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83 张图片 
80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4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拍摄期间正是三月底,为了营造节日气氛,摄制组准备在布鲁日城的一些街道加上圣诞节装饰物。为此,布鲁日市议会还专门发布了一份政府公文向市民说明缘由。

·在这部107分钟的电影里,“fuck”这个单词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词语被提到过126次,也就是平均每分钟就有人说到1.18次。

·片中一共死了五个人。

·《杀手没有假期》获得2008年第九届金预告片最佳原创作品奖。

·本片是2008年圣丹斯电影节的开幕影片。

Quotes

精彩对白

Ken: Coming up?
肯:上来吗?
Ray: What's up there?
雷:上面有什么?
Ken: The view.
肯:风景。
Ray: The view of what? The view of down here? I can see that down here.
雷:什么样的风景?这儿下面又是什么样的?我可以在下面看。
Ken: Ray, you are about the worst tourist in the whole world.
肯:雷,你是全世界最最糟糕的旅游者。
Ray: Ken, I grew up in Dublin. I love Dublin. If I grew up on a farm, and was retarded, Bruges might impress me but I didn't, so it doesn't.
雷:肯,我从小在都柏林长大,我爱都柏林。如果我是在一个农场长大而且还是笨蛋,那么布鲁日也许会打动我,可是我不会,就是不会。

Ken: Your girlfriend's very pretty.
肯:你的女朋友真的很漂亮。
Jimmy: She's ain't my girlfriend. She's a prostitute I just picked up.
吉米:她不是我女朋友,她只是个妓女,我刚才挑到的。
Ken: I was not aware that there were any prostitutes in Bruges.
肯:我还不知道布鲁日有妓女。
Jimmy: You just have to look in the right places... brothels are good.
吉米:你只是要到合适的地方去看看…那些地方很不错。
Ken: Well, you've picked up a very pretty prostitute.
肯:是的,你已经挑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妓女。
Jimmy: Thank you.
吉米:谢谢。

Ray: What are they doing over there? They're filming something. They're filming midgets!
雷:他们在那里干什么?他们在拍东西。他们在拍侏儒!
Ken: Ray...
肯:雷…
Ken: Ray, come on. Let's go.
肯:雷,过来。我们走吧。
Ray: Fuck off, Ken. They're filming midgets.
雷:去你的,肯。他们在拍侏儒。

Goofs

穿帮镜头

·“不喝则满”的酒:有一场戏是肯在酒吧里二十分钟之内喝了四瓶酒,酒吧间招待员于是新开了一瓶。当时看到的这瓶酒并不全满,摄影机换了一个角度的时候可以看到酒瓶竟然变得满满的。 

·难以洞察的小错误:肯和雷常住的酒店名字是“De Rozenkransje - Brugge”,其中“Brugge”是小城布鲁日(Bruges)的佛兰德语。实际上这家酒店的名字犯了一个语法错误,没有用对冠词,“Rozenkrans”的意思是玫瑰花园,原本应该在前面加上冠词“de”,但这里的“Rozenkransje”却是小称应该加“Het”这个冠词。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是非常精通佛兰德语或者德语的人,如果不是其母语,这通常也是一个很难发现的错误。

Story

幕后制作

本片导演马丁·麦克道格纳1971年出生于英国伦敦,父母是爱尔兰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发表和公演戏剧作品,成为英国皇家国家剧院的一名剧作家。凭借在百老汇上映的戏剧《The Beauty Queen of Leenane》(1996),麦克道格纳获得了美国戏剧界的最高荣誉托尼奖四项大奖。他还执导了一部短片电影《六位枪手》(Six Shooter),2005年凭借此片荣获奥斯卡最佳短片奖。《杀手没有假期》是他执导的电影长片处女作,由柯林·法瑞尔布莱丹·格里森领衔主演。

问:为何选择布鲁日城?

马丁·麦克道纳格:刚好我有一次从伦敦去那儿游玩了一周。原本对它一无所知。当时就被这座城市深深地吸引住了:保留完好的中世纪风格、哥特式建筑——就很纳闷为何这里还没有被拍进电影里,它是如此与众不同。旅行期间,在我去参观完每一座博物馆和教堂之后的第二天,开始觉得有些无聊,想喝些酒并且离开这里。就在这是有两个角色闯入了我的脑海:一个是痴迷于文化,另一个嗜酒如命。

  我只是让这两个角色在自己的脑海中对话,然后想为何不把这两个人放到一座像布鲁日这样的小城,实际上他们并不想去?接下来便是更多细节上的补充和完善,开始有了整个故事的雏形。是布鲁日城把自己写进了故事中,再也没有其他地方更适合,不论是巴黎、威尼斯还是布拉格,它们都很美,但都不具备布鲁日这样既充满诡异离奇同时又有未知数的品质。

问:在这部电影中汇集了众多欧洲顶级演员,你是在创作剧本的时候就想到了他们吗?

麦克道纳格:没有,我从来不会为某个具体演员而写剧本。剧本最初写的是三个伦敦强盗。后来发现与柯林·法瑞尔布莱丹·格里森的可行性更加明显时,我又想让他们带着伦敦口音不太妥当,最容易的改变就是把他们改为在伦敦谋生的爱尔兰杀手。为了增加紧张感,又决定他们分别是一个英国老大和两个爱尔兰杀手。

  在一次公开场合我见过柯林,非常喜欢他。我想充分利用他抢眼的特征——他的性感和坏坏的形象,另外又有脆弱和幽默的一面。至于拉尔夫·费因斯,我想让他完全反着来,扮演一个非常危险和阴险的角色,同时还要有我从前没有见过的他,富有幽默细胞。但总体而言虽然他们有的时候很有趣,但这并不是插科打诨。

问:你是怎样学习和掌握拍摄电影的?

麦克道纳格:就是大量地看自己喜欢的电影,而且我写了很多剧本。在剧本完成之后,我常常想到的是画面而不是对白或人物角色,一个非常繁琐的过程,就是要把每个画面放进每场戏。最为重要的是不要拍一部剧作家的电影,不应当是几个人行走在小镇上闲聊两个小时。我希望一些更具电影化的东西,当然了我也不希望离戏剧太远去做自己不喜欢的。庆幸的是,在大家的帮助下,当你转身会发现每一个角落都是黑暗和危险影像的另一种美丽。 

问:是什么原因让你继那部短片之后再次与布莱丹·格里森合作?

麦克道纳格:首先他是一名优秀的演员。他给所有的角色都富裕了人性,哪怕他是在扮演反面黑暗的角色。在短片拍摄期间,他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

问:在拍摄过程中你特别喜欢哪些戏呢?

麦克道纳格:在船上旅行,各种小细节情况,例如在一个可爱而又陌生的清晨,我们出发了,还有很多各种临时演员。最令人兴奋的要算是追逐,在夜晚奔跑于布鲁日黑暗的街道上。通常情况下,我们在一辆小型拍摄卡车上,这样我们能和奔跑中的演员们一样前行得尽可能快。在混乱之中还伴随着枪声和火药爆炸,那些部分都是单独拍摄然后再重新剪辑在一起的。

问:创作电影剧本和戏剧的主要差异是什么?

麦克道纳格:在电影中你可以跳跃时间和空间,要充分利用这些因素反而不是那么容易。但有的时候也很好玩:下一个场景可以是在任何地方。我试着在电影里讲述一些原来不曾讲过的东西,寻找一种不同的幽默感。能够随心所欲是很痛快的。 

问:在你的戏剧中有大量的怒火,这部电影也是如此,特别是哈里和雷的角色。我听说你曾经想在一次活动中向肖恩·康纳利致敬。

麦克道格纳:嗯,那多少有些像是口头上的拳击,纸上谈兵。我从来也不会烦闷,也从未想过自己将来会处在那样的位置。已经在百老汇上演一出戏剧并且还能够拍摄一部电影。所以我一直以来都对整个经历感到非常高兴。

问:好的,但是在你作品中的那些愤怒和暴力是从何而来呢?

麦克道格纳:一种对戏剧的热爱。毋庸置疑我从不会发火,虽然有可能会针对某些事情。

问:比如说在伦敦出生贫寒的爱尔兰人?

是的,也许就是那种所谓阶级的东西。人们听到你的口音就会臆想你是什么样的人——那就像是剧院时代。我向来都不满于自己所处的社会,工人阶级和艺术生活或者说剧院生活毫无关联,从来不谈也不要去想。正如在工厂的工作一样,你应该敢于去想一份公务员的工作。 

问:你在16岁的时候离开学校,现如今你又是受过良好教育的。

麦克道纳格:我已经读了很多的书,因而我是一个自学者。就像我的哥哥一样,他也是一个自学者。电影也教育了我们:马丁·斯科塞斯、大卫·林奇、黑泽明。欧洲电影亦是如此。电影是民主的,我们不需要去学校欣赏它们。

问:我注意到你的杀手有某种自豪和荣誉感。

麦克道纳格:我很感兴趣那些暴力者离奇扭曲的姿态。你不会去滥杀无辜,除非你不可避免必须这么做——这就是哈里的规则。这部电影的角色是没有道德的,但只要你不去触犯他们就不会有事。

问:如果在你的作品对话中没有“fuck”这个单词,那么将会怎样?

麦克道纳格:这个单词更像是一种说话的节奏。在脑海中我倾听一个角色在说话,他们就是那样说的,那正是我所听到的。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不会说粗话的。

问:《杀手没有假期》描绘的是一个充满男子汉气概的世界。

麦克道纳格:作为一名男性作家,我不得不让自己以一个男性的视角来审视外部世界。《杀手没有假期》同样也是关于男人的世界,只不过更加悲伤、温柔和脆弱一些。它混合了枪火与泪水。

问:你有没有考虑过拍摄一部爱情喜剧?

麦克道纳格:我已经有一部即将投入拍摄的爱情剧本。假如把一个爱情喜剧和砍头杀人结合起来,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