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 张图片 
5 位演职员 
5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唐煌煌盛世,玄宗开明前半生,把国家治理的歌舞升平。晚年情势急转而下,亲小人远贤臣,杨国忠李林甫当道,潘镇坐大,社会危机重重。公元755年11 月,安禄山串通部将史思明,以讨伐杨国忠为名率兵15万南下反唐,“安史之乱”爆发。一时间,风云起,波澜急。唐室经久太平,中央军力仅8万左右,且素质差,准备不足。如是,叛军以摧枯拉朽

展开

  唐煌煌盛世,玄宗开明前半生,把国家治理的歌舞升平。晚年情势急转而下,亲小人远贤臣,杨国忠李林甫当道,潘镇坐大,社会危机重重。公元755年11 月,安禄山串通部将史思明,以讨伐杨国忠为名率兵15万南下反唐,“安史之乱”爆发。一时间,风云起,波澜急。唐室经久太平,中央军力仅8万左右,且素质差,准备不足。如是,叛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过黄河,夺汴州,取洛阳,破潼关,直逼长安。玄宗仓皇出逃。

  这皇室的逃命事件中,辗转出很多令人感慨的事件。李隆基只带走了几个宠爱的嫔妃,皇子皇孙,其余皇亲全部遗弃在了长安,还有一部分在洛阳。当时的沈珍珠,便是洛阳失陷时与李豫失散。其时李豫父亲李亨的太子地位也不稳固,更别提李豫自己。因此也许是为了许多政治原因,二人聚少离多。在剧中,一开始就表明珍珠无意进宫,即使被选入宫,也是太子一直痴心相待,珍珠对其似乎并无好感。后来有了小小太子李适,情形有所好转。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东都沦陷了。皇宫一片狼藉,珍珠也在跟贴身的丫鬟商议着,可以趁混乱逃回吴兴家乡去。

  安禄山座前大将冯立,在此时,遇到了他生命中的灯塔。冯立的勇猛,冯立的宽容,冯立的魁梧,冯立的成熟,是自幼生长在皇室,千骄万宠,如花草般弱不禁风(看起来)的李豫所缺乏的。胡人出生,又身经百战的冯立,无疑是沈珍珠一直向往的,可以依靠的男人。而李豫那种任性,还会使性子耍脾气的小家子样,被冯立这么一比,矮小了很多。珍珠是美女,才女,她不要多情,只要专情;不要困在小天地里度日,只要飞翔在天宇间呼吸自由的空气。李豫不懂,在爱上她的时候李豫还是个孩子,还是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孩子,没人敢违逆。可是冯立是自立的男人,他的每样东西都要靠自己的奋斗来获得,他小时候打架,长大了打仗,唯有自己变强才是生存的道理。所以冯立有安全感。所以沈珍珠跟他走……

分集剧情

第1集

  玄宗天宝元年,天下承平。唐玄宗的长孙、广平王李豫已届婚龄,大唐皇室为他广征天下闺秀。吴兴才女沈珍珠也被遣入宫中,但她却因与李豫素昧平生而不愿参加选妃,于是被罚跪在御花园湖畔。杨贵妃的姐姐韩国夫人一见惊艳,唯恐她危及女儿崔芙蓉与李豫的婚事,便派刺客来刺杀珍珠。危急时刻,安禄山麾下大将冯立及时赶到,救了珍珠。李豫也同时赶来,将昏迷了的珍珠安抚宫中,并为珍珠的美貌、娴静、善良和活泼所吸引,对她一见钟情。杨贵妃为了撮合外甥女芙蓉与李豫的婚事费尽心机,不料李豫早已钟情于沈珍珠,执意选珍珠为妃,这使杨贵妃与韩国夫人都怀恨在心。大唐丞相杨国忠与安禄山官拜左、右相,但两人之间一直勾心斗角。天宝十四年,安禄山突然宣布造反,兵临长安。

第2集

  禄山逼近长安,大唐皇室一行仓促离宫。由于杨贵妃的诡计,独自一人留在广平王府、准备为儿子九岁生日宴请宾客的沈珍珠不幸落入叛军之手。珍珠终于认出,看守自己的人,就是十多年前将她从刺客手中救出的冯立,于是她将自己多年积蓄的珠宝送给冯立,要求冯立放她逃走,却遭到拒绝。珍珠深夜只身出逃,险遭长安留守御史大夫严庄之侄严汉的蹂躏,珍珠在抗争中将严汉杀死。为了掩护珍珠的真实身份,丫环小翠假扮珍珠挺身殉主,人头被高悬在长安城楼上示众,消息传出,李豫伤心异常。严庄因为严汉的人命案而迁怒冯立,给他加上“私通大唐,放走东宫沈妃”的罪名,不仅严刑拷打,还要押赴洛阳问斩。而珍珠与侍女小等人也与其他民女一道被押送洛阳,以为后宫之选。

第3集

  玄宗一行风尘仆仆,逃往巴蜀。途中,杨国忠依然大权独揽,为非作歹,不仅克扣军粮,还虐待士兵。盛怒的士兵们群起反抗,杀了杨国忠和她的两个妹妹,并表示:杨贵妃不死,誓不开拔。为了保全大唐王朝,在马嵬坡,唐玄宗不得不下旨将杨贵妃赐死,皇室一行得以继续西行。严庄为报侄儿暴死之仇,欲置冯立于死地。他奏报大燕皇帝安禄山,要将冯立处于五马分尸刑。此时珍珠尚未暴露身份,但因其貌美已被安禄山选为妃子。为了救出冯立,她不仅向安禄山慷慨陈词,历数了冯立所建的功勋,还冒死公开了自己就是广平王妃的真实身份,使冯立的冤狱得以平反,并且官复原职。

第4集

  珠在长安罹难的消息已传遍唐宫,韩国夫人借此机会,一面向女儿芙蓉面授机宜,要她去接近和讨好李豫和适儿,一面不断地寻找机会禀奏已成为太上皇的唐玄宗,要他实践当年对杨贵妃许下的诺言,让崔芙蓉当广平王妃,以逐步实现杨家再次独揽大权的企图。唐玄宗经不起韩国夫人的纠缠,终于下旨将崔芙蓉赐给李豫为东宫侧妃。但韩国夫人母女俩并不满意。这时太监辈力士又带来珍珠未死的消息,这对韩国夫人来说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她一面用威胁和重赏堵住了辈力士的口,一面又在策划新的阴谋。冯立将沈珍珠给她的财宝如数献给了安禄山,并向他晓以大义、陈述利害,终于使安禄山将珍珠认为义女,使她从后宫侍寝的危难境地中解脱出来,保全了自己的清白。

第5集

  禄山身患背痈,常常疼得昏迷过去。他知道自己在世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便暗地里向珍珠口授诏旨,死后立次子安庆恩为大燕皇帝,并要珍珠将诏书妥为保存。此事被内侍李猪儿窃听并密告了安禄山的长子安庆绪。安庆绪夺权心切,遂在严庄的挑唆下派李猪儿杀了自己的亲身父亲,并派兵追杀担任安禄山铁卫的冯立,大燕皇宫内一片混乱。在厮杀中,冯立与乘乱逃出的珍珠、小娟会合,并掩护她们一路艰辛回到长安。二人在患难中结下真挚的情谊。太上皇一行回到长安,李豫及适儿等将住进重新整修过的广平王府。这一消息如一石激起,使思儿心切的珍珠在当夜就来到广平王府,不料却被李豫撞见。李豫认为是爱妻鬼魂再现,正在低头跪拜、述说真情时,一直在暗中保护珍珠的冯立将她拉走。而李豫的一番话使珍珠决定第二天去叩见太上皇,面陈别后的一切。

第6集

  经艰辛的沈珍珠终于同皇太子李豫和爱子适儿团聚了。一日,李豫上朝未归,珍珠却听小娟谈到冯立及其侍卫张保即将离开长安而早已囊中空空,于是她来不及通知李豫,就和小娟带银两匆忙赶往旅店送别,并答谢冯立救命及护送之恩。不料这一行动被心怀叵测、一直暗中监视珍珠的韩国夫人探知,她立即带着太监高力士与女儿芙蓉一行赶到旅店,将正在为银两推让的冯立与珍珠诬为私通,要当场捉拿,送回宫中治罪。这时高力士灵机一动,利用自己的养女高彩云容貌与沈珍珠相似,指着珍珠大骂彩云,并立即命轿夫将“彩云”抬回府中,同时派人将彩云送入空中,假份东宫娘娘。芙蓉回宫后,立即将在旅店发生的事情奏知李豫,并与他同到寝宫查看,而这时彩云早已扮成珍珠,躺在床上装作得了风寒病。夜晚,珍珠被送回东宫时,在后花园与李豫等人相遇,而挂念珍珠安危的冯立也在这时前来东宫探望……

第7集

  蓉在沈珍珠的寝宫未查出任何异常,急忙跑回自己的房中.就在此时,沈珍珠从高力士家被悄悄送回了东宫。此事如此蹊跷,韩国夫人和芙蓉决不甘休,于是想出一条毒计:天黑之后将两名化装成冯立与张保的尸体抬进宫里。珍珠果然中计,李豫对珍珠的表现气愤极了珍珠被打入冷宫。

第8集

  豫对崔氏指控珍珠的奸情的事件确信不疑,他抽出银箭甩给沈珍珠赐死。冯立和张保在西京客栈与沈珍珠分手时,曾同韩国夫人带去的侍卫发生冲突,身负重伤,此时正藏身养伤。小娟逃出宫后同冯立,张保不期而遇.小娟时刻担心珍珠娘娘的处境,她潜入宫内探视,并说服娘娘深夜逃出。珍珠含冤受屈逃走的消息传到太上皇耳中,他立即降旨,将芙蓉逐出东宫,并令李豫将珍珠找回。

第9集

  珠和小娟在逃中,被范阳节度使史思明的侍卫掳去。为解救珍珠,冯谎称沈珍珠是自己的未婚妻,请求史思明饶恕,但无济于事,珍珠仍被投入牢中。为了寻找沈妃娘娘,皇室下令,将皇榜贴于全国的大城小镇,荒村僻巷。史思明为了功名前程,只得放了珍珠。

第10集

  思明到洛阳后,早已做好两手准备的史辛氏立即命冯立把娘娘送回西京,但珍珠认为自己跟李唐王室的关系已断,她想同冯立长厢厮守,决不回京.然而冯立不愿破坏沈珍珠一生的富贵荣华及她同李豫的夫妻之情,同李适的母子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