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背马鞍的男孩>影评>《背马鞍的男孩》:欲望是个有残疾的混蛋(原载《青年文学》2010年第五期)

《背马鞍的男孩》:欲望是个有残疾的混蛋(原载《青年文学》2010年第五期)

电影中文名

背马鞍的男孩

2010-06-03 18:48

谢宗玉

谢宗玉

想看 - 评分9.0

    《马鞍的男孩》:欲望是个有残疾的混蛋               谢宗玉 伊朗有句谚语:真理是上帝手中破裂的镜子,每个人手里都拿了一块。基于此话,我才敢动手写此影评。 如果一个作者说,我这个作品意图表现什么。一个读者却跳出来说:不对,你的作品主要不是表现这个。那么这个读者是不是疯了呢?我就是这个疯子。 《背马鞍的男孩》对贫穷社会具有很强的概括力,原始的、丑陋的、真实的生存镜头贯穿始终,极大刺激了观众因看美国大片过多而审美疲劳的神经。 电影的主题却是多重的。大多数观众愤愤然的是社会的不平等,富人对穷人毫无节制的盘剥;稍有深度的观众看到的则是贫穷对人性的摧残;再深一点的观众看到的是战争对人类及人性的巨大伤害,在战争阴影的笼罩下,富人和穷人的人性互相扭曲,共同异化;少数观众看到的则是“人之初,性本恶”;而导演莎米拉·马克马巴夫本人在接受采访时,却说自己意图表现“强权对人性的摧残,强权如何将人演变成动物”。 繁复的寓意是伊朗很多电影的魅力之所在。《背马鞍的男孩》以上所提到的种种寓意,我其实也能感同身受。可如果单是这些,从文本上来说,这个电影也就没有多大价值。因为用这种近乎写实手法表现以种种主题的电影实在太多,我连写影评的冲动都没有了。 那么,《背马鞍的男孩》还有其他寓意吗?我是这么看的,编剧穆森·马克马巴夫会不会是借伊朗复杂的社会背影来表现一个人欲望与肉身的关系?而他的导演女儿莎米拉看到的只是剧本的浅层寓意?要不然,用一个缺了双腿的男孩来代表强权和上层社会,用一个弱智男孩来代表人性或下层人们,实在不是什么上上之选。 那么谁代表欲望?欲望就是影片中有残疾的小男孩。谁又代表肉身?肉身就是影片中那个智残的大男孩。残疾男孩与智残男孩的互相纠结,其实就是我们每一个人欲望和肉身的搏斗。而以中东为背影的恶劣生存环境只是造成我们欲望和肉身紧张关系的外部推动力。如果你按这个思维去审读这部片子,那么每一个桥段,你都有心领神会、豁然开朗的感觉。看完影片,你也不会满腔悲愤在胸,觉得是一个阶层对另一个阶层的压迫。你只会用一双悲悯的目光打量人本身:或许不论生存在什么环境,被欲望钳制肉身的人类,其实都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悲剧。 现在,先来看我们的 “肉身”。如果不被“欲望”掌控,弱智男孩似乎混得也不算“坏”。他住在一个黑乎乎的窑洞里,每天游手好闲,东逛逛,西逛逛。渴了喝口水,饿了讨点吃。由于弱智,“肉身”就像一只懵懂的猴子,不知贫富贵贱、酸甜苦辣。这样一辈子,也无可无不可。可有一天,当听到“一块钱一天雇人”的消息时,弱智男孩终于从黑乎乎的窑洞里伸出头来,与“欲望”接轨,从此苦日子便来临了。 就像钞票对一个弱智只是一张废纸一样,很多时候,欲望对肉身也毫无用处。可肉身偏偏放不下,自找苦吃。在影片中,残疾男孩对弱智男孩不停地折磨,还自以为是地要赶他走。本来弱智男孩是可以离开的,可他完全被残疾男孩控制住了。一旦离开残疾男孩,就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他似乎自始至终都没发现,看起来强大的残疾男孩其实不堪一击。欲望终始要依附在肉身之上,才能显示出它的霸权地位,一旦离开肉体,它不但虚弱无能,就连存在的理由都没有。 肉身向欲望臣服,却只是满足了欲望的穷奢极欲,并没有给自身带来更多的快乐,反而越来越痛苦,其本身也由人向牲畜的方向异化,最后连牲畜也做不成,被“欲望”彻底折腾死了。影片的结尾,残疾男孩的父亲又在叫嚣“一块钱一天”雇用一个强壮男孩。原有的“肉身”显然已死。而我们的“欲望”用一个有疾残的男孩代替,实在是太恰当不过了。疾残意味着残缺,残缺意味着不完整。正是这种“不完整”让欲望像一个该死的漏斗,永没有满足的时候。 “欲望”一直是理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欲望”永远要借助“肉身”实现自己的梦想。“欲望”依附在“肉身”上,去感受世界。“欲望”靠劳役“肉身”而获得成功。自己越欠缺的东西,“欲望”就越想获得。影片中残疾男孩既想获得长跑比赛第一又想获得“斗牛”比赛第一,甚至还想在赛马场上夺魁,就是越不能的越想得到。可“欲望”就不明白,满足那些虚无的荣耀,“肉身”将付出多大的艰辛!一开始“肉身”还有人的形状,但随着“欲望”越来越多的需求,“肉身”便被异化成被劳役的牲畜。看看吧,看看自己和周围的那些人吧,哪一个的肉身不是被欲望劳役的牲畜?其实 “长跑冠军”这个称号对一个缺失双腿的小男孩究竟有什么意义呢?可见很多时候欲望追求的东西是多么愚不可及! 一直是欲望对我们的肉身发号施令,但肉身也有幡然醒悟的时候。有一天,弱智男孩终于生气地摔开残疾男孩要自谋出路。残疾男孩的虚弱一下子原形毕露。他哭着嚎着,如丧考妣。对弱智男孩又是乞求,又是恐吓。当发现这两样都没用时,只好以手当脚,飞奔着追上弱智男孩,重新“魔鬼附身”,再不敢离开他了。并指责弱智男孩说,他答应他父亲要好好照顾他,就得言而有信。 在这里,残疾男孩的父亲可看作是上帝。上帝定下规矩:让欲望依附肉身,让肉身受役欲望。就无法更改。强大的“肉身”之所以会再次接受虚弱“欲望”的劳役,是由“肉身”的懵懂决定的。假如“肉身”不那么弱智,“欲望”又怎么能驾驭得了呢?所以,在千万儿童中,残疾男孩和弱智男孩其实是绝配。上帝“老爸”独具慧眼,才将这对“活宝”挑出来拴在一起。 可惜的是,残疾男孩并不明白这个奥秘。当有一天,“肉身”终于被“欲望”折磨至死,男孩的父亲又在贫民窟寻找运载工具。我想,他肯定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因为身强力壮的人好找,但身强力壮又弱智得可以像奴隶一样驱使的人却并不好找。所以,当“肉身”死后,“欲望”的全部梦想都无法实现,连“欲望”本身也会随之消失。假如“欲望”聪明到能够反省这些,残疾男孩也不会为满足自己日益膨胀的各种需求,而把自己宝贵的“肉身”借给他人驱使。天啊!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就是这么干的?比如说,我们为了获得一项对自己生存其实并无多大影响的“官帽”,而把整个人都交付给所谓的组织,以供其任意驱遣。最后欲望满足了人上人的快感,而肉身却不如奴隶。 影片最为感人的桥段,是残疾男孩哭坟一幕。那时的他最清醒。外部混乱冷酷的世界导致他失去了双腿。而残缺又导致他内心绝对的恐慌和永远的不满足。所以当面对自己悲剧的母源时,他会号啕大哭,央求弱智男孩给葬他断腿的坟头浇一浇水。好像清水一浇,荒凉的坟头就可长出一截什么东西来,将他永远无法填充的欲望一次性满足。弱智男孩哪知道他哭中的深意呢?他懒洋洋地躺在坟边,无所事事地眯眼望天。而其实这种悲剧之源也属于他,如果“欲望”健全,那么肉身与欲望的关系,就有可能是互利互惠、相辅相成的合作关系。 影片中最耐人寻味的桥段,是小乞丐女与弱智男孩和残疾男孩之间的关系。小乞丐当然是性的象征。起初,是弱智男孩对小乞丐有了性萌动,后来却被残疾男孩勾引去了。这就形成了一个相当有趣的悖论:最初是肉身引发了我们精神上的欲望,而当精神欲望以肉身的姿态去与性对象鬼混的时候,我们的肉身却只在马厩里以精神的姿态望着性对象的离去平静如水。 那么性爱之于人本身是不是这样的呢?性爱的目的是为了满足我们的肉身,还是为了满足我们的精神需求呢?性爱的快感究竟来自我们的肉身,还是来自我们满足后的占有欲?当我们与性爱对象毗邻时,沸腾的肉身似乎拥有无穷的快乐,而精神的欲望却陷在猫挠似的烦恼中出不来。而当我们与性爱对象“肉搏”时,疲惫的肉身反倒被精神的虚无感俘获,而无法临摹的虚无欲望这时却获得一种实打实的最世俗的满足感。这真是神奇无比啊! 经我这么一说,如果很多观众都转变思维,理所当然地把残疾男孩当作我们的欲望、把弱智男孩当作我们的肉身,那么《背马鞍的男孩》几乎算得上是新世纪以来最伟大的象征主义之作。要不然,它很快就会湮灭在平庸的尘土之中。 一篇好的影评能反过来拯救一部电影。这是我的梦想,也可看作我无可救药的野心。
该片热门影评:

《背马鞍的男孩》:欲望是个有残疾的混蛋(原载《青年文学》2010..

《背马鞍的男孩》:欲望是个有残疾..

谢宗玉评分9.0

简评《背马鞍的男孩》

将背上小孩设置成一个残疾,而坐骑..

神甫评分7.2

背马鞍的男孩——无处安放的同情

《背马鞍的男孩》直面无人性的人群,这..

偶本平庸评分8.0

另类的 “强权” ——伊朗《背马鞍的男孩》

      富男孩没有双腿,他的腿被阿..

秦时啸歌评分9.0

教科书般的一部电影作品

这是一部电影语言非常丰富的电影作品,..

Tom2571047评分9.3

更多 1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