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0 张图片 
8 位演职员 
18 条剧评 
13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西口》讲述的是清朝末年民国初期山西祁县大户田家,因为家庭变故和生活所迫而离乡背井“走西口”的传奇故事 ,故事以田青的成长经历为主线,其中穿插了刘一刀、豆花、梁满囤、田耀祖等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性格迥异,个性鲜明的人物,坎坷的经历,塑造了在走西口的历史现象中山西人的品格,强调了他们“义重于利”的善良为人。这是一部走西口

展开

  《西口》讲述的是清朝末年民国初期山西祁县大户田家,因为家庭变故和生活所迫而离乡背井“走西口”的传奇故事 ,故事以田青的成长经历为主线,其中穿插了刘一刀、豆花、梁满囤、田耀祖等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性格迥异,个性鲜明的人物,坎坷的经历,塑造了在走西口的历史现象中山西人的品格,强调了他们“义重于利”的善良为人。这是一部走西口的人们用血泪、坚韧、诚信、勇往直前写就的历史缩影,更是一部中华民族为了生存而顽强拼搏的雄浑激昂的赞美诗

  故事以田青之父田耀祖的嗜赌败家开篇,接踵而来是连年大旱,粮食无收,母亲淑贞带着田青和两个姐姐艰难的生活,这使田青从小就立志重振家业。随着他们的渐渐长大,田青与梁满囤一起也踏上了“走西口”的道路,途中他们意外被土匪绑票,还成为了土匪中间的一员。在历经无数挫折之后,田青终于赎回了大宅,他们用自己的汗水、泪水、甚至是血水,在西北的草原、荒漠中走出了一条自己的经商之路。但是连年的军阀混战,使得社会动荡不安,田青破产,接连不断的变故让田青深切地认识到,不把侵略者赶出去,生意也做不成。田青于是带着儿子重新走了西口,投奔大青山游击队。

分集剧情

第1集

  朝末年,地处山西祁县田家庄的田家大院里张灯结彩、贺客盈门。田家三代单传的小少爷田青正在举办周岁庆典。可是作为田青的父亲的田耀祖却泡在赌场里不肯回家。抓周吉时己到,田老太太气愤之下让儿媳淑贞把骰子找来,同金银珠宝纸笔墨砚等物件放在一起让孙子田青来抓,看看他长大了会不会像乃父一样也是个赌徒。大家的心都悬了起来,看田青抓周。幸而田青没有抓骰子,而是抓了一个小算盘。虽然不是抓的官印,可也是田家祖上得以发家的本事。田老太太和淑贞都算是松了一口气。可是他们哪些知道,田耀祖这时已经把全部家产输给了地痞夏三。情急之下,他要翻本,竟把自己的妻子作为赌资押上了赌桌,骰钟一开他把老婆也输掉了……

第2集

  耀祖无颜回家面对母亲和妻子淑贞,从私塾黄先生那里骗借了盘缠,踏上了走西口的黄土大路。田耀祖一走,夏三就领人来收房产和淑贞了,田老太太一气之下吐血身亡。夏三对淑贞欲行非礼,这时,淑贞在田青抓周当晚救下的革命党人徐木匠,挺身而出救下淑贞。徐木匠利用自己一身的武艺,吓退夏三,带着淑贞和她的一儿一女还有乾隆皇帝钦赐给田家祖上的“仁、义、礼、智、信”牌匾离开了田家大院……

第3集

  木匠在梁家村买了一处茅屋给淑贞和一女一儿居住,他给淑贞留下怀中的银两,利用做木匠活作掩护,重又踏上了宣扬革命的征程。淑贞虽说是有了安身之处,可是母子三人的生计无着落,只好给人洗洗涮涮,缝缝补补度日。赶上荒年灾月,难以活命,只好将九岁的女儿田丹丹给了同村梁家不满周岁的梁满囤做童养媳,换来口粮,喂养儿子田青。与此同时,走西口路上的田耀祖被土匪刘一刀劫掠得身无分文,无奈之下,只好靠乞讨度日……

第4集

  耀祖一路乞讨到了包头,幸遇曾在走西口路上遇到的同乡龚丰仓相助,引荐田耀祖侍候瘫痪在床的江湖术士赛神仙,才得以在包头安顿下来。一晃十年过去了,徐木匠从日本回到了山西祁县,他看到已经十岁的田青在给村里人放羊,便把他这些年的积蓄拿出来交给淑贞,供田青去县城读书。他怕伤了田青的自尊,让淑贞告诉田青是走西口的父亲田耀祖捎回的银子供他读书。徐木匠在当地传播三民主义的同时,还把自己的一身武艺传授给田青……

第5集

  青十八岁了,学业有成,武功精进。赛神仙大病痊愈,为了回报田耀祖,便将自己的相术全盘教给了他。学成之后,田耀祖来到杀虎口自称赛半仙,做起了金点子生意,却阴差阳错被土匪刘一刀看上,逼迫他当了土匪的眼线。十七年中徐木匠对淑贞不求回报的帮助,使她对徐木匠产生了爱恋之情,两个苦命人的心终于贴在了一起。但是徐木匠因为革命工作需要却无法给淑贞一份稳定的感情。在私塾读书的田青回家来取学费,正赶上母亲淑贞给徐木匠置酒送别,发现了母亲与徐木匠的私情,徐木匠跳窗逃走……

第6集

  青怒斥母亲不守妇道,然后到梁家去找姐姐田丹丹,田丹丹这才告知父亲田耀祖败家的往事,并且说徐木匠是他们一家的大恩人。田青明白了自己的身世,回家向母亲认罪,却发现母亲拿着绳子出去寻死了。好在他和姐姐及时赶到,从树上摘下了母亲,痛哭流涕地责骂自己不孝,请求母亲原谅,并且提出要去走西口挣钱报答母亲和徐木匠的恩情。官府以窝藏革命党为由抓了淑贞,私塾黄先生出面担保从银号借了五百两银子才把淑贞赎了出来。背上了这巨额债务,加上又赶上荒年,更坚定了田青走西口的决心……

第7集

  青告别母亲和姐姐,也告别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翠翠,带着梁满囤走了西口,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也是去走西口但却是去寻父亲的祁县青年王南瓜,三人结伴行走。走到一个三岔路口,正在彷徨的时候,王南瓜提议用占鬼卦的办法决定走哪一条路:他们倒背身子扔出一只鞋子,便朝着鞋尖指的方向走了下去。在大车店住宿的时候,正巧同徐木匠不期而遇。只是田青没有发现徐木匠。而徐木匠以为田青还在找他寻仇,便躲开了。不过他知道田青也来走西口,怕他有个闪失,便暗中保护他……

第8集

  了节省盘缠,田青、梁满囤和王南瓜决定起早摸黑赶路。几个人说起了鬼打墙,梁满囤吓得直犯嘀咕,一脚踩空掉下了土崖子,摔伤了脚,无奈之下,田青只好背着梁满囤赶路。夏三的父亲身患重病,无力回天。情急之下,夏三把黑手伸向了田青未婚妻翠翠,他要把翠翠娶进夏家给他爹当小冲喜,借以报复田青母亲淑贞。翠翠父亲重病缠身无钱医治,夏三就让周管家威逼利诱,使出浑身解数,逼迫翠翠,并用一个与翠翠送给田青的定情物一模一样的护身符,欺骗翠翠田青在走西口的路上已死。翠翠万念俱灰,同意嫁入夏家给夏老太爷冲喜,夏三终于报了当年未得淑贞之仇……

第9集

  人介绍,田青背着伤了脚的梁满囤去附近的关帝庙疗伤,却意外发现了王南瓜已经出家的父亲,无奈尘缘已了,父子不能相认。翠翠刚嫁入夏家,夏老太爷就死了,夏三迁怒于翠翠,欲把翠翠卖到妓院以报当年未得淑贞之仇。翠翠寻机跑了出来,却发现父亲已死在床上,而母亲也当着自己的面自杀,翠翠辞别淑贞也去走了西口寻找田青。田青三人刚到杀虎口,遇上在此地设摊的赛半仙。在算命时田耀祖知道田青就是自己的儿子,却不敢相认。这一切被暗中保护田青的徐木匠看在了眼里。晚上,徐木匠来找田耀祖,指责田耀祖恶习不改,算命骗人。田耀祖则向他打听淑贞母女的情况。知道母子三人这些年的艰辛,也觉惭愧……

第10集

  个大驼队经过杀虎口,田耀祖把这消息通知了刘一刀,刘一刀领人抢了这个驼队,又绑了几个肉票,在回匪巢黑土崖的路上,从破庙里掳走了借宿的田青一行三人,“肉票”中有一个叫豆花女子,是山西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是到口外与包头一家当铺的少掌柜完婚的。在黑土崖,田青巧遇17年前卖身葬父的土匪三当家李义,因为当年是好心的田家大少奶奶淑贞帮助他才得以安葬父母,如今的李义被官府所逼才不得以落草为寇。土匪二当家意欲霸占豆花,大当家刘一刀的老婆风摆柳认为必须按山寨的老规矩通过比武来决定谁将更有资格获得豆花。为了救豆花,田青在比武中胜了二当家,但却不愿干不仁不义的事,李义劝田青如果想把豆花和那些“肉票”救出黑土崖必须将计就计,假意把豆花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