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49 个视频 
283 张图片 
74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75 条新闻 
更多  

About

《飞屋环游记》你应该知道的10件事

1《飞屋环游记》是第一部用3D数码格式制作的皮克斯动画片。整部电影总共花了约五年的时间来进行制作。
2《飞屋环游记》是皮克斯制作的动画片中,自2003年《海底总动员》之后,第一部非2.40:1高宽比的电影。
3《飞屋环游记》是戛纳电影节历史上第一部动画电影、第一部3D电影作为开幕式影片。
4《飞屋环游记》是皮克斯在在2004年的《超人总动员》之后又一部被定为PG级别的电影。
5本片创作时参考作品:青蛙卡米特布偶秀;宫崎骏的动画如《风之谷》《千与千寻》《幽灵公主》等;迪士尼早期动画如《小飞象》《小飞侠》《绿野仙踪》等。《绿野仙踪》影响最深。
6电影里罗素和卡尔谈论家庭的时候,参考了1970年的电视剧《玛丽·泰勒·摩尔秀》的对白。此剧讲述的是都市女性的故事,也是《欲望都市》、《绝望主妇》等片的启蒙。
7影片开始时,卡尔缓缓醒来,他的床边有几个药瓶,其中一个上面写着“Luxo”,这个其实是皮克斯片头那个跳跳灯的名字。
8影片里出现的仙境瀑布虽然在现实里并不存在,但实际上影片主创是参考了世界上最高的瀑布,即委内瑞拉的安赫尔瀑布来进行创作。
9屋子第一次升空时,地面上的小女孩家中出现了《顽皮跳跳灯》中的小球以及《玩具总动员》中的披萨星球卡车。“A113”也作为法庭代号出现,它是皮克斯的导演在加州艺术学院工作的时候的工作室号码
10如果卡尔的房子有1600平方英尺,平均每平方英尺有60-100磅重量,那么整幢屋子大概重12万英镑。如果每个氦气球可以携带0.009磅的重量,那么需要12658392个气球才能升空。而影片里只有20622个气球

Quotes

台词金句

 

  幸福是每一个微小的生活愿望达成。

             ——卡尔

 生活就是冒险。——查尔斯
 幸福,不是长生不老,不是大鱼大肉,不是权倾朝野。幸福是每一个微小的生活愿望达成。当你想吃的时候有得吃,想被爱的时候有人来爱你。——卡尔
 谢谢你与我一同冒险,现在,去开始一场新的冒险吧——艾丽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想要你安全!

About

拍摄花絮

◆《飞屋环游记》是第一部用3D数码格式制作的皮克斯动画片。


◆《飞屋环游记》是皮克斯制作的动画片中,自2003年《海底总动员》之后,第一部非2.40:1高宽比的电影。


◆在迈克·吉亚奇诺制作音乐的动画片里,《飞屋环游记》是第一部非布拉德·伯德导演的动画片,此前的作品都是两人合作。


◆《飞屋环游记》是戛纳电影节历史上第一部动画电影、第一部3D电影作为开幕式影片。


◆《飞屋环游记》是皮克斯在在2004年的《超人总动员》之后又一部被定为PG级别的电影。


◆整部电影总共花了约五年的时间来进行制作。


◆导演彼特·道格特在创作本片的时候参考了以下作品:青蛙卡米特布偶秀;宫崎骏的动画如《风之谷》《千与千寻》《幽灵公主》等;迪士尼的早期动画如《小飞象》《小飞侠》《绿野仙踪等。事实上《绿野仙踪》对整个创作组影响最深,他们费了很大劲才让本片不那么像《绿野仙踪》。


◆电影里罗素和卡尔谈论家庭的时候,参考了1970年的电视剧《玛丽·泰勒·摩尔秀》的对白。此剧讲述的是都市女性的故事,也是《欲望都市》、《绝望主妇》等片的启蒙。


◆罗素这个角色是皮克斯第一次启用亚裔配音演员,他是日美混血乔丹·长井。


◆影片开始时,卡尔缓缓醒来,他的床边有几个药瓶,其中一个上面写着“Luxo”,这个其实是皮克斯片头那个跳跳灯的名字。


◆影片里出现的仙境瀑布虽然在现实里并不存在,但实际上影片主创是参考了世界上最高的瀑布,即委内瑞拉的安赫尔瀑布来进行创作。


◆当卡尔看着电视,而罗素敲门的时候,他是在看家庭购物频道。


◆法国版《飞屋环游记》里,为卡尔配音的是具有传奇色彩的歌手查尔斯·阿森纳·沃尔。


◆道格的那些“点”的形状很有意思,它的整个尾巴、背部和头部在一条直线上。而他的姿势与迪士尼动画《米老鼠》里的宠物狗布鲁托有相同之处,此外,道格的毛色也是借鉴布鲁托的。


◆按照约翰·拉岑贝格在每一部皮克斯影片中都会给一个角色配音的传统,这一次约翰·拉岑贝格给一个和卡尔吵架的工人配了音。以下是他在皮克斯作品里的部分配音角色:《玩具总动员1-2》中是小猪存钱罐,在即将上映的第三集里也会继续为这个角色配音;《虫虫危机》中是跳蚤团长;《怪物公司》中是大雪人;《海底总动员》中是一群会模仿物体形状的金枪鱼;《超人总动员》中是最后出现的地下矿工;《汽车总动员》中是卡车麦克;《美食总动员》中是一个比较胖的服务员;《机器人总动员》中是约翰。


◆在某些剧院里,放映正片之前还放映了特别制作的短片《暴力云与送子鹳》。


◆卡尔的屋子第一次升空的时候,在地面上一个看屋子升起来的小女孩家中出现了《顽皮跳跳灯》中的小球以及《玩具总动员》中的披萨星球卡车。而“A113”也作为了法庭的代号出现。这个号码其实是皮克斯的导演在加州艺术学院工作的时候的工作室号码。这三个元素几乎在每部皮克斯的影片里都出现过。


◆查尔斯的小狗探险队里,除了道格,其余的狗都是以希腊字母来命名的。


◆卡尔闹钟上的数字是芝加哥字体--这是皮克斯为了纪念苹果公司而设置的,因为苹果电脑使用的第一种字体就是芝加哥字体。


◆影片里出现的飞行员小狗所讲的广播和《星球大战》里出现的一样,但是“红色中队”变成了“灰色中队”,意思是狗是色盲。


◆如果卡尔的房子大约有1600平方英尺(约等于148.64平方米),平均每平方英尺有60-100磅(约等于293-488千克)的重量,那么整幢屋子大概重达12万英镑(约等于54431千克)。如果每个氦气球可以携带0.009磅(4克)的重量,那么整幢屋子需要12658392个气球才能升空。而影片里第一次出现升空场景的时候,只有20622个气球。


◆卡尔的形象糅合了斯宾塞·屈塞、沃尔特·马修两个演员,以及大街上常见的普通老爷爷的形象。


◆电影结尾时出现的Fenton's Ice Creamery,在现实当中是存在的,两个工厂都在加州,也都靠近皮克斯的总部Emeryville。对于这么大的广告,迪士尼和皮克斯却没有要求任何回报。

Goofs

穿帮镜头

◆事实错误:卡尔初次遇见艾丽的时候,阳光很充足,第一个定格镜头里,他被太阳照耀出的阴影在右边;而当镜头拉近之后,影子却跑到了左边。

◆时代错误:当年轻时候的卡尔弄伤手臂的时候,他乘坐的救护车有现代电子警报器,但实际上,20世纪30年代的紧急车辆使用的是机械警报器。

◆连贯性错误:在卡尔的屋子第一次升空的时候,镜头扫遍了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前后的门廊和房子的底下,镜头里并没有出现罗素。但随后罗素却凭空出现在了屋子的前门。

◆连贯性错误:和上面的一样,当卡尔的房子最后再次升空时,镜头也有一个地毯式全景拍摄,照样什么也没发现。而道格也像罗素一样,突然出现在正门外,声称其藏在了门廊下面。而在之前的镜头里,我们完全可以看到门廊下没有任何生物。

◆连贯性错误:在南美洲丛林里两人着陆之后,罗素和卡尔拉着房子朝着仙境瀑布走去,这时候罗素装懒喊累要休息,卡尔不同意他就在地上赖着不走,搞得从脸到脚都是泥土。但当卡尔同意他请求的时候,罗素从地上跳起来,全身没有一点尘土。

◆连贯性错误:影片开始的经典10分钟里,卡尔夫妻新婚装修房子时,两人在门前的邮箱上用油漆各自按了一个手掌印,指尖略微重叠在一起;但当几十年后的场景出现时,这两个手掌印明显分开了,而且艾丽的小手变大,还向右旋转了一些。

◆连贯性错误(可能是主创故意的):新婚时房子前的邮箱在篱笆的第一块木板处;而几十年后,邮箱却移到了第二块木板处。

◆连贯性错误:拆迁方逼近卡尔屋子的情节里,卡尔去邮箱拿信的时候,信在他的右手;而当他空手拿起拆房人员的喇叭时,信却不知不觉的跑到了他的左手。

◆连贯性错误:屋子第一次遇到暴风雨,罗素的包滑向了楼梯的反方向也就是正门的反方向,罗素追包而去,而当镜头切换之后,罗素竟然180度大转弯,冲着正面滑了过去。

Story

幕后制作

  资深动画编导的又一力作

  2008年一部《机器人总动员》让全世界的观众都痴迷于WALL-E与EVA的感情,而创作出这个让万千影迷感动的故事的人就是《飞屋环游记》的导演彼特·道格特,他还曾担任《玩具总动员》《玩具总动员》的编剧和《怪兽电力公司》的导演。对于这部新片,彼特·道格特坦言准备工作做了不少:“在影片筹备初期,我们有一个12人组成的团队,我们先去南美实地,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做了很多的手绘草图。丛林里有很多我们不熟悉的事,比如那些千奇百怪的植物,尽管我们对那种环境很陌生,但我想有一种信念,会让我们在工作室里也感觉到,自己身处在那个环境之中。你会意识到自然界里真实存在的东西原来会如此美妙,最后我们用电脑把这一切转化为三维纹理,这都得益于那些专业的制作软件,我们很努力的在做这件事。”

  相对于彼特·道格特导演的前一部作品《怪兽电力公司》,本片的风格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彼特·道格特说:“我认为掌握到本片的关键之处则是现实和幻想之间的那个平衡点,这部影片大部分时间都发生在南美的丛林中,所以你会看到很多奇特的植物,其中有一个非常特别,它有曲线条的叶子和顶头带刺球的枝干,这东西看起来就像是《怪物电力公司》里的玩意,但它却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关键在于,怎样呈现给观众一个他们从未游览过的地方,同时又不会让观众觉得实在太假了,一定要让观众觉得是现实里也会存在的。从这点来说,对我们的场景设计就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对于本片的故事内容,导演彼特·道格特说:“这是一部探险题材的喜剧,主角由两个人组成,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和一个精力无穷的小孩。他们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成为了朋友,由于性格上的差异,他们会时常斗嘴,他们会一边争吵一边冒险,而他们最有趣的地方是无论在什么状态下都会保持严格的作息时间,例如他们吃晚饭的时间一定是下午三点半。我们希望这个故事会带给观众欢笑,在轻松之余,观众依然可以感受到影片所传递给观众的一些信息,例如勇气,或者是美好的回忆是多么的珍贵。”


  人物造型的创意和来源

  皮克斯的电影向来善于注重在娱乐的背面,带给观众种种思考,经历了《机器人总动员》《飞屋环游记》会带给观众什么思考呢?导演彼特·道格特说:“探究老年人为主的主题,是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我和晚年时期的乔·格兰特(迪士尼高层,美国漫画界先驱,1908-2005)关系很好,从某种层面来说,他折射了卡尔的妻子艾丽的形象,对于生活充满了活力,总是寻找新事物,并且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但他给予《飞屋环游记》最大的影响则是他的怪癖:他的体态,还有他对待自己的方式。所以《飞屋环游记》里的卡尔和艾丽,实际都来源于乔·格兰特一个人。我曾经把《飞屋环游记》的剧本给乔·格兰特看过,后来得到了他的赞同,所以我感到很高兴。”

  在《飞屋环游记》中,主角老卡尔的脸被设计成了一个正方形,导演彼特·道格特对于这一点说:“这是故意安排的,跟他的个性有关,卡尔的性格跟乔伊有一些不一样,他很坚持,而且很古板,我们觉得这个造型很适合他的性格。他在过去的五十年里都吃一样的早餐,过一样的生活,他有一个一成不变的日程计划,直到后来他的生活被迫改变,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这主要来自罗素的加入,在罗素和卡尔之间,我们特意设计的年龄差距,其实代表了一种爷孙之间的连带关系。”


  小罗素的形象塑造

  据技术总监史蒂夫·梅介绍,小罗素的层次设计带来了了一些挑战。 “小罗是非常难设计的,因为他全副武装。他是一个野外生存挑战者,所以他要有围巾,还要有皮带,在他的徽章上面还要有小图腾,然后是他的这个背包,就好像他疯狂购物之后准备回家一样,他几乎把所有的东西都塞进了他后背的背包里”。

  “小罗基本上没有脖子,”角色总监约旦补充说,“我们必须想办法赋予他活力,让他看上去象回事。我们发现,眼睛位置的微妙变化,在他的脸上鼻子和嘴巴的细微变化,可以让他显得衰老或者年轻。当我们弄清楚了如何在简约的同时表现出复杂的细节,找到了这个平衡就达到了一个突破。我们需要体现出他的下巴,同时还要使他加具有蛋状的卡通效果。我们强调了面部和下巴的动作,好像是突然间,他的脸就和他的身体分离开了。”

  对于小罗的声音,摄制组在全国各地面试了450个孩子后,确定七岁的新人乔丹·长井是最合适的人选。制片人乔纳斯·里维拉说,乔丹·长井的哥哥,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演员而且具备丰富的商业演出经验,他来应聘并朗读台词。乔丹·长井只是陪同而来的。“尽管乔丹·长井不是来面试的,但我们喜欢他的声音”。乔纳斯·里维拉说。“他开始谈论他的柔道课,鲍伯和和我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说:‘他就小罗!’”“我们被乔丹·长井吸引的原因之一,”乔纳斯·里维拉说,“当时他只是谈论什么柔道或钢琴课还有别的什么,他婉转的用词和他说话的方式是如此有趣。这和小罗这个角色是如此地相配。”

  “有一些很真实的,关于乔丹·长井的声音还有一些非常真实和有趣的事,”角色总监约旦补充说。“他的身上要体现真正的人类所具有的那种自然的童真。他没有接受过表演训练,所以他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得乱七八糟。当孩子们看到这部电影,他们就会知道这是一个真正的孩子。”  


  飞起来的房子

  “在这部电影里,我们最艰难的任务之一是创造了那个载着卡尔的房子飞往南美洲的气球帐蓬,”这部影片的技术总监史蒂夫·梅说。“这部电影需要有比较仿真的气球模型,这是非常重要的。气球的动作要来源于现实途径,尽管房子能被气球带着飞起来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我们不是物理学家,但我们的技术主管计算过,要想让卡尔的家飞到空中得需要两千到三千万个气球。最后我们为了表现大部分浮动场景用了10297个,当它真正飞起来的时候用了20622个气球才把房子带起来。要根据不同的角度来变换气球的数量,距离,和尺寸的微调,使之觉得有趣、可信而且视觉上很简单。”

  “气球的数量是刚刚开始,”梅补充说。“这些数以千计的气球与所有物理作用力都有关,比如重力和风力。其中一个关键的事情是气球之间还产生力的相向,彼此作用着。一个热气球,同时和其他10,000个气球产生作用力。此外,每个气球还被绳子系在房子上,绳子彼此间相互碰撞,同时还与所有的气球相作用。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仿真问题,所有这些事情碰撞在一起。这可能是最复杂的交互仿真,我们曾经不得不在皮克斯和我们强而有效的团队领导下处理这个问题。别的工作都暂时停下。”

  动画房子被气球帐蓬所抬起的事实更加增加了复杂性,而且房子里还要住进两个人物。“这可能是最令人兴奋的事情,我觉得第一次看到这个大转盘时我就被吸引了,”梅说,“在这里,有两个人物穿着复杂的衣服,这是我们有史以来创作过的最复杂的角色。每个角色都是一开始就非常复杂,他们要把这些绳索系在房子上,然后是悬浮互相触碰的气球。这是一个需要全力协作的系统,这系统一起工作。触动其中一点,就会引起全局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