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0 个视频 
86 张图片 
37 位演职员 
610 条影评 
3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影片原计划在2005年上映,但是制片人皮特·阿尔贝克·詹森(Peter Aalbæk Jensen)却不慎提前泄露了影片的结尾。盛怒的拉斯·冯·提尔一气之下停止了影片的拍摄,腾出时间来重新编写了剧本。
·影片只有两个演员:威廉·达福和夏洛特·甘斯布。而且他们在影片里名字只是“他”和“她”。
·影片是2009年戛纳电影节的参赛片。
·影片在德国克隆边上的一片小树林理取景。
·全片的投资只有1100万美元。其中,丹麦电影学院投资了150万。其他的资金几乎来自全世界的各个独立电影公司。这些公司遍及德国、立陶宛、巴西、俄罗斯、爱沙尼亚、波兰、意大利、印度、伊朗、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希腊。拉斯·冯·提尔自己的电影公司也投资了一部分资金。
·影片中使用的那些动物——鹿、狐狸和乌鸦,先前在捷克接受了训练。
·如果算上本片,那么拉斯·冯·提尔已经有10部电影在戛纳电影节上放映,并且有8部电影参加了主竞赛单元。
·因为厌恶飞行,拉斯·冯·提尔是乘坐汽车从丹麦来到戛纳的。
·本片是拉斯·冯·提尔患上抑郁症以来的第一部电影作品。
·影片在片尾打上的“向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致敬”。这一字幕在戛纳招致了哄笑和嘘声。
·《反基督者》这个标题来自尼采的同名著作。
·在《反基督者》里,拉斯·冯·提尔使用了蒙克的名画《呐喊》和亨德尔的歌剧《里尔纳多》的选段。
·女演员夏洛特·甘斯布凭借着自己在电影里的出色发挥获得了2009年戛纳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

Quotes

精彩对白

[对白重复]
She: Where are you?
她:你在哪?
--------------------------------------------------------------------------------
He: What do you think is supposed to happen in the woods?
他:你觉得在森林里应该发生什么呢?

Story

幕后制作

“这是部浪漫的电影”
  一如既往的黑暗、一如既往的绝望、一如既往的晦涩,在新作《反基督者》里,拉斯·冯·提尔吧自己所擅长的那些视觉和戏剧元素从头到尾重新玩了个遍。这部被众多媒体和影评人称为“2009年戛纳最黑暗、最恐怖和最血腥”的电影在拉斯·冯·提尔的嘴里竟然变成了一部“浪漫爱情片”。这种巨大的反差到底是怎么造成的呢?拉斯·冯·提尔说:“我没有拍摄过那些好莱坞人热衷的类型片,我也没有力量操控剧组,我只能指挥剧组。因为我非常反对固守成规地拍摄电影,我喜欢在一些被大家认同的电影类型里加入我个人的东西。这些东西可以是情节与故事,或者是舞蹈和音乐。就像我以前拍摄的《破浪而出》《黑暗中的舞者》。我自己觉得《反基督者》是一部浪漫电影,它具有一切浪漫的爱情电影所需要的一切元素。我甚至觉得这部影片的风格和爱伦·坡的世界相似”。
  除了认为自己的电影“浪漫”之外,拉斯·冯·提尔还觉得自己是按照直觉和本能的指引才拍摄了这部影片。他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非要拍这部电影,我只是想这么做。这是一种奇怪的直觉。我很享受拍片的过程。这部电影只是讲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关系,除此之外,我没有想表达的东西了。我不过是在努力把这个主题表达得稍微严肃一点,再稍微有趣一点而已,也许我能拍摄出一部比这个更有趣、更有逻辑、更清晰明了的电影,但是我不想那么做。在这个电影里,我放了一个自己的梦,或许这样会脱离观众甚至是票房。但是在片场我无法停止下来”。影片里充斥着大量“限制级”的令观众尖叫的镜头,这种内容完全来自于拉斯·冯·提尔的抑郁的情绪。他说:“我有整整两年的时间都非常沮丧,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我什么都不想。这部电影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拍摄完成的,灵感来自于我自己的感受、想法和恐惧。不过这不应该成为导演和观众之间的沟通的桥梁,我拍电影是想表达出一种接近真正黑暗的恐惧,而不是让他们来体会我内心的想法。我的电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所以,观众能不能理解它不是大问题”。

宗教和大师
  影片的标题《反基督者》的含义并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那种谴责上帝并憎恶这个世界的人,拉斯·冯·提尔的“反基督者”来自弗里德里希·尼采的一部谴责基督教的同名著作。但是对于上帝和宗教这种敏感话题,一如拉斯·冯·提尔这样的“非正常人类”也还是小心翼翼。他说:“信不信上帝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我尝试着相信他,但是从历史上看,发明宗教的是人类自己,创造神迹的是人类自己,让世界变成今天这个模样的也是人类而不是上帝。尼采的那本《反基督者》我从12岁时就开始阅读了,一直没有读完。不过我觉得我更像是喜剧大师斯德林堡。他患有严重的妄想症,他是一个希望自己能遇到上帝的家伙,但是我的妄想还没有他严重,我不过是把电影当成宗教来对待而已”。
  在公开场合,拉斯·冯·提尔曾不止一次表示自己最钦佩的电影大师是前苏联的著名导演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他甚至还在自己影片的结尾打上了“向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致敬”的字样。他解释说:“当我看了塔可夫斯基的影片《镜子》之后,就非常喜欢他在电影里所表现出的人与人的关系,他的镜头语言、他对声音的处理都非常让我着迷。我会一遍又一遍地观看他的电影。我想,塔可夫斯基就是上帝本人吧”。当被问及哪些大师对他有影响时,拉斯·冯·提尔表示在他的导演生涯里,塔可夫斯基和伯格曼对自己的影响最大。他说:“塔可夫斯基已经表达出了他所想表达的那些东西,写出了他的所思和所想。在很多方面他是一点先行者,开创了很多电影的先河”。不过还是有人质疑他的这部电影是在颠覆塔可夫斯基开创的诗意电影的传统,面对这种疑问,拉斯·冯·提尔说:“我觉得这部影片的某些片段、某些拍摄手法已经接近了塔可夫斯基,所以写上致敬,就没有人会说我在抄袭了”。

没有剧本的拍摄
  除了电影本身,影片的拍摄过程也引人瞩目。此前影片有剧情提前泄露的事故发生,拉斯·冯·提尔一气之下完全重新编写了剧本,为了防止再次提前泄密,这次,拉斯·冯·提尔把整个剧本的长度控制在了60页——而几乎没有对白。他说:“我不是一个暴君、也不是一个喜欢下命令的人,我在片场做的就是接近演员,和他们交流一下,让他们自己去完成电影的拍摄”。
影片的女主角夏洛特·甘斯布说:“我对这个角色可以说是毫无准备的,演起来也的确很有难度。她有裸露的镜头、有内心的挣扎、有肉体的痛苦还有复杂的情绪,这可能是我演过的最难以捉摸的角色了。我做的其实就是听从导演的引导,他从来不要求我做什么,自己去体会人物,然后表演出来”。
谈到和导演的合作,美国演员威廉·达福深有感触,他说:“他是一个伟大的导演,而他的拍摄方式也是我闻所未闻的。没有一个完善的剧本,没有指定的台词。我一走进片场他就喊‘开拍’,这听起来是有点可笑,但是我们就是这样做的。他不会给你什么限制,他不会事先告诉你摄影机会怎么走位,也不会限制你要怎么做怎么做的。一切都任由我自己发挥。我们按照这种独特的方式去拍戏,时间一久,我们就能自然地把握住自己的角色,并且放开手去拍摄那些大尺度的镜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