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43 个视频 
223 张图片 
88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1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为了做好身体上的准备,以及能更为专业地操作武器装备,演员们都参加了为期三周的军训。

·影片的拍摄得到了军方的大力支持,片中有很多场景都是在加州的军事基地完成拍摄的。

·军方专门为影片准备了一个顾问。他的工作就是在片场知道演员使用军械以及明白在实战情况下,专业军人会怎么做。

·不少海军陆战队队员参与到了影片的拍摄中。导演调动了加州、路易斯安那州的数支部队。

·沙恩·布莱克为影片最后一稿剧本出力不少,但是他并没有在编剧一栏署名。

·虽然影片的故事主体发生在洛杉矶,可是因为税收原因,影片在洛杉矶拍摄的镜头少的可怜。大部分影片实际上实在路易斯安那州拍摄的。在路易斯安那州,剧组建立了一个洛杉矶街道的模型,以便还原场景。

·本片的灵感来自真实的事件。该事件发生在二战中,1942年的2月24日到25日几件风船武器同时飘到洛杉矶上空,导致该市拉响了防空警报,一度搞得人心惶惶。很多地方小道消息满天飞:日本派出数百架飞机空袭美国本土。驻扎在洛杉矶的四个防空连慌里慌张地向空中发射了1600发炮弹。美国政府对神秘气球采取了全面封锁消息的措施。与此同时,美国派战斗机进行空中拦截,效果不明显,因为雷达根本发现不了气球,而且气球飘得既高又快,美国空军折腾了好几天,总共击落了不到20个气球。

Quotes

精彩对白

自我感觉好,人就不算老。
 
士兵是有保质期的。
你过期了。
 
像你这种体格的人去闻花,真的是让人崩溃的一件事情。

凡是不是人类的,一律射杀。
 
那些陨石在落地前减速了,而且都落在大城市10英里之内!所以,这不是普通的陨石,是恐怖袭击!

他们的武器竟然是跟身体连在一起的,这才叫敬业。
 
我能活到现在,靠的可不是漂亮脸蛋儿。
 
他们是有组织的?
连蚂蚁都有!

Story

幕后制作

  把外星人入侵拍出新意

  对于拍摄一部外星人入侵地球的电影而言,最难的是拍出新意。特效和影音方面,有《独立日》当做标杆;新意和特色方面,有小成本的《第九区》《怪兽》作为范例。当然,其他各种各样的该类影片层出不穷,如何才能在这些强劲的前辈中杀出一条血路呢?

  导演乔纳森·理贝斯曼的选择和决定是:把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故事拍成一部战争片。他说:“我觉得,如果能把外星人入侵的故事排成战争片,应该会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不明身份、不怀好意的入侵者要占领地球,军队这个时候拿起枪来保护自己,是最自然的事情。我从《黑鹰坠落》以及《颤栗航班93》这两部影片中吸取了很多灵感。这样的影片风格,再加上纪录片式的摄影以及剪辑,就是这部《洛杉矶之战》的面貌。”在影片开拍前,曾经有人建议导演也跟一跟风,把这部题材热门的大片拍成3D电影。理贝斯曼也的确认真考虑过这个建议,但是他最终还是放弃了3D,把影片拍成了一部最为普通的2D电影。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考虑到了观众的观影感受。理贝斯曼说:“如果把电影拍成3D,那么那些晃动的手持式摄影可能在2分钟之内就能把观众给弄呕吐”。既然已经选择了普通的电影形式,导演更进一步地决定要用胶片这种最为传统的影像材料来拍摄影片。实际上,在影片开拍前,导演也曾经试验过要用数码摄影机拍摄。他们当时使用的是RED系统的设备,但是在检查样片的时候,理贝斯曼却发现数码在表现力上,还是输给了胶片。理贝斯曼说:“我们发现,数码没有办法达到胶片所展示出来的那种品质,尤其是在拍摄一些诸如爆炸、巷战等等大场面和疾速移动的镜头的时候,数码的劣势很明显。”

  与使用传统胶片相对照的是编剧克里斯托弗·贝托里尼撰写的剧本。在这个剧本中,贝托里尼没有一味地展示场面、没有过多地渲染外星人的暴力、更没有“堕落”在巷战中无法自拔。他选择把这个剧本编写成具有戏剧冲突的“情节剧”。他说:“我在剧本中加入了很多人性的选择一类的主题。其中有怀疑、抉择等等。最重要的是把冲突尽早地表现出来,好把观众尽快地带入这个虚幻的场景,让他们尽快地入戏。”

  真爆炸与假外星人

  与用电脑制作爆炸场景的做法不同,导演乔纳森·理贝斯曼选择尽可能多地使用硬碰硬的实际的爆炸来拍摄影片。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影片看上去更加真实,以符合影片的纪录片风格的摄影美学。影片于2009年9月到2010年10月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什里夫波特和首府巴吞鲁日拍摄。为了能拍摄出洛杉矶残垣断壁的景象,剧组在路易斯安那搭建了一小片洛杉矶的街景,在其中加入了报废的汽车、烧毁的卡车和坦克、以及坠落的直升飞机等等。理贝斯曼说:“布景是最重要的,如果全用电脑技术完成这些场景,我想这就会使得影片变成一部科幻片,而我的初衷是想要拍摄一部战争片。如果搞得太虚幻,对于影片的整体风格没有好处。”正是应为追求真实,所以导演才选择了大量使用真实的爆破来拍摄影片。不过,这种拍摄方法给演员的表演带来了巨大的问题。首先是安全问题,其次是表演时机问题。因为真实的爆炸难免会出现安全隐患,而且演员表演的时机要爆破点爆炸的时间严丝合缝,才能有预计中的效果。影片主演艾伦·艾克哈特说:“爆炸的成本很高,只能一次成功。所以我们在实际拍摄前要做很多准备和排练工作。一遍一遍的排练,都是为了最终能够一次性成功。而且乔纳森还鼓励我们亲自上场完成所有的镜头,他劝我们不要用替身。这些都是在为影片的真实性着想。”

  与大量真实爆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影片中所出现的外星人大概只有不到10%是真实的模型,剩下的90%都是借助CGI技术计算出来的。并不是乔纳森不想用模型拍摄,而是外星人模型在细节的精度上无法达到他的要求。乔纳森说:“那些模型在大银幕上看起来还是很粗糙,在细节、色彩和质感上无法达到让人信以为真的地步。所以,我找保罗·格拉德设计并制作了一些外星人模型,让后又用电脑复制、细化了一批。格拉德设计的这些外星人很有感觉,它们既不是昆虫也不是动物。从现实生活中是找不到它们的踪影的。它们对付人类就好像是在实行种族灭绝政策的纳粹一样,视我们为蚁蝼。”

  影片在拍摄的过程中,遭遇到了一些小波折。事情是为影片做特效的公司Hydraulx和它的两个创始人科林·施特劳斯格雷格·施特劳斯兄弟的“抄袭”。在哥伦比亚以及索尼公司把影片的特效交给施特劳斯兄弟之后,施特劳斯兄弟突然宣布自己要拍摄一部同样是讲述外星人入侵洛杉矶的科幻片,这就是去年年底的野心之作《天际》。影片的发行商之一的索尼公司认为这是毫无疑问地“抄袭和剽窃”,并且一再要求施特劳斯兄弟出面道歉。但是施特劳斯兄弟的发言人却表示说这是索尼公司对可能伤及自己利益的独立电影和小成本电影的打压和消灭。不过这场说不清道不明的口水战并没有引发任何严重的后果,两部影片还是相安无事地制作完成、大规模公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