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8 个视频 
160 张图片 
162 位演职员 
795 条影评 
34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本片是“怪咖铁三角”埃德加·赖特、西蒙·佩吉及尼克·弗罗斯特的“血与冰激淋三部曲”(又称三味可爱多三部曲)最后一部(前两部是《僵尸肖恩》和《热血警探》)。
◆影片的关机日期是2012年12月21日,刚好是玛雅人传说中的“世界末日”。
◆影片中有一段场景致敬了成龙的功夫喜剧《醉拳》。影片的动作指导布拉德
◆艾伦曾经是成龙的“成家班”一员,出演过《醉拳3》、《玻璃樽》等影片。
◆影片在著名的英国赫特福德郡的埃斯特里摄影棚拍摄。曾经《闪灵》、《星球大战》、《夺宝奇兵》、《异形》等经典影片都在这里的摄影棚中取景。
◆影片的想法来自于埃德加21岁时写的一个剧本,名叫《串酒吧 crawl》。很多年后他把这个剧本给西蒙佩吉看了。他声称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在重读21岁时的“拙作”。
◆这个故事提上日程之后,片名很快改为《世界尽头》,因为世界尽头是一个“很常见的酒吧名称”,佩吉解释,“从一开始我们就决定串酒吧行动的最后一站是一个叫做‘世界尽头’的酒吧”。
◆影片首张预告海报挨个列出了主人公所‘串’的酒吧logo,主创形容为‘终极的剧透’,因为每个酒吧的名字都同当段故事有着强烈的联系。这些酒吧的名字分别为第一站、老相识、有名的厨子、双手交叉、好伙伴们、可靠的仆人、双头狗、美人鱼、蜂巢、墙上的洞和世界尽头。
◆不同于电影中的形象,尼克·弗罗斯特透露他与西蒙·佩吉现实中都不好酒。
◆‘我不爱喝,而西蒙根本一滴不沾’。不过他们的确有过串酒吧的经历,那时佩吉生日那天在比利时,“那次玩的不错。我们差点在一家葡式餐馆杀了死一个人。”
◆影片主创的电影口味在片中展露无遗,出现了致敬《怪形》、《复制娇妻》、《天外魔花》、《夺宝奇兵》等片的段落。
◆影片的原声将来自Primal Scream、the Soup Dragons、Suede的经典老歌收入其中,十足九十年代怀旧的气氛。

Story

幕后制作

  来自英国“怪咖铁三角”埃德加·赖特、西蒙·佩吉及尼克·弗罗斯特的新作没有让人失望。《僵尸肖恩》《热血警探》《世界尽头》三部曲将在接下来很多年里出现在你所见到了最伟大的电影三部曲的榜单当中。作为终结篇,《世界尽头》讲述了一群将近40岁的男子完成少年时未尽的心愿,回到当初长大的小镇进行一场“串酒吧豪饮马拉松”的故事。当然如果只有醉鬼和平安无事地第二天早上宿醉醒来显然不是极客怪咖三人组的风格,影片中还有一条外星人入侵的故事主线。尽管影片从头到尾提供的笑料没有停过,但它内在的风格却是伤感和怀旧的。它是对过去一场不乏哀怨的告别。
  “我已经39岁了,马上到40。通过这部电影,我想告别过去的很多东西。这部电影是我对过去的一次总结”埃德加解释说。片中西蒙·佩吉饰演的盖瑞·金,在学生时代是一个不可一世的风云人物,如今却混到人见人欺。“尽管如今的生活和事业让我相当满意,但我却不时地难以解释地感到怀旧”,“我还是会想回到上学的时刻,更努力一点,约会的时候表现的更好一点,把我的第一部电影拍的更好一点。尽管很奇怪,但我会常常这样想。”埃德加在英国西南部萨默塞特郡的县城威尔斯长大,而西蒙·佩吉来自相距不远的格洛斯特郡,到了伦敦之后,他们身上无疑都带着来自小县城的烙印。埃德加20多岁的时候,也曾有过一段无醉不欢的日子,当他最地铁的坑洞里面醒来,并不记得有过任何觉得丢脸或者悔恨的心情。即使后来,埃德加通过《歪小子斯科特》以及编剧的《丁丁》系列在好莱坞立足,西蒙也凭借好莱坞大片《碟中谍4》《星际迷航》扬名立万,他们身上永远挥不去的是作为“县城少年”(country teenagers)的那一部分。他们永远不属于时髦那一类型,但性格讨喜,永远对生活和它提供的怪异事物保持着一份圆睁大眼的惊异表情——这其中包括了科幻小说、电影以及冰淇淋。这让他们的作品散发一股难以抗拒的魅力。

 

 

  导演访谈:
  问:如今“可爱多三部曲”终于完成,你是否感到松了一口气?
  埃德加·赖特:我想是的。我们有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了,大概在宣传《热血警探》的时候就讨论过,更早之前我在21岁就写过一个叫做《串酒吧》的剧本,它讲的是一群青少年串酒吧的故事。但我后来有了灵感,觉得应该把它改成关于成年人的,我跟西蒙一说两个人一拍即合,觉得这是结束三部曲的很好的方式。当然我并不觉得这会是我与西蒙、尼克最后一次合作,但是我们终于把在拍《屋事生非》时就有的设想给最终完成了。

  问:影片的原声都是一些来自九十年代的歌曲。你青少年时期有怎样的音乐爱好?
  埃德加·赖特:1990年我16岁,那时我刚刚发现了《NME》(The New Musical Express,与《滚石》齐名的英国著名音乐杂志)这本杂志。在那之前我听得都是些英国劲曲榜前四十(UK Top 40 )的歌曲,但是我开始买NME之后发现了很多独立的音乐。当时还有一个叫做《The Chart Show》的电视节目,每周六早上都会推出最新的“独立歌曲榜”。特别是当你住在一个小县城,周围根本就没有独立唱片行这种东西,偶尔听到小妖精(The Pixies)或者石玫瑰(The Stone Roses)是一件特别吸引人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在英国劲曲榜前四十上我听到主持人说,“排在第37名的新歌来自Primal Scream,《Loaded'》”,我听了心里大叫“这是什么东东?简直太棒了!”《世界尽头》里面的很多歌都是曾经我和西蒙在那个时期的心头好。有些成为了经典:Loaded、Soup Dragons《I'm Free》、Happy Mondays《Step On》等等,有些被人遗忘了,但值得被再次发现,譬Silver Bullet和Definition Of Sound的歌。我们选取的风格也很多样,还用到了凯莉·米洛的《Step Back In Time》,但是这首歌与片中盖瑞的人物性格有很大联系。他永远停留在过去,想象那些音乐永远不会结束,晚会永远还在继续。

  问:电影中写起来最有难度的是哪一幕?
  埃德加·赖特:片尾有点难,因为几分钟的时间里就要从紧张的动作戏份过渡到感情戏,过渡到有点有点蠢蠢的,苦涩又甜蜜的气氛。我很满意最终的结果,后期完成后看到它,甚至我自己也被电影的最后十分钟深深打动了。我完成《热血警探》之后对阿加莎·克里斯蒂产生了新的敬仰,因为看起来像《马普尔小姐》这类东西应该很好写,但结果完全不是这样。阿加莎·克里斯蒂是一位大师级的“数学家”。

  问:你在写作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想好了每个角色的演员?
  埃德加·赖特:是的。这部片我唯一不太熟悉的演员只有埃迪·马森。帕迪(康斯戴恩)、尼克(弗罗斯特)都与埃迪合作过,我们想为他写一个角色,来把他从黑暗中拯救出来!他之前演出的都是一些极端的个性让人紧张的角色,而我知道他也可以很有趣。所以我们决定为他写了一个最可爱的角色。

  问:最后,观众究竟能从《世界尽头》期待什么?
  埃德加·赖特:我想我们首先是想拍一部真正有趣的、疯狂的夜生活电影。当人们觉得很有趣我很开心,他们也喜欢片子里的打斗场面。同样人们看完了它也会思考,思考他们自己,他们的朋友,以及他们的过去。有些人看了会说“我认识一个哥们简直就像盖瑞·金(注:西蒙·佩吉的角色)”。有一个著名的DJ,他一看完就给我发短信说“电影太成功了。唯一的遗憾是我看了发现我自己就是盖瑞·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