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2 个视频 
116 张图片 
94 位演职员 
161 条影评 
17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演员蒂尔达·斯文顿为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特意去学习了意大利语和俄罗斯语。而这两种语言在她之前所拍摄的所有电影里都没有出现过。
·影片在美国的圣丹斯电影节上举行了首映。
·影片的原创音乐作者是普利策奖获得者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他最广为人知的歌剧是《尼克松在中国》(Nixon in China)。这也是有史以来普利策奖获得者第一次为电影做音乐。
·影片从2003年便开始了前期的制作。
·蒂尔达·斯文顿凭借着本片获得了都柏林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奖。

Story

幕后制作

【剧组如是谈】
蒂尔达·斯文顿 (演员,制片人)

  我和卢卡·瓜达格尼诺在7年就开始了这部影片的制作,我几乎参与了整部影片从想法到完成的所有过程。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觉得影片最终所表达出来的主题令人兴奋和着迷。这是一个来源于社会和人生的剧本。在故事里,每个人在表面上都过得很美满,但是在心灵上,他们都非常不堪。在一开始,影片的故事只是个简单的爱情故事,可是发展到了后来,影片的主题就变得异常丰富了——这并不是故事本身决定的,而是产生这个故事的社会决定的。这部影片让我回想起了我1992年拍摄的《美丽佳人欧兰朵》,那也是一部类似的电影。这种母题,这种对影片的解读,让我激动不已。

瓦伦汀娜·马里亚尼尼 (制片公司工作人员)
  我经历了整部影片的“怀孕”期,也就是说,参与了整部影片的制作。当时是1998年,卢卡·瓜达格尼诺便开始构思这部电影了。当时卢卡会经常和我聊起故事的构思和更改。他会让我阅读大量的剧本,然后给他各种意见。在连续几年这样的生活后,大概是2003年,影片进入了实际的拍摄期。在这之后的将近7年的时间中,卢卡和斯文顿一起将影片精雕细琢地拍摄了出来。

芭芭拉·阿尔贝蒂 (编剧)
  一开始,卢卡什么资料都没有给我,只是给了我一个小故事。我读了这个故事之后,就被它深深地吸引住了。故事中艾玛和安东尼奥的爱情故事已经超出了爱情的范畴。按照传统的结构,在爱德华多死去之后,艾玛和安东尼奥是应该分开的,但是在这出戏里,他们没有分开。哪怕是伟大的埃斯库罗斯也没有写出如此令人震惊的剧本来。难够参与写作这样的一个剧本,绝对是我的殊荣。

伊万·科特罗尼奥 (编剧)
  卢卡·瓜达格尼诺找到我,和我说起这部电影的时候,他用的定语是“社会情节剧”。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明白,这会是一部充满了动人情节和深刻哲思的影片。按照我对卢卡的了解,他肯定会在爱情和悲剧上做足文章。所以,这部影片既浪漫又悲重。我在编剧的时候,也特意考虑到影片的风格问题,所以用了大量的笔墨去介绍风景、试图营造出一种田园诗版的氛围。

卢卡·瓜达格尼诺 (导演)
  人生其实就是一场改变之旅,在这种旷日持久的改头换面中,我们渐渐变成了人类。影片中的艾玛是一个孤独的人,她碰到了另一个失意的男人。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人们总是会因为自己的社会属性而去做一点“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比如说压抑自己、比如说伪装自己。艾玛这样的女性形象,不管是在文学上还是在电影中都有很多:包法利夫人、《战国妖姬》里的阿莉达·瓦莉,还有安娜·卡列宁娜。她是一个只知道付出不懂得回报的女人。她会毫无保留、毫无缘由、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地爱上一个男人。这种人是纯粹的,也是敢于直面生死离合的。
  在拍摄这部电影的前期,我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从故事创意开始,我便找到了我的很多朋友,听取他们的意见,一点点修改、丰富自己的故事。要知道,编写这么一部复杂的、情感激荡的电影并不是意见容易的事情。好在蒂尔达·斯文顿几乎是从一开始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这部影片中,她的很多意见和想法都是极具创意和才华的。而且,她在影片中扮演了艾玛——那个追求爱情的女人。正是因为她的无可辩驳的表演,才使得这个人物、这个故事具有了非同一般的说服力。如果没有斯文顿,可能这部电影的表现力和感染力会大打折扣。

费尔南达·佩雷斯 (化妆师)
  当我第一次走进片场的时候,我发现这里的墙上都贴满了卢卡拍的照片和画的画——这些照片和画片都是影片的场景。看上去这些墙就是他的灵感来源和整部影片的“创意中心”。这些照片上有山有水有人,还有动物。它们是如此的细致,以至于在影片拍摄的时候,很多场景都是按照这些照片和画复制的。在这些照片中,有很多是人物照,照片里的人和整个环境溶为了一体。我在设计演员的妆容的时候,也参考了这些东西,因为不用设计、也不用画蛇添足——照片上的装扮就是最适合人物的。它们已经这么完美了,我所做的修改只不过考虑了灯光的照射而已。

安东内拉·卡纳罗茨 (服装设计)
  服装上,我没有使用太过于奢华的设计,没有珠光宝气、没有太多的首饰和饰物。我尽量使用了简洁、明快、一目了然的设计——因为我不希望服装喧宾夺主,也不希望“衣服显示人品”(莎士比亚语)。不过我的宗旨是,衣服要能显示出人物的地位、学识和品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