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手》:肌肉版西西弗 - 《摔角王》影评- Mtime时光网
 

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摔角王>影评>《摔跤手》:肌肉版西西弗

《摔跤手》:肌肉版西西弗

电影中文名

摔角王

2009-02-19 21:35

梅雪风

梅雪风

想看

 

 

(易娱乐专稿,勿转)

 

你们知道,辛苦地活着,辛苦地表演,如果你过份透支体力,你就得付出代价。
在这种生活中,你会失去你爱的一切和爱你的一切。
我现在听力大不如前,我会健忘,我再不也会像以前一样那么帅气。
但,我操,我仍然站在这里,我还是那个“大锤”。

                 ——影片台词

 


从某种程度,这就是一部拳击摔跤电影,但它又全然颠覆了拳击片的基础。拳击片的精髓,在于千回百折无所不用其极地表现奋斗,而这部电影,却是在讲失败,注定的失败,这一绝望而又不可逆的过程。
但这绝对不是一个伤感的故事,伤感是一种让痛苦消弥于无形的精神按摩,这部电影,是用痛苦在为你醒脑。
这里面有肉体的痛苦,所谓荣耀是靠着花样百出地忍受对自己肉体的凌虐得来的。这里面有精神上的痛苦,所谓幸福是被自己亲手埋葬掉的。这里面还有哲学上的痛苦,所谓意义是虚妄的,但我们的尊严却最终还是要它来养活。
导演阿伦·阿罗诺夫斯基就是有着这样的能力,故事简单明了,但为一个陈腐的题材注入新鲜的活力;电影语言简单粗暴,却又笨重有力地插入到人生的深处。


影片是阴冷的,里面我们看不到亮色的人物。主人公兰迪心脏病发,他再也不能登上摔跤台;凯西蒂是个脱衣舞娘,但年岁渐大的她已很难得到顾客的宠爱;兰迪平常打工的超市,来买菜的都是看起来孤僻的老太太,或者肥胖臃肿无精打采的中年人;至于兰迪工作的超市主管,也只是个在躲在监控室里看黄色录像的可怜虫。
导演在气氛的营造上极其精准:没有成功者,在影片灰色的世界里,只有蝇营狗苟的失败者,他们的目光麻木,长久的忍耐,让他们以为这就是生活的全部。
兰迪在最开始看起来似乎有所不同,他在台上接受观众们的欢呼,但当回到现实,这种幻像立即被打破:比赛结束,他只能从主办者手中领到寥寥几张钞票,回到自己的拖车房,又因为没有交房租而被拒绝进入。
但他真正的悲剧并不在于此,他真正的悲剧在于,他只拥有那些掌声,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有。他没有朋友,没有爱情,也没有亲人。现在,时间也抛弃了他。20年的超负荷运转,他的心脏不再强健和听话,他最忠诚的身体也抛弃了他。
不能再上拳台的他所能做的,就是招呼邻居家的小孩,邀他一起打游戏,但小孩却很快走了,因为游戏太老,和兰迪一样已经过时了,就像他自己所说,他就像一块将要坏掉的肉块,无人理睬。

 


他另一件可做的事情,就是去看艳舞。他与舞女凯西蒂之间若有若无的爱情,是他唯一的感情寄托。可以说,兰迪与凯西蒂在酒馆里那场戏,是2008年我们见过的最为动人的爱情场景之一。他们和着音乐扭动身体,回忆着美好的80年代的身体,诅咒着可恶的90年代,然后接吻,但又被凯西蒂猛地推开。
他们太过于世故,他们太了解他们将要面临的一切,对世事的了解埋葬了她的勇气。于是,凯西蒂走了。
凯西蒂拒绝的理由,是她不会与顾客之间有感情纠葛。当一个人一无所恃的时候,尊严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凯西蒂的话,让我想起了很多三级女星解释为什么拍色情片时的答案:那是为了艺术。他们知道自己说的是瞎话,但他们得那么说,不仅是别人,也是给自己,没有这个,他们就得面对自己生命里最赤裸裸的丑陋。
兰迪与女儿关系修复最后又破裂的过程,可以称为一部人类性格的教科书。他在海边对女儿流下的悔恨的泪是真的,他与女儿在空旷的大仓库里空舞的柔情也是真的,但他因遭到凯西蒂的拒绝而故态复萌,与那个淫荡的女人在厕所里性交也是真的。这大概是人性里最大的悲哀,我们清楚地知道事情的缘由,却又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最后是我们被自己击败。

 


不得不说,阿伦·阿罗诺夫斯基有着工程师般精确的思维,他向观众一条一条展示着兰迪可能获得救赎的道路,然后又一条一条堵死了它们。
人生的逻辑逼着兰迪重新做回一个摔跤手,只有在台上,只有在他将对手击倒时观众野兽般的嚎叫里,他才重新感受到作为一个人的存在。导演阿伦·阿罗诺夫斯基最狠的地方也是在这里,他完全消解了摔跤的意义,在这部电影里,台上凶猛的撕打并不是真正的对决,而只是一种表演,这实际上对拳击摔跤电影的一次毁灭性的打击,它让胜利只是一个秀,一个精心包装的假货。兰迪从来没有胜利,他只是在表演胜利。
但正是这一个设定,让电影有了更深沉的人生况味。我们看到,两人分别用折凳攻击对方,结实地摔在地上;趁观众不注意用玻璃划破自己的前额,让被打的效果更真实和可怖;甚至为了让前来买票的观众感到耳目一新,他们颇具创意地用钉书机作为武器,将钉书针一个一个钉入身体。这虽然是虚假的,但当他们是用对自己肉体的践踏去换取工资和尊严时,它就具有一种古典悲剧的意味。因为它就像人类生活的一个模型:在这个世界上辛苦地活着,活给别人看。

 


影片中有这样一个场景:当兰迪把对手从台下打落准备用折凳猛击对方时,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兴奋地叫着,把自己的假肢递给兰迪,让兰迪用这个痛殴对方。

这是影片中最具象征意义的场景:生理的残疾在一个个巨塔似的肉体的对打中得到补偿,就像我们通过电影找到完美生活一样。与电影不一样的是,当机器停转电灯猛地亮起,我们知道那过去的两小时只不过是一场幻梦,而在这儿,只有表演者知道,这其实也只是电影的翻版,热血贲张的背后是精心的设计和几乎乱真的表演,但表演者同样被这种高潮麻醉了,他似乎获得了尊严。
影片最后,兰迪站在摔跤台上,老弱的心脏让他在台上的行动显得迟钝,一次一次的疼痛与晕眩让他几乎摔倒,他忍受着,不顾别人的劝阻,慢慢爬到护栏上的绳索,最后一次表演他的“大锤粉碎压”……然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享受观众为他们血腥的表演而发出的欢呼声。
他知道这些掌声是那么虚幻,但他同时知道这是他唯一所拥有的。
这一刻是如此的悲壮,因为这一刻显得如此虚无。

 

该片热门影评:

摔角王 :大气的情感,罕见的神作

阿门!今天终于把这部期盼已久的金狮..

AmberWaves评分10.0

【one two three go..】

即使他的秀前演讲有多动情 我都不喜欢..

CinderaLLa

《摔跤手》:肌肉版西西弗

(网易娱乐专稿,勿转) 你们知道..

梅雪风

The Wrestler(摔角王)——那份心底的骄傲

失败的一生——人到中年仍旧穷困潦倒、..

clarice

《摔角手》: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摔角手》我们可以将此片看..

悦燃评分9.0

更多 26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