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0 张图片 
12 位演职员 
1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Primadam

总剧情

  凡的家庭主妇万田佳奈44岁和在制药公司业务的高太郎(古田新太),有2个女儿舞(夏帆)和结(志保)的一家4人平凡的生活。白天佳奈在快餐店铺打工,目的是买芭蕾舞票欣赏高级芭舞。

  佳奈年幼的时候,曾做梦成为芭蕾舞首席演员,但是,因家里的经济的情况而放弃了芭蕾舞。隔了好久再次接触芭蕾的佳奈非常兴奋。此场公演的主办者是仓桥芭蕾舞

展开

  凡的家庭主妇万田佳奈44岁和在制药公司业务的高太郎(古田新太),有2个女儿舞(夏帆)和结(志保)的一家4人平凡的生活。白天佳奈在快餐店铺打工,目的是买芭蕾舞票欣赏高级芭舞。

  佳奈年幼的时候,曾做梦成为芭蕾舞首席演员,但是,因家里的经济的情况而放弃了芭蕾舞。隔了好久再次接触芭蕾的佳奈非常兴奋。此场公演的主办者是仓桥芭蕾舞团理事长仓桥岚子(中森明菜)。 佳奈与打招呼,岚子好象已经不记得她了。

  佳奈打工的店旁边开了家芭蕾舞教室,是从巴黎回来的土井匠所开,迷恋芭蕾的佳奈瞒着丈夫去教室学习,以打扫卫生冲抵学费。同学中有各种不同背景的人物,一位年轻漂亮的有钱少妇青叶笑子,离婚有一女儿的保险经纪吉村夏芽,50多岁的独居女人,两位年轻的家庭主妇,出于不同的目的一起学习芭蕾。

  遥是岚子的儿子,是位天才芭蕾舞少年,岚子希望遥可以去考入世界最好的巴黎芭蕾学校,督促遥练习,而遥却很喜欢土井匠老师的上课方式,常跑去芭蕾教室学习。岚子跑来看遥练习,遇到了佳奈,想起当初两人曾一起跳舞想进入巴黎的学校。岚子不认同这种教室可以让遥考进巴黎的学校,极力反对。佳乃从旁劝解,却被岚子指出你这么大年龄为什么还要学习跳芭蕾,是不可能有什么成绩的。佳奈解释全是因为对芭蕾的喜爱。

   遥被迫回去练习,却用土井老师的方法,岚子不得不同意遥去土井教室练习。遥和佳奈夫妇很亲,常去他们家玩,高太郎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岚子的心脏衰节,因些不得不放弃跳舞,医生一再要求她马上做手术,岚子想看到儿子考上芭蕾学校后再去做这种风险极大的手术,瞒着所有人独自挣扎着,对佳奈说,如果自己无法在遥身边,希望佳奈把他当儿子。

  芭蕾教室的演员们在一段时间的接触中互相关系渐渐变得融洽,合计着举办发表会。此时,岚子决定为了以后能和儿子一起跳舞,去做手术,就在手术准备阶段,却在报上得知,自己的已经不是仓桥芭蕾舞的团长了,由她的秘书龟山秀介接任。岚子从医院跑出来质问龟山,龟山回答他这个团不是她的,是他帮他建立的,是因为爱她,既然得不到回报,他就取回他应得的。岚子失去了一切,来到佳奈家,与遥暂时住在了佳奈家里。

  芭蕾教室的学员们积极准备着发表会,土井老师从巴黎回来告诉遥,有位著名老师会来看他的舞蹈,决定遥是否能上巴黎芭蕾学校。就在遥准备考试前天,得知母亲的病情,情绪不佳的他无心练习,亏得佳奈一家的帮助开导,在第二天的考试中发挥出色赢得了去巴黎的机会。

  在发表会前一日,岚子病情危急,立即手术,佳奈一直留在她身边而无法参加表演,全体人员却一直等佳奈到来。岚子苏醒了,病情稳定,佳奈奔向发表会现场……

分集剧情

第1集

  年44岁的职业家庭主妇万田佳奈,晚上是某家面包店的营业员,这天丈夫招待她去观赏了古典芭蕾,没想到却让佳奈心中久远的记忆复苏。  被过滤广告 被过滤广告   原来佳奈从小就很爱芭蕾,且一直希望能成为一个芭蕾舞蹈家,可惜家境不好的她不得不放弃这个梦想,如今能再次接触芭蕾让她感到非常兴奋。随后更得知原来此次公演的主办人,就是仓桥芭蕾团理事长仓桥岚子。  佳奈和比她小四岁的岚子从小就在同一间训练班学习芭蕾,之后佳奈不得不退出,但岚子一直在坚持,更成为了俄罗斯芭蕾舞蹈团的台柱。佳奈一直很惦记着这个朋友,于是主动上前去打招呼,可惜岚子已经忘记佳奈了,只是淡淡地跟她握手点头为礼就转身离开,这让佳奈大受打击。  几天后她得知打工地方对面大楼的二楼新开了一间芭蕾教室,于是站在阳台观望,发现似乎已经招了不少学生的样子。而附近也有一名叫仓桥遥生的少年在仰望那间芭蕾教室,随后两人都被教室的工作人员拉去参观。  这间芭蕾教室是巴黎歌剧院的著名舞者土井匠开办的,看着少年遥生和土井一起轻快地跳舞,佳奈仿佛回到了学习芭蕾的岁月,不由自主也动了起来,可惜跳跃动作的时候却着地失败伤了脚。  土井立刻把佳奈送往医院,并通过面包店的老板联络了佳奈的丈夫高太郎。回家之后高太郎忍不住大骂了佳奈一顿,更指责她一个大婶跑去跳芭蕾简直是痴心妄想,伤心的佳奈却找不到话来反驳丈夫。  又过了几天,土井和遥生一起来找佳奈,并邀她来跳芭蕾。佳奈认为只因为年龄就判自己死刑的做法很傻,于是表示希望来跳芭蕾,问题就是由于家里人反对,自己根本没有这么多钱。没想到土井并不在意,表示只要佳奈肯到教室来打工负责打扫等杂活,就能让她参加,兴奋的佳奈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这天遥生告诉土井,由于周围对芭蕾持有偏见,认为这是女人的玩意儿的同学,并经常嘲笑遥生,让他失去了对芭蕾的热情。听到这番话的土井并没有用语言来安慰遥生,而是转了著名的脚踝32圈,呈现出了专属于男性的美丽舞蹈,这让在场所有人包括刚来的吉村夏芽都大吃一惊,并在一片安静之后响起了响亮的掌声和欢呼声。  

第2集

  奈开始在芭蕾教室学习芭蕾了,但她不得不瞒着极力反对的家人,以及自己打工面包店的老板,更必须每天都挤出少得可怜的时间来学,不能让任何身边的人察觉。  另一方面,虽然夏芽本来也想跑去学,但由于自己都35岁“高龄”了,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告诉宝贝女儿冬美,“妈妈开始学芭蕾了”,结果硬是变成了去学瑜伽。  第二天一大早,尽管全身酸痛但却神清气爽的佳奈,突然撞见遥生正在练习芭蕾,没想到对方一看到她立刻停了下来,这让佳奈感到不知所措。土井却告诉佳奈,遥生肯定还是会回来继续练习芭蕾的。  然而最近课程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麻烦,由于她白天要打工,负责傍晚授课的山本决定延长指导时间来教她。然而佳奈是一个家庭主妇,每天下班之后就必须立刻回家做饭,因此请求山本仍然像之前那样在上班时间教自己,山本却无论如何不肯同意。  某天丈夫高太郎告诉佳奈,要邀请公司的部下们到家里来吃晚饭,并要求佳奈做好充分的准备。尽管佳奈抗议表示自己要打工没办法,搞太郎却只是当作耳旁风。这直接导致佳奈没办法去上芭蕾训练课程了,只能每天深夜在厨房里偷偷练习。  到了高太郎招呼部下们来家吃饭的日子,由于山本扭伤了腰,于是佳奈又可以像以前那样傍晚参加练习了。令佳奈喜出望外的是,本来声称自己讨厌芭蕾的遥生居然也出现在教室里。  训练课结束后,佳奈告诉遥生,其实他的母亲岚子很担心儿子的将来。  和遥生快乐地长谈之后,佳奈突然想起来高太郎招呼部下来家里吃饭的事情,于是飞快赶回家做准备。  

第3集

  于得知妻子瞒着自己跑去上芭蕾课的高太郎,发出了咆哮的怒吼,坚决不允许佳奈再去跳舞。经过身边一群朋友的鼓励,佳奈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让丈夫了解自己的心意。于是当天晚上向高太郎保证,今后还是会每天努力做家务,而且芭蕾课的费用本身就用扫除代替不用家里操心,终于获得高太郎的同意。  某天夏芽在街上喝咖啡的时候,被一个名叫竹之内的英俊男子邀约一起去吃饭。最近夏芽跳芭蕾的姿势越来越优美而标准了,对自己越来越有自信,于是根本没有考虑就答应了,看到这样的夏芽,佳奈也为她感到高兴。  此时遥生正在教室里训练,却被岚子看穿他其实根本心不在焉。但土井教遥生跳“走廊扫除芭蕾”的时候,姚生却满脸兴奋,眼见于此,岚子暗示遥生可以凭他的兴趣,去跟土井学芭蕾。  得到母亲的许可,遥生终于如愿以偿地开始在土井的训练班学习。看到遥生这么开心地在那儿跳,佳奈也当作自己的事情一样为他高兴。而为了看遥生专心练习的样子,岚子跑到面包店的二楼去偷偷眺望芭蕾教室,当时正在里面工作的佳奈看到岚子的样子,感动于她守护儿子成长的母亲温柔姿态。  这天傍晚发生了一件让佳奈很吃惊的事情,几天前邀请夏芽约会的男子竹之内,明明和夏芽有约会,却跑来借喝咖啡为名想约佳奈。竹之内为了约到佳奈,一直对她花言巧语,为了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搞什么鬼,同时担心夏芽被骗,佳奈跟着对方来到了茶餐厅,两人刚坐定,竹之内就拿出一份保险单,原来他是一个保险从业人员,他千方百计蛊惑人心并不是对谁有兴趣,不过是想哄人做他的客户。得知夏芽已经在他的诱哄下买了一份平安保险之后,佳奈愤然离座而去。  出了茶餐厅想起夏芽此时肯定还在约会场所苦苦等候竹之内,佳奈急得连应该立刻回家做家务的事情都忘了,匆匆忙忙地向那个地方赶去。  

第4集

  从笑子和其丈夫外遇的对象大河内美树,在众人面前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之后,这次佳奈和她老公高太郎,似乎也出现了感情危机。笑子告诉佳奈,亲眼看到高太郎在一家咖啡厅和一个女人亲昵对谈,那个女人更在他面前哭哭啼啼。不仅如此,近来高太郎莫名其妙的话也不少。  于是佳奈被笑子拉着跑到她打工的医院去侦查,居然看到在医院的一个角落,一个女人把脸埋在高太郎的胸口上哭泣。为了确认自己眼见的情景,佳奈故意打电话给高太郎,没想到他居然撒谎自己正在工作,佳奈因此相信丈夫确实有了外遇。  由于丈夫都见异思迁引起的同病相怜心态,佳奈和笑子一下子成了关系很好的朋友,当天晚上更带着笑子一起去土井的芭蕾教室上课。  但随后事情却有了意外的发展,第二天早晨,那个和高太郎在一起的女人佐藤幸子来访,一切终于真相大白。原来幸子是高太郎某大客户医院外科部长的情人,而那个外科部长想跟幸子分手,于是找高太郎来帮忙做中间人,由于立场的尴尬高太郎一直无法对幸子说出任何强硬的话,只能慢慢地对她进行劝解。这天早上幸子找上门来,是因为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打算和对方分手,来此对高太郎表示感谢。  得知自己竟然误会了丈夫的佳奈,对高太郎的温柔体贴有了新的认识,为此感到万分高兴。  但是,尽管佳奈这边相安无事了,笑子那边的情况却越来越糟糕,她居然和丈夫外遇的对象阿玲打了起来。  这天已经开朗很多的遥生来到万田家作客,结果受到所有人的热烈欢迎,佳奈赶紧打电话通知岚子,但作为遥生母亲的她和儿子的关系却并没有这么亲密,因此感到一丝寂寞。  接受岚子的委托到来的夫山秀介,发现土井居然完全了解遥生的想法,有了很大的危机感。  某天佳奈得知笑子到国外出差的丈夫,晚上就要回国。问题是那个情妇阿玲居然好意思道成田机场去接机,于是佳奈决定帮助笑子夺回丈夫。

第5集

  了讨好院长,高太郎拜托岚子去医院慰问,得到了对方的欣然允诺。  但佳奈听说了阿匠被仓桥芭蕾团开除的谣传,再加上芭蕾教室不断有学生离开,决定去向岚子抗议。  然而岚子似乎对芭蕾教室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清楚,跟佳奈的对话根本牛头不对马嘴。结果佳奈和岚子就这么在办公室吵了起来,佳奈更指责岚子作为一个母亲,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儿子遥生的心情,两人因此大吵了一架,闹得不欢而散。结果高太郎拜托的慰问那件事情,也因此泡了汤。  另一方面,机缘巧合之下遥生偷听到了岚子和富山的对话,遥生深信母亲要搞垮土井芭蕾教师,因此上课并不太尽心。看见这样的遥生,高太郎如平常那样带他去澡堂洗澡。见此情景,富山为两人的关系感到相当不快,更指责高太郎分明是在利用遥生。结果高太郎不知为何又不去慰问岚子了。  不久之后,为自己要不要去探望岚子一事感到为难的高太郎,跑去拜访阿匠,更希望学生们也能去,然后在岚子面前露两手,学生们都大感兴趣,阿匠却冷淡地指出他们的技术都还没有成熟而断然拒绝。  只不过学生们却对此事充满了兴趣,更为了探病一事各自在努力开始准备课程。佳奈也偷偷在家进行特训,学生们每天都在各种场所利用空档努力练习。  终于到了母亲节和大家约定的探病日,佳奈、笑子、遥生等学生,以及高太郎、小舞、阿结和冬美等人,都聚集在了病房里。  岚子满脸笑容地迎接了他们,只不顾他没想到的是,佳奈是在传达遥生对仓桥芭蕾舞团的想法的。  

第6集

  生们都不断练习然后去医院探岚子的病,可惜就如阿匠之前预言指出“还太早”那样。离开医院回芭蕾教室的途中,夏芽不小心踩了山本的脚。  几天后,觉得自己有责任的夏芽退出了芭蕾教室的课程。为此感到忧心的山本把此事告诉了佳奈,并表示自己也已经离开芭蕾教室了,还取得了有薪休假。  教室里没有了山本,加奈也受到了了不小的影响,尽管每天照旧到汉堡包店打工,却不去芭蕾教室上课了。连阿丽也因为和丈夫吵架,表示不会来上课了。  就这样芭蕾教室的人越来越少,所有人都提不起干劲儿来了。忧心匆匆的民江忍不住站出来表示,教室里的人是自己唯一的朋友,所以不希望任何人离开,这番话让加奈感到心情激荡。  佳奈还发现岚子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为此也感到有些忧心。佳奈忍不住抽空跑去见岚子,追问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但岚子却不肯领情,始终闭口不愿谈论。  见到这番情景,富山感到很心痛,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

第7集

  蕾教室的学生们终于迎来了一个很大的机会,不久后将举办一次芭蕾教室的发表会,所有人都为了能在发表会上表现得更好而努力练习。就连下课之后,学生们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立刻就离开,而是聚在一起看职业舞者们的录影带吸取经验,并进行热烈的讨论。  就连小舞也开始到教室上课,学生们都专心一致为了发表会在准备。  和兴高采烈的学生们不同,山本则在冷静地计算发表会所需要的费用,他发现包括学员们届时穿的衣服等等各种物品,平均每个人就需要花费接近6万日元的费用。当然这个数字大部分学员还是接受的,但阿丽和家里有三个人参加的佳奈却为之头疼不已。  对岚子来说希望之光,就是遥生终于主动向要参加芭蕾舞蹈培训。岚子一直有个愿望,那就是儿子能考上俄罗斯芭蕾舞团,然后和自己一起共舞,因此主动向主治医生新藤提出了住院的要求。她对遥生撒谎自己是要去纽约出差2个星期,只把真相告诉了富山。  不久高太郎巧遇阿丽,始得知一家三个人居然就要18万日元的发表会费用。回到家高太郎下令全家都不准参加发表会,结果只有本来就不是很真心参加的小舞和小杰打消了念头,佳奈仍然决定参加。可惜佳奈孤掌难鸣,最终万田一家都不参加发表会。  果然除了佳奈之外阿丽也决定不参加发表会,于是阿匠劝她们可以自己去借会场,这样每个学员需要花费的金额甚至不到1万日元。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为之大喜。  最终阿匠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选出了表演曲目,并在学生面前舞了起来,优雅的舞姿配合着动听的乐曲,让所有人为之失神。  

第8集

  岚子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秘书富山卷走了她所有的钱。知悉此事的佳奈,得知岚子和遥生连储蓄都几乎没有了,于是决定帮他们一把。而岚子此时则在努力躲避媒体的追击。  最近阿匠到国外出差去了,不过他却把学生们在发表会上要用的录音带留在了教室里,引起了骚动。只不过最让学员们在意的是岚子的告别剧目。佳奈则完全不管大家议论纷纷的消息,只是每天努力练舞。可惜山本还是发觉到岚子就藏在万田家。  山本等人希望能找人来代替阿匠授课,岚子却表示不能随便把匠老师的教室交给别人。  在学生们全力以赴努力练舞的时候,含着金汤匙出生一向养尊处优的岚子,则正开始努力社会实践。  现在岚子和遥生住到了万田家,给佳奈和高太郎增加了颇重的经济负担,不过他们和遥生之间的心理距离越来越近了,两母子的表情也越见开朗。  这一天,遥生因明白自己和母亲现在所处的窘况,提出要从芭蕾教室退学。但明白到要坚持自己的梦想是如何不易的佳奈,无论如何不希望他放弃,为此每天努力奔走不懈。  

第9集

  子在佳奈面前晕倒了,佳奈赶紧把她送往医院,闻讯赶来的高太郎告诉岚子,负责为岚子诊治的医生,是著名的心脏外科医生,佳奈这才意识到岚子可能得了什么病,并为此忧心不已。但为了不让住在家里的遥生也感到不安,两夫妻努力装成没什么事情的表情。  另一方面,阿匠终于从国外工作回来了,并当众宣布了即将参加发表会的学员名单,学生们都为自己能雀屏中选兴奋不已。只不过夏芽和笑子却也发现到佳奈不太对劲。  跑到医院去探望岚子的佳奈,和她一起得知了检查结果,新藤告诉她们,岚子的心脏就如同一颗定时炸弹,不动手术必死无疑,但手术的成功率也只有一半一半。  岚子决定独自与病魔对抗,就像交待生后事那样向佳奈交待了许多事情,更把儿子拜托给她照顾。  阿匠向巴黎某著名舞蹈老师苏菲·鲁克兰推荐了遥生,令她发现到了遥生优秀的舞蹈才能,并表示希望遥生参加她的测试。原来苏菲是在为俄罗斯舞蹈团输送人才,一旦遥生成功,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一条光明的康庄大道。  但遥生却为即将单独一个人去巴黎感到惶惑不已,幸亏得到了岚子电话的鼓励,并和母亲约定一定会成功通过测试。为此,遥生开始接受阿匠的魔鬼训练。  

第10集

  生为即将展开的巴黎之行兴奋得不能自已,阿匠告诉佳奈,遥生会在发表会的半年后起行。负责领舞的笑子,从阿匠那里得到了所有学员梦寐以求的高舞鞋许可,佳奈等人为此更加专心地投入练习中去了。  此时高太郎得到了调职令,命令他7月1日到熊本营业所上班。尽管这是作为所长的关荣,然而高太郎想起半年后的发表会就感到心情很沉重。左思右想之后,高太郎不希望破坏佳奈从小的梦想,决定单独赴任,并对妻子隐瞒了此时。  但佳奈还是从夏芽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更猛烈抗议丈夫居然选择不告诉自己而擅自决定怎么做。尽管知道这是高太郎的温柔,佳奈仍然和两个女儿开了一次家庭会议,最终万田家决定放弃参加发表会,全家一起搬到熊本去。  教室的所有人都对佳奈的决定感到很吃惊,表示没有了她大家都会很寂寞。而知道佳奈难处的小舞,则代表学生们跑去要求把发表会提前。但目前阿匠还没有找好场地。  结果在东京奔走的夏芽和山本终于成功预约到了会场,发表会的日期改到了6月21日,这天恰巧正是遥生出发去巴黎的日子。眼看着离发表会只剩下短短的3个星期了,所有学员都更加努力进行特训。  另一方面,正在医院等待手术排期的岚子,把自己的职业芭蕾舞鞋交给了佳奈,希望她在发表会上能穿着演出,令佳奈万分感动。  随着发表会的日渐临近,岚子每天都会受到一束匿名人士送的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