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0 张图片 
4 位演职员 
0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展才是一家小型电镀厂的老板,趁暑假带同妻子陆笑媚及女儿罗婉儿,赴加拿大探望已移民当地的父母及弟罗展雄。一家人对加拿大的朴素生活及怡人景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返港后,罗展才因感生意难做,又恐女儿学坏,遂起移民之心,先让女儿及妻子赴加生活,而他就当其“太空人”也。

  怎料,其好色劣性被妻子陆笑媚所察,被迫卖掉所有资产,移民他

展开

  展才是一家小型电镀厂的老板,趁暑假带同妻子陆笑媚及女儿罗婉儿,赴加拿大探望已移民当地的父母及弟罗展雄。一家人对加拿大的朴素生活及怡人景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返港后,罗展才因感生意难做,又恐女儿学坏,遂起移民之心,先让女儿及妻子赴加生活,而他就当其“太空人”也。

  怎料,其好色劣性被妻子陆笑媚所察,被迫卖掉所有资产,移民他乡重新生活。初到彼邦,罗展才一家人暂寄于弟家,由于其母与弟妇Grace早有心病,再加上陆笑媚之爽直性格,经常闹出满天神佛,罗展才唯有以有限资金另置居所,过程中令他与陆笑媚深切明白在异乡之苦况…

分集剧情

第1集

  展才的父母和弟弟展雄均已移民加拿大,他趁着暑假带女儿婉儿及妻笑媚到加国探亲之余,顺道观察当地环境,作好移民打算。展才在港过惯繁华紧张的生活,加拿大之行令他体会到简朴与自得其乐的生活,况且衣食住行亦较香港优胜,唯一令他放心不下的是在港之电镀厂的生意。笑媚亦算随和,但与才因相处日久,亦抵受不住他的霸道性格,在展才面前吐出怨言。展雄妻Grace自幼在加国长大,养成其洋化性格,向不满才的封建思想,彼此关系不好,透过媚、婉来加国,才找到倾谈对像。展才与家人回港后,顿觉各种都市病缠身,加上生意难做,各手下均计划移民外地,令他对移民之念日浓。

第2集

  才虽对家庭负责,但亦染有时下生意人恶习,爱上夜总会寻欢。笑媚虽有疑心,但仍只眼开只眼闭。展才见婉儿日渐成长,恐怕她身处香港这染缸,容易学坏,决意让妻女先移民到加国,自己留守香港继续发展,但笑媚恐她离港后,会助长他变本加厉寻欢作乐,对移民之事并不热心。媚母获悉展才一家有意移民,极力怂恿,更以此为身份象征,在众亲友面前炫耀。展才在此压力下,被逼办理移民手续。笑媚声明若他不同往加国,则不肯移民。展才为了应付移民后的生活,积极学英语,且规定家人开源节流。

第3集

  才等待批准移民的消息,患得患失,加上亲友们寄予厚望,令他精神大受压力。婉儿知移民在即,向男友透露,始发觉彼此情难舍,大为苦恼。展才与家人到医务所验身时,偶遇一妈妈生,彼此寒暄几句,被笑媚见到,证实他常到夜总会作乐,大为忿怒。一女工阿娟怀疑珠胎暗结,在工厂内哭哭啼啼。展才陪她验身,遇上婉儿,故误会他与阿娟有染,回家向笑媚告状。笑媚闻讯火上加油,其后经展文妻澄清,平息误会,但笑媚对此事仍耿耿于怀。

第4集

  才接到批准移民的消息,舍不得白费多年心血,始终不肯放弃电镀厂,声言安排妻女在加国后,会独自回港发展。笑媚知其诡计,着媚母替其放盘,以低价出让工厂,以便加国过着新的生活。展才举家移民后,由于资金有限,于是暂时寄居展雄家。才因与Grace早有心病,再加上笑媚的爽直性格,于是搞得满天神佛,而展才三父子则叫苦连天。展才离香港之前,做足准备工夫,以为如此必定万无一失,谁料到头来事与愿违,人生路不熟,大感彷徨。展才终忍受住其母的唠叨与霸道,计划忍痛买下一间旧居,带着妻女搬走,遂托展雄为他选屋。

第5集

  雄介绍数幢屋给展才,但被他嫌贵,其后展才终购下一幢更平宜的屋。罗辉夫妇满以为展才买屋后,会接他们同住,始发觉才、雄均推卸与父母同住的责任,令二人大表失望。其后展才答应让父母先与他同住。展才入伙后,发现屋内装修设备残破不堪,加上厕所淤塞,遂致电展雄求助,怎料展雄夫妇难得静度二人宁静世界,故意不接电话。展才连夜到展雄家取工具修理厕所喉,回家途中迷失了路,终由警察送回家,至此展才深切明白身处异乡人生路不熟的苦况。笑媚不想终日呆在家中,卷入婆媳不和的纠纷中,加上展才孤注一掷买屋后,经济已无所依赖,遂决到酒楼找一份收银兼会计工作,从此成为全家收入的来源。

第6集

  才除负责接送笑媚上班外,终日赋闲在家,帮母亲料理家务,百无聊赖,而性情变得自卑及暴躁起来,常与家人口角。展雄游说展才与自己搞小生意,但展才知自己尽失天时地利,且目睹加国生意难做,大表灰心。笑媚有见及此,鼓励展才放下面子,往找工作以寄托精神。展才恐怕面对现实,老羞成怒,与笑媚发生争执。展才终被笑媚劝服,找到一份工作,但由于在港当老板太久,故不大会做低下层工作,且眼见年青同事工作效率远比自己为高,更是没趣,终辞职。笑媚安排展才在酒楼里洗碗,想不到被Grace之父见到,向才母提及,才知展才堂堂大老板身份,竟然沦落到唐人街酒楼洗碗,大觉丢脸,力阻展才继续工作。

第7集

  才继续赋闲,遇香港友人Peter,知其来加后找不着工作,夜间替人做看更兼修理电器,日间上大学读环保,以求他日找到优差。展才见他似极积极,但感到他心中存着不安,令他泄气。笑媚见展才大受压力,恐他精神错乱,着展雄带他求医,但瞒着才母,怎料才母事后发觉,以为展才患了绝症,令家人啼笑皆非。媚母到加拿大探望笑媚,藉此了解加国的生活,并逼展才尽快为她申请移民。才母恐媚母在加生活后,会夺了其地位,极力在她面前谈及在加生活苦况,以图吓怕她。媚母知其用意,向笑媚透露,并乘机挑拨其婆媳间感情。

第8集

  才失意之余,被一友人以高薪聘请他返港工作。笑媚自是不愿,但碍于展才日渐颓丧及失意,终让他只身回港工作,开始过其太空人生活。家人宴请展才吃饭饯行时,Peter亦为座上客,各人谈笑风生,展才临走前托 Peter代照顾妻女。才母见笑媚与Peter甚为投契,怀疑二人有非份之想,着展才提防。展才虽不以置信,但内心暗存不安。展才在机舱内邂逅失婚女子玉芳,话甚投契,彼此留下深刻印象。其后更在街上撞见,彼此展开友谊。展才返港后,如鱼得水,重过钻石王老五生活,逍遥快活。另一方面,笑媚自与夫分离后,大表失落,终日致电展才以解相思之苦。展才寄居大哥展文家,生活诸多不便,加上媚母受笑媚所托,常藉词监视他,令他大感烦扰。

第9集

  才经不起诱惑,屡破坏节俭计划,其后更与大嫂先打牌惨败,令经济出现问题,逼于向其兄借钱度日。玉芳发闷时约会展才,与他谈天说地。展才恐她心存非份之想,暗示婉拒她,玉芳事后大赞展才忠于妻子。笑媚已渐适应加国生活,生活圈子扩大,导致才母误会笑媚有外遇,急电展才。展才先不加理会,其后才母更言之凿凿,渲染笑媚与Peter有染,令他大为震惊,急于回加国看个究竟。当展才刚订到机票时,始知笑媚因被冤枉出墙之事而与才母闹翻,火爆之余,偕同展雄夫妇回港透气。

第10集

  媚向展才解释下,夫妇和解。展才夫妇与展雄夫妇暂住在媚母家,打探在港发展之可能性。展雄到港后,眼见香港之繁荣,遍地黄金,亦渐爱上香港,决与才、文留港搞加国地产生意。玉芳苦闷之时,约展才到其家共叙,被笑媚无意中发觉,误会二人有染,闹着离婚。其后得展文等解释下,平息误会。展才突接其母电话,得知婉儿离家出走,立与笑媚回加国看过究竟,始知婉儿一直暗恋Peter,更错怪二人有关系,连夜找Peter。展才得Peter解释误会后,深切了解婉身在加国生活压力甚大,而婉儿明示宁愿返港,令展才大感矛盾,终于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