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5 个视频 
102 张图片 
170 位演职员 
344 条影评 
15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本片是德鲁·巴里摩尔的导演处女作。

·为参与拍摄《轮滑女郎》艾伦·佩姬推掉了山姆·雷米《堕入地狱》

·本片来源于肖娜·克劳斯2007年的一本青春题材的小说,由她本人对小说进行改编。

·肖娜·克劳斯原本就是洛杉矶一家轮滑俱乐部的专业轮滑队员。她在做运动员的时候用的名字叫麦基·梅亨(Maggie Mayhem)。本片里还出现了众多该轮滑俱乐部的队员。

·影片里出现的轮滑赛道是俄克拉荷马州的一条轮滑比赛用赛道。

·影片的成本只有1000万美元,是一部标准的小成本影片。

·影片2008年7月26号在密歇根开拍。为了取景,剧组辗转走过了底特律和德克萨斯州。

·影片还参加了09年的多伦多电影节。

Quotes

精彩对白

Advertisement Girl In Restaurant: So what, are you all like alternative now?
Bliss Cavendar: Alternative to what?
饭店里的广告女孩:那么,你现在就要做决定么?
布里斯·卡文德:做什么选择?

Bliss Cavendar: The last time I wore skates, they had Barbies on them.
布里斯·卡文德:我最后一次穿溜冰鞋的时候,上面还有一些烤肉的残迹。

Mr. Cavendar: I like smart girls. That's why I married your mama. Well, that and I knocked her up.
卡文德先生:我喜欢聪明的女孩子,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娶你的妈妈。不过这个决定的确非常鲁莽。

Smashley Simpson, Bloody Holly, Malice in Wonderland, Rosa Sparks, Dinah Might: We're number two! We're number two!
Coach Jeff: You guys came in second out of two teams.
Smashley Simpson, Bloody Holly, Malice in Wonderland, Rosa Sparks, Dinah Might: Whoo!
Coach Jeff: Yeah, let's celebrate mediocrity! That's fantastic.
轮滑队员:我们是第二名,我们是第二名!
杰夫教练:你们是两支参赛队伍里的第二名。
轮滑队员:这太爽了,我们庆祝一下吧!

Story

幕后制作

  演而优则导

  最近几年,童星出身的德鲁·巴里摩尔把自己的工作重心放在了制片和监制上,她自己的Flower Films也出品了不少叫好的电影。而这次的《轮滑女郎》则是巴里摩尔的导演初试啼声之作,她说:“其实做导演并不像我开始想象的那么艰难,有的时候还挺有意思。比如说对于某一个镜头,我会有自己的想法,然后我就把我的想法说出来,所有人都聚在一起讨论,商量出一个最好的拍摄方法。因为我不是专业的轮滑运动员,所以很多时候我需要虚心地听取别人的意见。还有就是团队合作,因为这里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是大家的事情,每个人都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只有我自己的第一次做导演。我需要协调好所有人之间的关系。避免不必要的矛盾,让大家合作好。我已经把导演这个职业当成了我接下来的工作中心。我可能不会再演戏了,但是我一定会继续做导演。”

  曾在《水果硬糖》《朱诺》里有过出色表演的艾伦·佩姬这次在《轮滑女郎》里扮演了一个被父母管教甚严的女孩。她是怎么参与到这个剧组的呢?佩姬说:“我和巴里摩尔一样都是童星起家,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她在《外星人》里的表演。后来我知道她要拍电影,我觉得我无论如何都要参与其中,哪怕我自己是现学轮滑也要来。因为她在某种意义上算得上是我学习的榜样了。在片场,巴里摩尔一点也不凶,或者说她是一个能令你感到放松的人。她的才华、她的个人魅力都让人折服。拍完这个电影之后,我觉得自己更喜欢她了。”

    在轮滑运动中挥洒青春

        谈及这部处女作的题材,德鲁·巴里摩尔说:“我需要去体验生活,去体验那些女孩都经历了什么,只有这样我才能体会得到她们的感情和心理,才能在银幕上展示准确。至于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我并不熟悉的题材,可能和我喜欢轮滑挺有关系。我和每个女孩子一样,在小时候都迷恋过轮滑,可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的水平一直不高。后来我有了一个拍摄青春励志电影的念头,我的几个朋友也提醒我可以拍摄关于轮滑题材的电影,那么为什么不呢?于是我的制片公司找来了曾经做过轮滑运动员的麦基·梅亨帮我搞剧本,并且还找来了她以前的队友出演影片。我觉得我非常幸运,能得到这么多专业人士的帮助和支持。在拍电影的过程里,我的轮滑技术真是大幅度地提高了,而且每天都有大量的运动,我的体重也减轻了不少。说到底,我在这个电影里起的作用是有限的,真正专业的是那些运动员。我不想在片场上做一个独裁的导演,我更不是什么领导。我讨厌导演这个称呼,和朋友在一起拍电影一定要开心。只有开心了,才能拍出来好的镜头。”

  参加轮滑运动有一定的危险性,尤其是在高速运动的情况下,演员们还要表演,更是增加了危险性。德鲁·巴里摩尔也坦言:“轮滑其实挺危险的,我们每天都会摔个半死。我也看到过有很多人因为摔跤而被送到医院抢救。但是也正是因为存在的这种危险性,整个剧组显得非常团结,可能因为摔跤的疼痛而产生的友谊更为坚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