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暴风雨>影评>《暴风雨》(2010):自黑暗大陆

《暴风雨》(2010):自黑暗大陆

电影中文名

暴风雨

2012-08-21 14:17

Rhapsodes

Rhapsodes

想看 - 评分7.2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上,著名的莎剧演员及导演肯尼思·布拉纳这样向全世界致敬:Be not afeard, the Isle is full of noises...(别怕,这岛众声喧哗。)大概在伦敦奥组委的心目中,没什么比这段出自莎剧《暴风雨》中的台词,更能既文艺又得体地概括这个历史悠久的东道主国家。不管你对开幕式的评价如何,我相信,有相当数量的观众是从这里第一次听闻了《暴风雨》的大名,尽管该剧在《莎士比亚全集》中似乎总是排在第一,而其最近的一次电影改编就发生在2010年——不过,如果你想在这部电影中寻找奥组委标榜的那座“奇异之岛”,结果很可能会令你失望;在我看来,“黑暗大陆”,或许才是本片直抵灵魂的“真名”。

 

  说起来,“黑暗大陆”的典故似出自弗洛伊德:这个用来形容“理性之光”同女人绝缘的譬喻,为其引来了众多女性主义者理性、或不尽理性的批判。而众所周知的事实是,莎剧中的“性与性别”向来是一个诱人的话题。现在,一部全新的“影像莎剧”将一位由执导过《弗里达》的女导演——茱莉·泰莫倾力打造,一切怎能不变得妙趣横生?不出所料,光影之隙,莎翁父神般的光辉因奇妙的折射而异彩纷呈,那是产自黑暗大陆深处的、巫女的晶石。

 

 

 

 

  在晶石的第一个切面上,我们看到了米兰达。作为原作中唯一出场的女性形象,米兰达受到过好几位画家的青睐;然以个性论,却堪称莎剧中最苍白无趣的女子之一——她的存在,仿佛只是为了以纯贞的“身价”,被动地充当她的父亲、前米兰公爵普洛斯彼罗的一枚棋子。比较起来,镜头下的米兰达从精神气质上看,即使不及光彩照人的罗瑟琳(《皆大欢喜》),至少也是生机勃勃的朱丽叶的姊妹。传统的淑女形象在片中遭到了摒弃,人物积极主动的行动得到强调:当海上的船只被风暴吞噬,观众将不会看到少女的秀发和长裙在风中狂舞,取代它们的分别是一头清丽的短发和一双有力的腿脚,正为阻止灾难而飞奔不止。与此相映成趣的是,米兰达的“官配”斐迪南王子,此时正在船舱内发出恐怖片女主角般的“惊声尖叫”(在原剧中,这个情节由精灵爱丽儿转述)。我相信,看过影片的观众将会同意如下看法:在不少时候,长发飘飘的斐迪南(而不是BBC剧中那个赤着上身、张扬着男性气概的斐迪南)比他的恋人更显纤柔而善感。性别身份上似有若无的不确定感,使这对情侣间流动着一股梦幻般的青春期气息。

 

 

 

 

  但与接下来要说到的部分相比,以上所述尽可以忽略不计——2010版《暴风雨》较原作最大的改动,莫过于变“男”主角普洛斯彼罗(Prospero)为“女”主角普洛斯彼拉(Prospera),从而使人物的性别形象被彻底颠覆。两度出演英国女王的海伦·米伦这一次的power有增无减,不仅可以呼风唤雨,更可驱使精灵爱丽儿为其“兴风作浪”。其实,就叙事功能上来说,爱丽儿正是作为普洛斯彼拉的“分身”而存在的。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对主仆也正是全片中仅有的两个性别模糊,或更确切地说,兼具双重性别的角色:以男性面目示人的爱丽儿(简直像为本·威肖度身定造一般)每每以女妖的形象施展魔法——观众可以清楚地在Nymph和Harpy身上看到女性性征,似乎导演在有意突出它们;而被诬为女巫(性别迫害最经典的借口!)的普洛斯彼拉在遭流放之后,则几乎永远以中性化的打扮,紧握那根有力得足以使宝剑臣服的“法杖”。作为岛主,普洛斯彼拉几乎同时是男人和女人、父亲和母亲、国王和王后,这不禁使人想起弗吉尼亚·伍尔芙的雌雄同体观——对像她这样一位嗜书如命、一心钻研魔法的“女性知识分子”而言,这座岛,也许就是那间属于她自己的房间;而一旦其决定恢复女爵的身份,就不得不抛弃魔法,折断法杖,释放(或驱除)她体内的男性精灵,并重新进入世俗秩序所规范的性别框架当中——就像进到那身金属制成的、束腰的裙子里……

 

 

 

 

  然而,晶石的切面往往不只一个。说2010版的《暴风雨》是“黑暗大陆”,还在于其一语双关地包含着另外一重“黑暗”的寓意:我是说,难道还需要问一问,沐浴在“理性之光”下的男人具体是哪些、或哪里的男人吗?答案不言而喻——“白”人。开幕式上,英国人是用“奇异之岛”自况本土,但在另一些学者的眼中,《暴风雨》中的海岛却分明是欧洲中心之外、那个待“启蒙”、待驯化、待征服的深肤色世界的缩影!不是吗?——米兰魔法师试图在岛上建立的秩序,何尝不隐现着一个海上帝国梦想的雏形?其对爱丽儿和卡列班的奴役,不也将在日后,得到鲁滨逊(及其冒险家后裔)源源不断的回应?——《暴风雨》一剧并非对殖民主义的鼓吹,却似乎的确完成了某种话语的最初操练:在莎氏言之凿凿地指控“原住民”卡列班侵犯“外来女”米兰达时,大概不曾料到,几个世纪后,这将成为帝国在印度独立运动面前最经典的宣传之一;甚至直到今天,卡列班那句“你教我语言(English, of course),我学会诅咒”的台词,放到不少前殖民地国家的英语作家身上仍不为过。

 

 

 

 

  但是,2010版《暴风雨》真的受到过上述“后殖民主义”解读的影响吗?——我不知道。可观众确实可以从中看见一个“黑”色的、并且不那么丑陋的卡列班眼角的泪痕。在大片的黑肤之间,却还可以看见一小部分白色的皮肤,及一只诡异的蓝眼睛——竟似欧洲人的体貌(与之相比,爱丽儿的造型则更容易让人想起涂着白粉的日本艺妓)。这是某种关于族裔身份的隐喻吗?还是全球化背景下又一个异国情调的奇观(像泰莫执导的《狮子王》)?抑或仅仅是一次牵强附会的过度阐释?……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毋庸置疑:影片确实删去了原剧最后卡列班对普洛斯彼罗的摇尾乞怜,取而代之的是两人长时间意味深长的无声对峙。在此之前,魔法师已决定离去,这似乎意味着对卡列班“岛权”的默认。尽管许多问题“遗留”了下来,日不落的太阳毕竟已经落下,就像这次开幕式——主题虽是“奇异之岛”,却并不表现为“海”的记忆。至少在意识形态方面,海上霸业已成为一种禁忌;而“卡列班”们则可以这样调侃严肃的女王:

 

  “看看!这些国家都‘曾’是我的!”

 

 

 

 

  写到这儿,对“黑暗大陆”的巡礼本该戛然而止;却猛然发现,自己竟差一点忘掉了最不应该被忘掉的人物——西考拉克斯、卡列班之母,一个雌伏于“白男人”两重阴影的交集下,挣扎于性别与民族两种话语边缘间的“黑色女人”:当白皮肤的“女性知识分子”普洛斯彼拉以“歹毒的女巫”来指代这位前“女岛主”时,她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与当初自己在米兰被妖魔化的过程惊人地如出一辙!我相信,如果西考拉克斯能为自己声辩(正如克里斯塔·沃尔夫为美狄亚所做的那样),人们所看见的或许就将是一位“黑色圣母(Black Madonna)”或“黑色雅典娜(Black Athena)”。不幸的是,连“巫女的晶石”里都看不见她的身影:伟大的莎士比亚在宣称“这岛众声喧哗”的同时,却惟独将西考拉克斯的“声音”剥夺——这黑色的女人在大幕开启前许久便已死去,被迫永远地在暴风雨的呼啸中,保持沉默。

 

  这,或许才是黑暗大陆最“黑暗”的地方。

 

 

 

 

 

该片热门影评:

我晕,大师也这么多低俗,低级

我就一大学本科毕业的人,一直都喜欢yy..

性格下半身第三方

《暴风雨》(2010):自黑暗大陆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上,著..

Rhapsodes评分7.2

《暴风雨》:别把戏台当重点

全片下来发现这不过是用电影的方式表..

九灵评分6.9

莎士比亚系列—暴风雨

莎士比亚创作的最后时期,又称传奇剧..

hanfei1551895

简评《暴风雨》

  个人感觉影片反而是不用任何特..

神甫

更多 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