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2 张图片 
74 位演职员 
26 条剧评 
3 条新闻 
更多  
Bleak House

总剧情

  荒凉山庄(Bleak House)或译为《萧斋》,原小说发表于1852年至1853年之间,是狄更斯最长的作品之一,它以错综复杂的情节揭露英国法律制度和司法机构的黑暗。小说描写了一件争夺遗产的诉讼案,由于司法人员从中营私、徇讦,竟使得案情拖延二十年。

  在一个偶然机会里,男爵夫人的私生女艾瑟·萨莫森被一群律师得知,于是追根究底

展开

  荒凉山庄(Bleak House)或译为《萧斋》,原小说发表于1852年至1853年之间,是狄更斯最长的作品之一,它以错综复杂的情节揭露英国法律制度和司法机构的黑暗。小说描写了一件争夺遗产的诉讼案,由于司法人员从中营私、徇讦,竟使得案情拖延二十年。

  在一个偶然机会里,男爵夫人的私生女艾瑟·萨莫森被一群律师得知,于是追根究底的律师藉此威胁男爵夫人,甚至整死一名流浪少年,男爵夫人被迫离家出走,死于一场暴风雪。在二十年的时间里,申诉者居住在荒凉山庄,主人约翰·詹狄士成为一对表兄妹的监护人,等待法官做最后的判决,最后整笔遗产正好全数支付有关的法律诉讼费用……

分集剧情

第 1 集 (第一季) Episode #1.1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瑟·萨莫森成了孤儿,由于涉及一桩遗产分割案件,被带到大法官那里。那里还有同样牵涉到这桩案子理查德和艾达。三人在伦敦的最后一个晚上住在杰里比家度过。

  来到荒凉山庄,三人受到了主人詹狄士热情欢迎,并被介绍给詹狄士好友哈罗德和帕蒂格。男爵夫人的一名律师助手向艾瑟求婚,但是被拒绝了。戴洛克男爵的私人律师塔金霍恩听到关于男爵夫人过往生活的一些传闻,决定把它发掘出来……

第 2 集 (第一季) Episode #1.2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达和理查德一见钟情,詹狄士中肯地建议理查德最好先立业再成家,理查德选择了学医。詹狄士帮助安排的见面晚宴上,艾瑟遇到了亚伦医生,两人互相被对方吸引了。戴洛克男爵夫人把法国女仆霍特丝打发走,雇佣了年轻的乡村姑娘萝莎。

  塔金霍恩通知男爵夫人奈默的死讯,戴洛克男爵夫人反应冷淡。但是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流泪了。克鲁克从奈默手提箱里翻出了一叠信件,虽然他不识字,但凭直觉觉得应该是情书……

第 3 集 (第一季) Episode #1.3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达向艾瑟承认自己正和理查德恋爱,希望马上就订婚。但是詹狄士不同意,认为两人进展太快了。两人勉强同意再等一段时间。理查德学医学得很辛苦打算退学转学法律。

  凯迪告诉艾瑟她和普林斯·特维德普陷入了热恋。特维德普的父亲把儿子当成奴隶一般驱使。艾瑟也恋爱了,但是亚伦打算成为随船医生并且要出航很久。哈罗德·斯基坡尔向众人宣布镇长奈克特先生刚刚去世。詹狄士和艾瑟听说镇长先生有遗孤,便去探望。看到镇长女儿莎莉正为人家清洗衣服以赚取生活费,詹狄士当即决定要帮助镇长一家。

  戴洛克男爵夫人命令塔金霍恩停止对奈默的调查……

第 4 集 (第一季) Episode #1.4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狄士带艾瑟和艾达去拜会自己的朋友鲍索恩,艾瑟邂逅了戴洛克男爵夫人,两人感觉很有亲近感。詹狄士偶尔听到艾瑟和艾达谈话,知道艾瑟爱上亚伦医生,心中忍不住泛起酸意,因为自己已经爱上了艾瑟。

  此时在伦敦的理查德开始在律师事务所工作,对自己案子表现出了非一般兴趣。一次偶然机会,塔金霍恩知道了男爵夫人雇佣乔调查奈默的事情。

第 5 集 (第一季) Episode #1.5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查德宣布要放弃法律去参军,詹狄士严肃地告诫他,这将最后一次选择机会。因为种种迹象表明遗产案的解决遥遥无期,理查德可能从中得不到多少收益,理查德非常生气。詹狄士雇了莎莉做艾瑟贴身女佣却没有事先告知,令艾瑟大为不快。

  凯迪和普林斯对老特维德普宣布了们订婚消息,特维德普暴跳如雷。两人保证即使婚后也将勤奋工作,老特维德普才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克莱默终于查出来奈默真实身份原来豪登上尉,知道了豪登在军队时期有一个好友乔治并且也欠斯莫维德很多钱……

第 6 集 (第一季) Episode #1.6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治和塔金霍恩见了面,想诱骗乔治拿出信件。戴洛克夫妇接待了一位访客朗斯维尔先生,他的儿子爱上了戴洛克男爵夫人的女仆萝莎,朗斯维尔想带走萝莎给她良好教育。戴洛克男爵夫人犹豫不决,因为已经开始把萝莎当成女儿看待。此时荒凉山庄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亚伦医生的母亲。亚伦医生的母亲明确告诉众人,自己不接受艾瑟作为自己的儿媳妇。

  艾瑟和莎莉把病得很重的乔带回荒凉山庄看护,但半夜的时候乔神秘失踪了……

第 7 集 (第一季) Episode #1.7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凉山庄的众人到处寻找乔,但没有找到。塔金霍恩警告过乔不准把和戴洛克男爵夫人等人的来往对别人提起,这引起了乔好奇心。第二天早上艾瑟生了天花,不过在众人精心照料下,终于从高热中清醒过来并开始恢复。为了寻找戴洛克男爵夫人交代的那些信件伽芘来到克鲁克家,却发现了克鲁克尸体……

  斯莫维德听说克鲁克死了立刻声称克鲁克一切遗产都应由自己接管,塔金霍恩和斯莫维德商议要以让乔治还债为借口逼乔交出奈默生前信件。

第 8 集 (第一季) Episode #1.8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瑟对詹狄士说已经放弃了和亚伦医生无望的爱情,认为自己长相丑陋不会有体面绅士爱上自己。詹狄士犹豫着但是没有说出自己的爱慕。艾瑟和艾达以及詹狄士又去拜访了鲍索恩,在路上遇到了戴洛克男爵夫人。夫人要求和艾瑟单独谈谈,她告诉艾瑟自己就是她的生母,之前一直以为艾瑟出生后就死了,最近才知道她还活着。艾瑟还震惊不已,夫人直截了当地要求艾瑟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

第 9 集 (第一季) Episode #1.9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瑟的失魂落魄被众人看了出来,但为了遵守对戴洛克男爵夫人的承诺不肯告诉大家。艾瑟和艾达到小镇俱乐部散心,在那里意外地遇到了理查德。斯莫维德努力翻查克鲁克遗物,终于找到了豪登上尉留下来的那一叠情书,塔金霍恩抢先一步出高价收购了这些信件。

  塔金霍恩已经把证据收集全了,他立刻去拜访戴洛克一家并出示了关于男爵夫人不光彩历史的证据。雷赛斯特爵士惊呆了,男爵夫人表示将离开切尼郡,避免这桩不光彩事件曝光……

第 10 集 (第一季) Episode #1.10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金霍恩自认为从此之后男爵夫人会言听计从,但男爵夫人抢先一步把萝莎送走的举动激怒了他。艾瑟和艾达去了伦敦去找理查德,发现他负债累累。詹狄士告诉女孩们,雷赛斯特先生邀请她们到家中做客,艾瑟告诉詹狄士,戴洛克男爵夫人其实是自己的生母,自己不便去。詹狄士一边安慰艾瑟一边向她和盘托出自己许久以来对她的感情……

  塔金霍恩没有遵守诺言,仍然威逼乔治还债,使陷入了濒临破产窘境的乔治非常恼火。

第 11 集 (第一季) Episode #1.11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尔来到荒凉山庄请求詹狄士可否帮理查德代为偿还债务。艾达打算用自己继承遗产帮理查德还债,理查德很感动但是已经晚了,理查德被赶出军队。詹妮在伦敦街头发现了重病的乔,尽管亚伦医生多方努力但乔仍然死了,临死前说很害怕被塔金霍恩找到。乔治怒骂塔金霍恩,摔门而去。菲尔注意到自己的手枪不见了……

  塔金霍恩发现戴洛克夫人未跟商量就擅自解雇了萝莎大为光火,宣布要和戴洛克男爵夫人撕毁协议。

第 12 集 (第一季) Episode #1.12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莱默发现了的塔金霍恩尸体,巴克特开始调查这起案件。案发时乔治就在附近而且之前还威胁过塔金霍恩要干掉他,对待这些戴洛克男爵夫人保持了沉默,乔治成了最大的嫌疑犯。

  凯迪刚刚生了一个宝宝,母子身体状况都不太好。艾瑟和艾达解雇了凯迪公公老特维德普请来的庸医,请来亚伦医生帮忙诊断。亚伦和艾瑟之间余情未了,但是自卑让艾瑟坚决地把自己心房紧紧封锁起来。艾达21岁生日宴会上,理查德来荒凉山庄拜访,毫不掩饰自己对詹狄士的敌意。艾瑟向艾达坦承自己已经和詹狄士订了婚,艾达大吃一惊。巴克特逮捕了乔治,但随后发现的一封匿名信却暗示嫌疑犯是戴洛克男爵夫人。

第 13 集 (第一季) Episode #1.13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狄士把朗斯维尔夫人带到乔治的囚室,朗斯维尔夫人恳求乔治雇佣律师来开脱罪名。巴克特继续调查男爵夫人那天的行踪,但周围的人似乎都弄不清楚。朗斯维尔夫人拜访了戴洛克男爵夫人,恳求老东家救救乔治。男爵夫人收到一封信,里面只有一句话“戴洛克男爵夫人是凶手”。亚伦医生和理查德成了好朋友,他向理查德倾诉了自己打算不久就正式向艾瑟求婚。

  巴克特调查陷入了迷雾,不利于男爵夫人的证据越来越多。巴克特设下了一个陷阱成功地抓住了凶手——原来竟被男爵夫人解雇的女仆……

第 14 集 (第一季) Episode #1.14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瑟把理查德和艾达已经结婚消息告诉了詹狄士。亚伦医生来找艾瑟,告诉她理查德的身体越来越差。戴洛克男爵夫人烦恼远没有结束,高利贷者斯莫维德找到了男爵夫人当年和豪登上尉来往的情书,并且打算把这些信卖给雷赛斯特爵士。深夜,戴洛克男爵夫人离家出走,到处寻找她的艾瑟和巴克特发现她死在了豪登上尉的墓前……

第 15 集 (第一季) Episode #1.15 查看本集详细资料

洛克男爵夫人已经死了几个月,理查德健康状况开始急剧恶化。艾达怀孕了,但非常担心理查德否能活着看到孩子。詹狄士帮亚伦医生在英国北部找到了一份医师工作,亚伦去北部之前向艾瑟求婚,,艾瑟拒绝了表示自己已经和詹狄士订了婚。这时斯莫维德的遗物中发现了一份极其重要的文件,根据这份文件理查德才是遗产合法继承,但遗产已经在无休无止官司中全部耗尽。

  詹狄士取消了婚礼,决定给艾瑟真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