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2 个视频 
15 张图片 
109 位演职员 
115 条影评 
5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本片是第59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参赛影片。

·电影根据演员乔治·汉密尔顿的真实经历改编。

·导演理查德·隆克瑞恩参与了影片主题曲的演奏和演唱工作。

·影片大部分镜头拍摄于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

·影片作曲马克·艾沙姆给男主角邓恩写了一段名为《我的唯一》(My One and Only)的主题音乐,导演非常喜欢,后来这个名字成了影片的标题。

·影片在字幕里写出了“献给梅夫·格里芬”的字样,原因是梅夫·格里芬参与了影片的筹备工作,但他于2007年去世了。

·芮妮·齐薇格在影片里驾驶的那辆蓝色的卡迪拉克,是卡迪拉克的Eldorado系列轿车。该车型是卡迪拉克1950年代的顶级车型,1953年一共只生产了532辆,齐薇格驾驶的是第87辆。在影片的宣传安排上,这辆车将出现在09年8月18号的曼哈顿巴黎剧院的门口--影片的首映式上。

Story

幕后制作

  来源自真实生活的故事

  本片的编剧查理·皮特斯表示,影片的故事来自于制片人梅夫·格里芬乔治·汉密尔顿两人之间的交流。可以这么说,整个故事就是制片人乔治·汉密尔顿的童年生活的写照。他在小时候就被自己的母亲带着“周游”了美国。其实乔治·汉密尔顿并不是很想把自己的故事拿出来分享,是另一位制片人罗伯特·考斯伯格得知了他的故事之后,才力劝汉密尔顿说出自己的故事,并最终拍成了电影。

  “考斯伯格当时给我打了电话,问我是不是有兴趣给一个好故事做编剧”,查理·皮特斯边回忆边说:“后来我和汉密尔顿以及格里芬见了一面,听他说了自己的故事。我发觉在这个故事非常适宜于搬上银幕。他们是如何开始旅程的,见了些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以及整个旅途是怎么结束的。这一切都让我着迷。”于是皮特斯几乎是即刻便开始了剧本的写作,但难度也不小。他说:“这个发生在1950年代的故事需要一个鲜明的时代烙印,而且我需要抓住那个时候的人的心理和思想”。最终,皮特斯在汉密尔顿的故事里加入了幽默和适当的讽刺,把这个剧本里的人物塑造成了令人难以忘记的形象。

  看过剧本之后,导演理查德·隆克瑞恩对皮特斯的才华赞不绝口。他说:“可以这么说,这是我从影以来看过的最好的剧本。里面有那么多复杂的人物思维和充满深度的幽默以及不过火的讽刺。这些都让这个剧本卓尔不群。虽然我很难在电影里把这些一股脑地拍出来,但是我明白,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剧本”。

  按照影片另一位制片人亚伦·瑞德的说法,每个家庭都有一个疯狂的故事。在这样的论调之下,这样一个母亲携子离家出走的故事也并不见得疯狂。隆克瑞恩说:“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对这个家庭了若指掌,那么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在外面有了外遇还有什么不可思议的?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是我们的性格和脾气决定的。”

  满意的演员人选

  有了剧本之后,剧组需要在好莱坞找一位能胜任这个角色的女演员。乔治·汉密尔顿的要求是:“年龄要相仿、气质要符合、演技要出色、不能太妖艳,应该像个母亲”。制片人亚伦·瑞德表示:“坦率地说,在好莱坞,符合要求的女演员并不多,既要冷静、又要优雅,还要有那么点冷嘲热讽的气质。很快,我就想到了芮妮·齐薇格,她在镜头前能很好地展示出一个女人的冷静以及那种沉着的母性。我认为,她是扮演安娜这个角色的最合适的演员”。接着,剧组就把剧本邮寄给了芮妮·齐薇格。

  虽然还有其他的工作缠身,可是芮妮·齐薇格拿起剧本就无法将它放下。她说:“这个剧本让我大笑,我非常钟情于里面的故事。看剧本的时候我就在想谁能来演我的儿子,谁有能演我的丈夫和那些男人。我简直迫不及待地要去演安娜了。在影片的一开始,安娜觉得自己是巡弋在纽约的凯瑟琳·赫本,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可是随着事情的变化,她的想法也发生了变化,最终,事情不受她的控制了,她自己也就走到了末路”。

  至于丈夫丹恩的扮演者,导演理查德·隆克瑞恩早有安排。从1990年代进入凯文·贝肯开办的公司以来,这个卓著的英国导演一直没有给自己的老东家什么出演的机会,这次正好可以让凯文·贝肯在自己的电影里演一个角色。隆克瑞恩说:“贝肯是那种绝对能尽心尽责完成自己工作的演员,把角色交给他,我的工作就完成了一大半。让他来扮演那个花心的丈夫简直是易如反掌”。

  贴近剧情的音乐

  “无论是在音乐上还是在歌词上,抑或是在制作的理念上,那个年代都是一个革新的年代”,影片乐曲的演奏者迪恩·奥·布瑞恩说:“那是白人的正统音乐的末期,但是摇滚的大潮还没有到来。我想正是在这段奇妙的时间里,音乐和社会都起了变化。所以作曲马克·艾沙姆选择了非传统的摇摆爵士来表达这个时间段的变化”。

  马克·艾沙姆表示:“爵士是变化多端的音乐形式。它千变万化,无穷无尽。我想用这样的特质来表现主角安娜的心神不宁。再说我没有给安娜写什么主题音乐,也就是为了表现出这么一种不确定的感觉”。

  “说真的,我一听到影片的歌曲就无法遏制地爱上了它”,导演隆克瑞恩说:“那是一首极有魅力的歌,绝对可以把你按在座椅上把字幕看完。丹恩的乐队演奏了这首歌,可以看出来他是个博爱的人,他没有怨恨离家的妻子,而是用音乐排遣自己的情绪。这里面蕴含了影片所有的情绪,而且对于生命的讽刺和冷嘲也是恰到好处。《我的唯一》这首歌,或者说这部电影,并不是关于一个人的生活,而是关于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所有人的,不会有个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