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乱民全讲>影评>有时候,有时候……

有时候,有时候……

电影中文名

乱民全讲

2010-12-17 23:07

MarsPanda

MarsPanda

想看 - 评分9.3

 

觉得我越来越难说真话了,可是还是不自觉的说出来。会耍一些雕虫小技把这些话拆解,藏在一些谎话之间,让人分不清楚到底是真是假。就如同刚才这句话,我自己也分不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有时候,不觉得王菲的《红豆》会如此悲戚,可能是王菲的声音即使伤心也要冰凉中透出委婉一些,直到剧中人孤独的唱这首歌。两个多小时的生活拼贴,突然中止,就好像突然被扒光衣服一样赤裸裸的暴露出最脆弱的地方一样。虽然身后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歌者却撕心裂肺。第一次看《乱民全讲》,没想到赖声川会把高潮放在最后的地方。所有桥段都是为了铺垫这首歌,随着剧中人声和卡拉ok的声音分离,背景的一字一句,逐渐淡化的斛筹交错。 
   
  背景字幕纷乱的显示,肢解的只言片语和连续不断绿色字幕,让观众来不及仔细去阅读,那是歌者的遗书。 
   
  我坐在KTV的房间里,准备唱我人生的最后一次卡拉OK, 
  因为我已决定离开这个世界。 
  我决定离开这个世界的理由: 
  第一,因为我这一生也不会得到你, 
  第二,你永远也不会喜欢我, 
  第三,那次你对我说,你对我已再没有任何感觉。 
   
  无论如何,我们也有过一段开心快乐的日子, 
  我选择唱KTV作为离开前最后的一件事, 
  是因为我们在这KTV内,渡过了很多快乐的时光, 
  我们在这里手拉手,唱了很多很多的歌,我还以为,我们可以一直的唱下去。 
   
  也许我们都明白,在这个社会,不会有真的爱情。 
  你对我说,人最重要是生存。 
  你经常劝我不要想太多,不要把事情复杂化,生活越简单越好, 
  所有问题自自然然会解决,不要太执著, 一定不可以太认真。 
  我也想有面对现实的勇气。 
   
  我记得我和你看过一部电影叫做「艾蜜莉的异想世界」, 
  人人都说戏里的爱美丽很有勇气, 
  但那是电影,不是台湾, 
  在台北,就算我有作艾蜜莉的决心,也没有这样的一个环境。 
  我其实可以随时改变自己, 
  但你跟我说,我怎麼改也没有用,因为我想我作自己, 
  但当我作自己时,我又得不到你我还作自己来干什麼? 
   
  你可能会问,为什麼我决定离开这个世界?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明白,我只是觉得很辛苦。 
  也许离开后,那种辛苦会消失。 
  离开这个世界,可能是开心的, 
  我想我会到了另一个世界,成为天使。 
  若我成为天使,我一定会回来保护你, 
  永远在你身边,听你心底里的说话,再用歌声回覆你。 
   
  再见了。希望你能尽快忘记我。 
   
  实际上我觉得这样处理特别残酷。这种残酷不仅仅是情感上的,更多的是对过往生活的种种颠覆。有时候,我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失望的,可能很久了。后来我就于再羞于表达自己的人生观了。去年夏天跟李白脸,赵四眼喝高了的时候认真的谈过一次,李白脸积极向上,赵四眼稳中取胜,我不思进取。那一刻,却不约而同的对以后的日子充满迷惑,也许一秒,也许两秒,也许一个小时,然后再各自用擅长的方式掩饰起这种迷惑,看上去大家都过的还好,生活还不错。我们都在搜集种种为了活下去的理由,开始为了理想,为了姑娘,后来为了父母,为了孩子,为了家庭,为了有个好下场。有时候,我们都怕这种理由用尽了还有什么能支撑这种不真实的生活。 
   
  “ …… 总而言之,我可以这么形容你:你有七年级的思想;你有三年级的倦容;你有六年级的性欲;你有八年级的情绪管理。 简而言之,你是个乱民。” 
   
  有时候,你觉得自己是个演员。可有时候,你突然发现除了你的所有人全是演员,所有的人都在演戏给你看,你是这个剧场中唯一的观众,可怜的是你居然站在舞台中央。到了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的年纪,就发现诸如坚持,责任,改变,善良,热情这类的词汇特别沉重。没法回头看的原因是失去的东西太多,自己都不敢去面对,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有时候,别人能轻易做到的事,自己却做的如此艰难了。生活又要发生改变,这么多年的努力,某种意义上说是种倒退。想了很长时间,仍旧觉得是个很大的打击,没想到这种情感在这部剧的最后被剥离出来,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是部彻头彻尾的喜剧。 
   
  有时候,赖声川说有时候生活就是拔河比赛,有时候和别人,有时候和自己,有时候也会在拔河的时候看到流星。

该片热门影评:

有时候,有时候……

我觉得我越来越难说真话了,可是还是不..

MarsPanda评分9.3

更多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