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63 张图片 
9 位演职员 
18 条剧评 
2 条新闻 
更多  
Survivor's Law II

总剧情

  万军已经三十三岁,但还是刚刚从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实习期满。万军入学时已是个超龄大学生,原因是他到了七年前、二十五六岁才决定考大学读法律。

  原来七年前某一日,他发现有人在他酒吧贩卖毒品,正想制止对方时却被到场警察的认定他是毒贩。当时一切证据都对万军不利,正当万军及家人都感绝望之时,得大律师崔正平替他辩护所以终于无罪获释。正

展开

  万军已经三十三岁,但还是刚刚从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实习期满。万军入学时已是个超龄大学生,原因是他到了七年前、二十五六岁才决定考大学读法律。

  原来七年前某一日,他发现有人在他酒吧贩卖毒品,正想制止对方时却被到场警察的认定他是毒贩。当时一切证据都对万军不利,正当万军及家人都感绝望之时,得大律师崔正平替他辩护所以终于无罪获释。正平在庭上说不应凭一个人的背景及外表去衡量他是不会犯罪,并扬言法律只会站在无罪的一方。

  正平的一番话启发了万军,因他一向认为法律只会偏帮社会上有钱有地位的人。正平令万军相信只要坚持,法律一样可以帮到自己阶层的人,于是从此就立下决心,要学正平一样做个出色的律师!所有人连他家人都以为他无可能做得到,但万军以本身的聪颖加上无比的决心,终于考入了大学的法律系。

  万军一直渴望进入恩人正平的律师行拜他为师父好好学习,为了要令正平及其律师律合伙人兼太太韶涵留下良好深刻的印象,万军力争在法庭上跟韶涵交手的机会,这亦正是万军正成作为律师的一次上庭!

  岂料今时今日的正平竟然跟七年前帮万军打官司的模样不同了。今日的正平看来无心处理律师事务,终日寄情大堆无聊嗜好、运动打球,令万军摸不着头脑之余,也暗暗失望。但这也影响不了万军做律师的热情。万军得悉师爷伟本来是个大律师是在停牌期间而已,所以也经常向伟名讨教。

  伟名数年前因为一时想偏、妨碍司法公正而遭停牌,之后因为声名狼藉,辗转来到正平韶涵的律师行当师爷。自停牌以来,伟名一直谨言慎行,不想再有甚么行差踏错,至今还有几个月,伟明就可以复牌再做大律师一展拳脚。

  但眼见万军非常有热诚又个性坦率,加上伟明发现万军对正义的坚持竟然同自己曾经当差又已经过身的爸爸竟然一样,伟名亦渐渐开放自己,与万军建立起友谊与默契来。对于万军那种爱走偏锋的处事手法,伟名依然不大认同,亦不时会劝万军小心,以免步自己停牌甚至钉牌的后尘。

  俐俐正式成为律师差不多有一年的光景。俐俐从小只有兴趣扮靓购物,其实从来没想过要读法律做律师。她所以会考大学读法律,完全是为了追随自己的初恋情人振庭。振庭是她在大学里的师兄,俐俐与他曾在入大学前拍过拖,但未几就分了手。俐俐认为爱情是恒久的,一旦爱上一个人,这份感情是至死不渝永久不变,就像她的爸爸对她的亡母一样。所以就算是跟振庭分了手,振庭在俐俐心里头依然占了一个很重要的地位,就算俐俐完全无想过会跟振庭重燃爱火,因为振庭毕业后已跟一个法官的女儿结了婚,俐俐依然视振庭为生命中第二重要的男人,愿意追随其左右,甚至成为了律师,毕业后更加入了正平及韶涵的律师楼。

  这时有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家宝找上门自称是万军的女儿,原来家宝是万军读大学以前的一个女朋友未婚诞下的女儿。当年家宝妈妈跟万军一起几个月,之后就分了手离香了香港,跟万军也再没有来往。两年前家宝妈妈遇意外身亡后,就一直跟着姨妈姨丈生活。家宝经常听妈妈在生时提到万军,更提过万军是家宝父亲,所以家宝就认定万军是自己亲生爸爸。适逢姨妈带着家宝回港探病了的亲人,却又遇上意外入院,家宝就迳自走来嚷着要投靠万军这个爸爸!

  万军起初不太肯定家宝是否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未有心理准备去成为人家的父亲,所以对家宝爱理不理,甚至说了难听的说话令小家宝离家出走,幸好家宝遇上了俐俐才不致出事。俐俐更觉得万军不负责任无药可救!偏偏二人却经常要合作处理各类诉讼案件,一段小姐与流氓的斗气关系就此开展。

  后来当俐俐及万军以为终终可以排除万难走在一起的时候,万军在处理一宗交通意外索偿案件时,发现背后竟然好可能是一件谋杀案!而且幕后黑手好大机会正是俐俐的爸爸伯滔!

  俐俐知道救万军只有一个方法:指证自己爸爸!到底俐俐最后会如何取舍?

分集剧情

第1集

  明之前因妨碍司法公正而被停牌,但他毫不放弃,还在一间律师楼内当师爷,但律师楼的老板韶涵却当伟明杂工一样,竟派他到街市送信。起初,收信的肉档老板不肯接送,但突然之间,一名貌似江湖大佬的男子,帮伟明完成任务,但原来该名江湖男子,就是事务律师万军,更是韶涵下一宗官司的对手……  原来万军一直都非常仰慕韶涵夫妇,遂在开庭前,向韶涵提出赌约,如他胜出这单他第一宗的官司,就要韶涵聘请他担任事务律师,韶涵不屑答应。在庭上,韶涵虽然凭证据取得优势,但万军竟使出怪招,在庭上令法官‘感同身受’被告的‘恐惧’,终胜出官司。万军单方面以为韶涵必会赏识他。翌日,万军真的跑到韶涵的律师楼‘上班’,可是韶涵忽然反口,但万军却自愿减薪,令向钱看的韶涵答应聘请万军……  可是,万军的首个任务,就是到机场迎接另一名事务律师俐俐到法庭。可是,由于万军将俐俐的行李遗失在机场内,使俐俐大发脾气要购买新衫后才肯出庭,最终,俐俐虽然胜出官司,但却令一直看不起有钱人的万军忍不住吵了起来……

第2集

  涵命令万军协助俐俐,两人极不情愿下开始合作。荣炳突然上律师楼捣乱,原来他被判败诉需赔偿廿万外,更发现分手女友私下将单位卖出,令他无家可归;万军与伟名让他冷静下来后,伟名更私下与荣炳见面。  原来伟名现有一侍应女友彩玉,因得她的全力支持,令伟名停牌后的日子变得比较快乐。俐俐接到富豪宇琛的委托,向前女友嘉琳取回之前所送赠的礼物;当俐俐听到宇琛说出是因嘉琳有第三者而分手的事,即主观地对她有偏见,万军却不以为然。荣炳因单位被女友卖出之事诉诸法律,他便藉法援处之助,点名请韶涵为控方律师;韶涵果然不负所托漂亮胜出。伟名回到家与彩玉分享喜悦时,却突然收到前女友思嘉的电邮;原来当伟名停牌半年后,在英国的思嘉提出分手,而彩玉拯救了陷于失落中的伟名。  俐俐与明慧遇上万军带着醉酒的嘉琳上酒店,俐俐二话不说将之拍下,更利用此作为呈堂证供;万军按奈不住即时与她争吵,终被法官点名批评。二人在庭外继续争论时,却发现控辩双方均是‘情场玩家’;大失所望的俐俐踩了宇琛一脚时,却刚被裁判官看见。

第3集

  俐出席好友 Stephy 的时装店开幕礼时,却遇上 Stephy 的启蒙老师兼旧老板 Zenbi 到场; Zenbi 除了出言揶揄徒弟外,更派出律师申请禁制令,指 Stephy 抄袭设计。两师徒对簿公堂,却因为 Zenbi 举出有力证据,令 Stephy 败诉。  俐俐正愤愤不平时,伟名发现自己与 Zenbi 调换了手提电话;万军见状大喜,因为认为当中将藏有 Zenbi 拍下 Stephy 计设的证据,更欲叫朋友将当中资料提取。伟名立刻阻止,更指出这是盗窃行为而责骂他。万军约俐俐在自己开设的酒吧见面;两人正欲商量时,万军前女友 Cathy 突然出现打扰,幸万军兄长万金出面解围。万军原来得正平提点,因此要俐俐出钱以民事方式与 Zenbi 打官司,俐俐亦答允。万金因开解 Cathy ,竟令她爱上自己;俐俐的民事官司败诉,却因在庭上令 Zenbi 承认曾偷看过 Stephy 的设计,而嬴得舆论支持。  Zenbi 主动向 Stephy 道歉,两师徒亦因此和解再次合作。晚上韶涵称赞丈夫出言助万军,亦借机向也打气,想正平将四年前输了官司之事放开,但正平却敷衍了事。万军的魔术师好友剑飞被指非礼女助手,万军相信好友仗义替他出面打官司。

第4集

  了在法庭上重演一次魔术,万军托刚工作完的俐俐协助,但可惜却不能顺利完成;当休息过后,万军更发觉俐俐曾主动成为控方证人,说出剑飞在酒吧中的不君子行为。万军为此头痛不已时,剑飞竟说不能在法官前公开魔术的秘密,直激万军死去活来。  万军约伟名见面,原来他正调查原诉人 Monica ,两人更发现她与一老魔术师过甚密,而这位魔术师是因剑飞遇官非后才再被重视。万军为了让 Monica 良心发现,不惜动了些小手脚,而她亦真的在庭上说出诬告剑飞的原委。事件虽告一段落,但伟名却对正准备踢足球的正平说将去信投诉万军操守;正平欲淡化事件,更要求伟名陪同落场。在球场上万军却与伟名起突冲,伟名更错手将球证打伤;伟名担心因此事令停牌遥遥无期,但万军却竟承认伤人。伟名主动向万军道歉,两人更因此结成好友。  被罚社会服务令的万军,在医院照顾病童后,救回一名女童宝免遭车伤。在处理一宗抚养权案件上,俐俐不服裁判官德如的判决,更公开指判决有问题。韶涵将此案转交万军跟进,俐俐不服到酒吧与万军理论时,却遇上女童宝出现更指万军是她父亲。

第5集

  军从宝的相片中,发现自己与宝母亲的合照,原来宝母亲竟是万军的初恋情人。万军到医院探望宝的姑姐,终了解事实的真相;但为了不想幼小的宝受打击,万军决意瞒着家人带宝到家中居住,白薇见宝听明伶俐,不禁对她钟爱有嘉。  彩玉原来一直隐瞒父母锦棠与淑好,没有说出伟名停牌之事;锦棠进入茶餐厅时因宝所打翻的水而跣倒,竟欲状告宝。白薇不甘示弱,两人直闹上律师行,亦终令伟名只是任职律师楼文员之事曝光。锦棠不满女儿放弃认识医生机会,但淑好却支持女儿。彩玉见伟名近来心情久佳,明白他是为了复牌后的支出担心;彩玉向伟名说出已节衣缩食替他储起了一笔资金,令他大为感动。俐俐晚上参加旧生会聚会时,与自己的前男友振庭重遇。原来俐俐是个十分专情的人,当年为了与振庭共聚,不惜放弃自己喜欢的设计而到英国修读法律。  当两人在英国相遇时,振庭竟说出要与德如‘奉子成婚’,俐俐虽心碎,但到现在仍深爱振庭。振庭载俐俐到她担任索偿案的当事人家后,却突然加入成为了辩方律师;而他提出的证据更直接令俐俐败诉;万军查出了俐俐被振庭利用之事,令她大受打击。

第6集

  滔回港后忙得不可开交之时,突然俐俐梨花带雨闯入会议室,俐俐哭诉自己一直被振庭欺骗之事,伯滔出尽方法开解女儿。  律师行早会时,韶涵收到俐俐来电说要辞职,担心将失去租金优惠,同时亦发现伟名将要复牌离开律师行。  万军发现家宝姑姐出院后失去踪影,白薇与万金决定往加拿大寻找她;万金欲将酒吧责任予员工分担,却发现没人能处理烹调小食,熟客丽娜主动自荐并成功加入酒吧工作。  照顾家宝的责任落在万军身上,但亦因此令他对家宝关爱之情加深。两父女逛商场时失散了;原来是俐俐偕她购物。两人为此争吵,俐俐更带家宝到家中暂住。万军到俐俐家理论时,却发现败诉的芬姐欲自杀;两人赶到欲阻止,最后俐俐成功打动芬姐,令万军对她另眼相看。  万军与俐俐协助芬姐上诉;两人调查后觅得对方不肯赔偿的背后动机,亦查出振庭应是私下窃取芬姐的抗癌药。两人合作下,终在法庭上胜过振庭;离开时俐俐本欲责骂振庭欺骗自己感情,但最后却没法说出口。

第7集

  薇与万金自加拿大返港,坦言只觅得家宝的出生证明;万军发现父亲栏上曾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但他坚持自己不是家宝真正的父亲。  伟名正式开业,众人到贺,俐俐更带同一份大贺礼给伟名;因藉伯滔关系,伟名接办了富豪蒋正龙的争产案,与俐俐合作。  锦棠得悉伟名将替富豪打官司后,竟借机对伟名催婚,更提议让一家人搬上半山豪宅居住。  伟名与俐俐代表兄长蒋烨一方,研究正龙两份前后矛盾的遗嘱,终成功在正龙的手稿中觅得关键证据,令第一次上庭便取得优势。二女蒋泳害怕败诉与男友商量,原来她真的是威胁父亲改遗嘱,但她的男友突说有办法取回优势。家人一致认为不能让家宝只跟随万军到酒吧游玩,藉俐俐介绍,万军成功让家宝入读国际学校。  原来蒋泳的男友将矛头指向伟名,杂志竟将他与彩玉之事大为渲染,更指他“吃软饭”。伟名因此失去了蒋烨的聘请,而韶涵介绍的客户亦纷纷取消委托,令他难过不已。与彩玉家人吃饭之际,锦棠更出言羞辱伟名,更迫他不再与彩玉同住。

第8集

  玉早上与伟名见面,她提议以结婚来解决父亲的不满;但伟名坚决反对,更说将努力争取锦棠的认同。  万军与正平欲替伟名打气,约他一起踢足球;想不到伟名被其他律师针对,万军为代友平反险些在球场上起争执,幸得当球证的全解围。  韶涵与正平到基金公司,却遇上全在公司门前理论,但全因身上带有天拿水而被控纵火。全托正平替自己出庭辩护,正平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正平在庭上表现极紧张,最后更晕倒在庭上。万军亦因此得知正平近年只顾玩乐的真正原因。将代表正平出庭的万军,回想起昔日受他鼓励之事,决努力替全辩护,最后更成功觅得新证人替全洗脱罪名。万军与家宝朝夕相处,逐渐对她爱护有加,而家宝亦对万军言听计从。  丽娜的男友贤突然出现,令她不禁大喜;原来她到香港之目的就是为了与他相见。贤称自己欠下赌债欲向丽娜借钱,但她却没法借出。  晚上白薇说发现银机没有现金;刚巧家宝送了新电须刨给万军,令他以为家宝偷钱。

第9集

  军晚上独自饮闷酒,万金特意开解他;原来家宝之事触动了万军当年伤痛,因家宝的母亲当年不辞而别时,竟偷去了万金的积蓄,更令兄长与女友分手。俐俐到酒吧向万军说出是她给钱予家宝买礼物;万军激动下说出真相,却让家宝听到。  俐俐发现万军的说话伤害了家宝后,竟带她到自己家中暂住。白薇向万军坦白,当年偷钱是她所为;万军忍不住提出从俐俐手中要回家宝。两人更吵至正平处。酒吧众人讨论失窃事件,众口一致指嫌疑者是丽娜。丽娜寻获贤,更发现是他偷了钱。万金发现贤竟是有家室之人,而他取了丽娜的钱后只是用来挥霍。伟名主动到彩玉家吃饭,因他承诺照顾彩玉,淑好感动之余竟将家传玉佩交予伟名;但翌日伟名却要彩玉代他交还。  彩玉约了伟名与锦棠晚饭,但因俐俐提出可介绍伟名担任伯滔的法律顾问,令他迟到;气愤的锦棠离开时,却看到伟名与俐俐出现。为了质问伟名,淑好竟在商场受伤,而锦棠决定请万军代他索偿;但另一方面,伯滔却要求伟名代表商场打官司。

第10集

  军欲通知伟名有关锦棠聘请自己担任诉讼律师之事,却发现俐俐已传达要伟名担任商场辩方律师之责。万军责骂俐俐之余,亦要伟名再三考虑;但伟名说出自己已陷入困境,急需伯滔公司的工作才能起死回生。伟名将此事告知彩玉,令她心如刀割。  伟名以辩方律师身分与万军及彩玉等人见面,主动说出不会陪偿;彩玉当众质问伟名,却被冷淡应对。万军遇到俐俐坏车,正幸灾乐祸之时,俐俐竟说出正准备驾车载家宝游玩;万军为此主动替她修车。俐俐、伯滔与明慧陪了家宝玩了一整天,但家宝回家后却有点闷闷不乐;俐俐发现家宝是记挂万军,于是让他与家宝见面。万军借此机会与家宝道歉,两父女终和好。万军带家宝回家,DNA 报告也刚好交到万军手中;万军挣扎是否将报告打开……索偿案正式开审,万军列出多项证据指出商场有所疏忽。  伟名逐一拆解万军列证,更成功让法官判断是原诉人淑好疏忽而导至自己受伤。伯滔对伟名的出色表现大为赞赏,正式聘请他为集团法律顾问。一吐怨气的伟名欲向彩玉重修旧好,但看清了伟名为人的彩玉,竟主动提出与他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