,一生只做林夫人……

  爱与恨在一线之隔,生存还是毁灭,谁也不知道,你觉得她该如何选择呢?

  红玫瑰

  我想嫁个大英雄,能保护的那一种,我哭的时候会安慰我,我笑的时候被陪我笑,我冷的时候会解开他的衣服把我紧紧包围,这样我就够了,没什么可求了……

  沈斯如是绮罗在乱葬岗捡来的小孤儿,从小陪着绮罗长大,虽然济世山庄对她视若己出,但她还是明确地端正了自己的位置,温柔,善良,听话,几乎所有女人的美德她都有,可是谁也不知道,她心里烧了一把火,她一心要跟绮罗争长短。

  她和绮罗是同时爱上沐晟的,可是沐晟不爱她,委屈难过的斯如忽然觉得感情好虚,只有钱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当沐晟走后,绮罗被明家堡看上的时候,她主动提出要替绮罗嫁过去,表面上是牺牲自己成全绮罗,其实是想成为明家堡的堡主夫人,经过重重波折,她终于一呼百应,成为明家堡的掌门夫人,可是她却不满足,为了报复绮罗,她利用权势强迫绮罗嫁给了林初一,幸好初一懂得绮罗的心,答应跟她做假夫妻。

  当沐晟得知绮罗被明家堡带走,冲冠一怒为红颜,将明家堡灭绝,可是他从火堆里抱出来的不是绮罗,是斯如,她告诉他,绮罗成亲了,难过之极的沐晟不得已只好娶了对他一往情深的斯如。

  “我沈斯如这一辈子只爱沐晟一个人,只要你好,我什么都愿意……”

  “我……我怕我承受起……”

  “你不需要承受,让我来背就好……”

  有了爱,有了家,有了权势,原本疯狂的斯如一下子变得温顺起来,她相夫教子,洗手做羹汤,继续她完美女人的一切,可就在这时,绮罗又出现了,沐晟动摇了,她的世界面临着崩塌,她该怎么做,她完全不知所措……

  做坏人容易,做好人难,做好人容易,做一辈子好人难,斯如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当她想做好人的时候,老天爷总是给她出难题,非得逼她往她不愿意走的路走。

  二个女人,一场战争,

  掀起了一阵阵血雨腥风,

  当张爱玲的红白玫瑰遇到徐克的刀,

  会是怎样的旖旎?

分集剧情

第1集

  朝末年,白沙镇第一名医君无忌带着女儿绮罗在乱葬岗找尸体试药,不想却遇见了孤苦无依的女孩沈斯如,绮罗见斯如可怜,央求父亲带她回家,从此二个女孩一起长大,彼此相依,绮罗为人叛逆,是远近闻名的祸头子,斯如却温文尔雅,从不让人操心,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民初的江湖,风雨飘摇,君无忌常常神秘夜行,引起了绮罗的好奇,而无忌的妻子雪涵却以为丈夫流连在烟花之地,而作主将贴身丫鬟凤琴嫁给无忌作小妾,可是凤琴的入门并没有留住无忌的脚步,反而令他外出地更勤了,绮罗不满母亲的软弱和退让,发誓将来一定要自己寻找真爱,她化身白玫瑰在酒楼跳舞,不想却引起了登徒子的调戏,危难之际沐家寨少主沐晟出面相救,令绮罗芳心大动。
  绮罗看到父亲外出,偷偷地跟在后面,原来君无忌将家中药材卖给沐家寨,支持对方攻打武林至尊明家堡,绮罗不满父亲参与江湖杀戮,跟父亲冲突起来,无忌担忧之余,决定给绮罗找一个婆家,绮罗不愿嫁人,和斯如一起假装白痴,将求亲者吓走,无忌大怒,罚她跪在祠堂。

第2集

  如乖巧,做了点心讨好无忌,不想却听到无忌说,只罚绮罗一人是因为她是亲生的,而斯如是别人家的孩子,不好动手,斯如难过之余,心生怨恨,偷偷将绮罗放走。

  沐晟恨明家堡的人害死了他的父母,欲刺杀明家堡堡主明帝,不想却因为救一个小孩而计划失败,绮罗目睹这一幕,十分感动,要跟沐晟交个朋友,却被沐晟拒绝了,夜晚,沐晟再次前往行刺,不想正好遇见了明家堡总管赵七害死明帝夺权的一幕,赵七为了掩饰罪行,命人追杀沐晟,沐晟逃到客栈,躲进了绮罗的被窝,临走之前留下一块玉佩,令绮罗激动万分。

  斯如为了掩饰自己放走绮罗的事,故意装作被打晕,诬陷绮罗打了她,没想到却被无忌和雪涵看了出来,无忌夫妻觉得斯如从小偏激,要好好引导,可是斯如却觉得二老过分偏心,心中更加怨恨。

  赵七决定厚葬明帝,命手下找未婚女子陪葬,一时间整个白沙镇都沸腾了,每家每户都急着把女儿嫁出去,生怕被选中,绮罗男装经过,被人强行带走。

第3集

  商要将女儿许配给绮罗,绮罗摘下帽子,露出女儿身,正巧聂护法带人来查,富商冒认绮罗是女儿,将她送到聂护法手中,绮罗无奈,只好被抓走。

  沐晟丢失了玉佩,被叔叔沐政责骂,沐晟决定将玉佩找回来,这时属下回报明帝已死,沐晟决定夜袭明家堡,绮罗随一群陪葬女被关入大牢,她一再强调自己不是选中的人,被农家女喜冰制止了,喜冰告诉她,这里的人收了好处,不会管她的,绮罗决定逃跑。

  小混混林初一在赌场赌得起劲,不想被好友何书淮叫回了家,林父告诉他,他的妻子月牙儿怀孕了,叫他收收心,去明家堡当差,初一见状,大为感动,决定重新做人。

  绮罗和陪葬女们设计将管理的嬷嬷打倒,乔装打扮跑出去,不想却遇见了前来行刺的沐晟,绮罗希望沐晟带她走,可是慌乱之际二人走散了,绮罗撞在林初一手里,又被带了回去。

第4集

  初一押送绮罗等人去墓地陪葬,路上,绮罗再度设计企图逃跑,被初一抓回,绮罗破口大骂初一,要他将心比心,初一感动,故意要她用身体来换取其他少女的性命,绮罗毫不犹豫地脱下了衣服,初一将她的衣服拉好,放走了所有的人,绮罗觉得他是个大好人。

  绮罗送走了陪葬女,被管家德叔发现,押回了家中,而初一却因为私放陪葬女而被处以门规,为了保命,初一和好友大牛、书淮杀出重围,没想到回家之际,家人已尽数被杀,只有老父一人躲在枯井里存活,初一心中难过,决定占山为王,和明家堡斗到底。

  绮罗回到家看斯如,决定再走,被无忌拦住,无忌心疼女儿,虽然嘴上不说,可还是给她准备了她爱吃的东西,父女俩尽释前嫌。

  沐政叔侄重震沐家寨,向明家堡发出挑战,沐晟年少气盛,决定首当其冲,沐家的幕僚神算子怕他太急会有危险,可是沐晟却一意孤行。

  绮罗和斯如去庙里求姻缘,绮罗被算命的打动,留下来听讲,斯如不愿意听不好的话,决定却河边等她,等待之际,沐晟的马队经过,斯如脚一滑,倒下去,被沐晟一把救了起来,斯如望着如天神般的沐晟凝住了。

第5集

  一得知沐晟打明家堡久攻不下,决定跟他结盟,里应外合,不想被沐晟拒绝,神算子怕沐晟坏事,偷偷跟初一达成协议,终于攻破了明家堡的分舵,沐晟一进明家堡就要杀人,初一仁爱,冒死劝解,不想却令沐晟对他一见如故,二人结为兄弟,沐晟占了明家堡盘旋不走,被明家堡的护法战神反攻,初一落荒而逃,沐晟久战力竭,掉落悬崖,被正在洗澡的绮罗和斯如所救。

  绮罗喜欢沐晟,表现十分殷勤,斯如虽然也有心,却不得不退让,凤琴久被无忌冷落,故意挑拨离间,斯如更加恨绮罗了。

  绮罗细心照顾沐晟,二人暗生情愫,这时,战神带人来村里搜索,斯如危急之余,将沐晟藏进了自己的浴桶,使沐晟逃过一劫,战神和雪涵曾经有情,乍一见面,恍如隔世,战神带人离开,雪涵凝住了。

  无忌感念沐家寨正义凛然,将沐晟留下来,绮罗对沐晟一片真情,斯如也对他照顾有加,而沐晟心里却喜欢单纯的绮罗。

第6集

  忌担心女儿对沐晟有意,不想女儿跟江湖中人扯上关系,可是雪涵却因自己曾错过爱情,而支持女儿,无忌决定尽快将绮罗嫁出去,雪涵要无忌去凤琴房里,无忌一口拒绝了,他说,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推开我,是不是讨厌我,不想看到我?雪涵被他的话震住了。

  沐晟的伤口渐渐复原了,大夫说他需要多走动,斯如帮他把披风缝好送过去,不想却遇见绮罗拉着他去玩,斯如不愿意跟他们出去碍事,找借口离开了,绮罗带着沐晟四处走动,不小心踩进了农家的陷阱,夜晚二人在陷阱里度过,天上打雷,沐晟想起母亲死的那一晚,痛苦地打滚,绮罗哼着歌让他平静下来。

  农夫将二人救出,留他们住宿,绮罗渴望农家单纯的生活,而沐晟却一心想复仇,绮罗为了沐晟决定多看兵书,做沐晟的军师。

  绮罗身体力行,一回山庄就扑进了书堆,雪涵担心她沉迷书中会影响感情,可是斯如却十分高兴,她觉得她的机会来了。

第7集

  晟放出窜天鼠跟属下联络,斯如趁机过来跟他聊天,二人聊到童年十分投机,这时绮罗忽然想到一个策略,将沐晟拉走,斯如十分难过,中秋之夜,绮罗决定将新做的策略拿给沐晟看,斯如故意将之烧掉,要绮罗重做,自己却代绮罗赴约,没想到沐晟根本就对她不屑一顾,斯如难过之余,转身离开。

  斯如想起凤琴的话,决定找她出主意,不想却意外地发现了凤琴跟人有染,凤琴要斯如诱惑沐晟,斯如没办法,故意将账本落下,让沐晟看到她洗澡的场面,可惜沐晟还是不为所动,斯如难过得哭了起来。

  斯如对沐晟无怨无悔地付出令沐晟十分为难,与此同时,绮罗每天都研读兵书,忽略了沐晟的感觉,也让沐晟感到惆怅,二女一男纠缠进了感情的旋涡。

  凤琴欲跟下人陈平私奔,以斯如爱沐晟的事为要挟,逼迫斯如为她筹钱,斯如表面答应,内心却另有打算。

第8集

  琴和陈平欲逃,斯如带着无忌和雪涵来,无忌将二人关了起来,斯如为离间绮罗和沐晟,一方面跟绮罗说同情凤琴,要绮罗救人,一方面又要沐晟阻止绮罗犯错,令绮罗和沐晟产生了摩擦。

  绮罗同情凤琴,将二人放走,半路上被发现,陈平抛下凤琴离开,凤琴难过之余,跳崖自尽,临死前嘱咐绮罗,要小心斯如。

  沐晟见绮罗不听他劝,十分郁闷,半夜到屋顶上喝酒,斯如过来陪他,二人聊着彼此心酸的话题,一起醉倒在屋顶,早上,斯如醒来,偷偷地拿走了沐晟的玉佩。

  绮罗因为凤琴的事而难过,沐晟安慰,二人合好如初,沐晟的叔叔沐政接到沐晟的飞鸽传书,来到济世山庄,想要借药材攻打明家堡,无忌以山庄困难为由,一口拒绝,双方僵持之际,沐政的幕僚天罡给绮罗出了个主意,绮罗喜出望外。

  绮罗告诉无忌她和沐晟木已成舟,怀了孕,无忌无奈,只好答应二人的婚事,绮罗准备做新嫁娘,十分开心,可是斯如心里却难过极了。

第9集

  罗拿着嫁衣来找斯如给意见,斯如却欲上吊自杀,绮罗问原因,斯如拿出沐晟的玉佩,说自己跟沐晟已经有染,绮罗难过之余,拉着斯如来到大厅,要沐晟负责任,天罡看出其中端倪,故意设计盘问斯如,斯如答不出来,飞快地跑了出去。

  战神正满大街寻找沐家寨的人,斯如一口气吞不下,将沐晟在济世山庄的事告之,战神决定大肆进攻。

  雪涵带着绮罗置办嫁妆,又重遇昔日恋人战神,战神告诉她,自己准备进攻济世山庄,要她跟自己走,雪涵犹豫了,回到家,雪涵跟无忌要求回娘家,并将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好,无忌十分感动,第一次向妻子表达了自己无限的爱意。

  雪涵在酒里下药,被天罡发现,雪涵要天罡配合她一起行事,无忌等人都被迷晕,战神带人来的时候,沐晟押了雪涵出来,战神无奈,只好放走了沐晟叔侄,战神要雪涵跟他走,雪涵念及战神有情,无忌有意,自尽以明心志。

第10集

  涵的死令战神十分悲伤,他决定血洗济世山庄,幸好绮罗机灵,拿出母亲的手帕,终于逃过一劫,斯如见战神回来,希望能讨点赏钱,没想到被战神赶了出去,斯如走投无路,流落街头。

  明家堡少主明少卿带着下人柴头外出游历,遇见了斯如,收留她住在客栈,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斯如居然拿了他的钱跑了,只留下一封信,告诉他,迟早有一天会把钱还给他,少卿情窦初开,决定等着她再回来。

  斯如在街边卖艺,可惜世道险恶,不断地被人欺负,她咬咬牙关决定走进妓院,被赶来的绮罗拉住了,斯如巧舌如簧,编了一段话,将绮罗骗了过去,绮罗念她可怜,再度原谅了她,二姐妹一起回到了济世山庄。

  少卿等不到斯如,坐船欲走,斯如追来,将钱还给了他,斯如误把少卿当成穷人,邀他去济世山庄做工,少卿为了跟她在一起,一口答应下来。

  绮罗虽然感叹家中钱财尽失,老父又卧病在床,但经不起斯如一再的哀求,还是让少卿进了门,少卿做事卖力勤快,很快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赞赏,可是少卿心里却只有斯如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