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3 个视频 
17 张图片 
7 位演职员 
10 条影评 
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本片入围了2008年10月意大利举行的罗马国际电影节竞争单元。
·包括釜山电影节的执行委员会会长金东虎《荷里活小子》《白色战争》等片的导演郑智泳等人都友情客串出演了本片,能请到电影界这么“重量级的人物”参加,张律的人缘也被广泛地称赞。对尹珍熙严泰雄等主演,张律也是要求其保持“最大程度的空白状态”,在镜头面前表现出自然的反应。
·拍摄父亲生长的国家——韩国的影片,张律反复和剧组人员强调这是一部“完全韩国风格的电影”,细到兄妹俩围着桌子吃饭的场面也力求和普通的家庭场面一样,他的认真风格也是此次合作的同事感受最深的一点。

Story

幕后制作

  30年前的记忆被遗忘掉,那个时刻真的发生过吗?又是谁一直对它念念不忘呢?似一个小小的笑话——大多数的外国人来到韩国学会的第一句韩文就是“快点,快点”。朝鲜战争结束后,经济开发和增长成了韩国整个国家占据第一位的价值观,1970年代以来有多少人为了追随“增长”这个“无形的幽灵”而付出青春甚至以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为代价,为了达到所谓的“目标”而从正确的轨道上脱落下来。从1970年的公寓倒塌事件、1971年的实尾岛事件、1972年宣布实行大规模的改革、1973年金大中绑架事件……1977年里里站爆炸事件、1979年朴正熙被杀事件,并不风平浪静的韩国的1970年代,是一个被尖锐的冷战政治和经济发展第一主义笼罩下的时期,而这段时间也是大韩民国国家和民族精神最沸腾的阶段。
  1977年11月11日晚9点15分,一辆载有40吨重火药开往光州的货车,突然发生爆炸,1千米以内的人和建筑全都化为乌有,10千米以外的住户的窗子也被震得粉碎。59人死亡,1316人受伤,受灾人数达到1万6千多人,1万多栋的建筑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这次事件的严重程度是空前的,而且由于当时大多数的人在观看世界杯韩国对伊朗的比赛,被害更是因此而扩大。事故发生后,“里里”改名为“益山”,电影拍摄正值事故发生的30周年纪念,为了能唤起遗忘了这起事件的伤痛的人的记忆,张律选择了这个题材。

  张律首次“直面韩国”之作
  本片是凭借《芒种》先后获得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最佳新人导演奖、法国独立电影发行协会奖等荣誉的朝鲜族导演张律的新作。“首次直面韩国”则是很多韩国媒体宣传《里里》时用到的字眼。张律的爷爷是移居中国的韩国人,他本人不仅是电影人,也曾因为出版了小说《在中同胞》而受到韩国普遍的关注。因为有着“在中同胞”的履历,他的电影有着看待韩国不同于其他影人的视角:“爆炸案成了韩国的软肋,很多人条件反射式地不自觉回避——选择遗忘”,“爆炸发生以后,这里的人们应该如何生存下去”成了他自始至终抱着的疑问,镜头也随着这一直探寻下去。电影不仅把焦点放在了里里的爆炸事件上,“在一个地方生存应该要付出些什么”张律带着这个有点沉重的哲学性话题探索韩国的生活问题。电影的拍摄时间较其他影片长。一边拍摄《里里》,“一边学习着韩国社会的生存法则,拍摄容易令观众理解和接受的韩国电影的方法”的张律透露拍摄其间自己甚至比演员的心情更加紧张:“虽然有剧本,但仍做好了在拍摄途中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情的心理准备。”
  “里里”作为片中无形的主人公,是在韩国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中能见到的地名,是日帝占领时期全国重要的交通枢纽。影片讲述在爆炸中失去双亲的珍书,和自己唯一的“保护人”哥哥没有逃出小城,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的故事。虽然里里被改名为“益山”保留下来了,但翌年的开发却使得这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2007年初,张律的剧本创作经历了一个波折的过程。他亲自到益山去采访当地的居民,可惜爆炸发生前的建筑早已不在,“像命运一样,我站在山岗上眺望一条条火车线路,在这里的养老院默默生活了30年的一对兄妹吸引了我的注意”,于是有了本片的剧本原型。
  “里里”一方面也是“泥里、泥的村”的意思,“这个电影不是导演掌控完成的,而是‘空间’造就的”,张律在拍摄的过程中尽量减少人工的雕琢,而把其还原为岁月痕迹留下物体。在绝望和悲叹声中出生的珍书兄妹30年间在如“泥沼”一样沉重而无法自拔的空间里活着的故事,《里里》注定是无法令人发出轻松笑声的影片。

  《重庆》的连生枝
  张律坦言影片拍摄的灵感最初来源自己的真实感触:“我现在在一个叫‘韩国’的地方生活着,世界上的人们各自在不同的城市忙碌着、追求着叫‘理想’的东西,每个人在不同的地方生活都有着迥异的心情和感受吧?我也对自己发出了这样的疑问”。片中的里里在巨大爆炸发生后,死者已已,而活着的人都面临带着疼痛如何在巨变后的环境和心态下生活下去的问题。如果说《重庆》里对里里爆炸案发生前的人们的状态和空间有了蓄意的描写的铺垫的话,《里里》则是把重点放在了爆炸后生还的人和残留的风景的镜头捕捉上。尽管张律表示他无自信把这个遭受过恶梦的小城面貌全都详尽地呈现在观众面前,但他将真实的感受融进电影的画面,对沉没了的都市的气氛和人的心态有一次深刻而独特的见解。
  他还透露原本是想把《重庆》和《里里》的剧情合在一起,拍成一部电影:把里里爆炸事故作为线索,前半部分在中国重庆拍摄,后半部分则回归事故的发生地益山。后来考虑到两国的背景和拍摄方式的差异,最终决定划分成相对独立的两个故事分开拍摄。固守着不能因为想把电影变得精彩好看就把事实原貌改得面目全非的原则的张律力图把真实的一面展现在观众的面前。本片的筹备工作始于2007年的夏天:“没有在韩国长住的体验,开始担心自己不能传达这种真实感。而《重庆》侧重拍摄熟悉的中国,所以不存在没有信心的问题。”所以其选择先拍《重庆》:“但想拍《里里》的心情一直没有放下,最后和制片方谈成了合作。”电影如同生命体一样,有着属于其本身的命运——抱着这样想法的张律最终如愿以偿,《里里》顺利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