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0 张图片 
9 位演职员 
1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氏家族,虽然富贾一方,以名门自居,可是其家族内部却存在着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矛盾与斗争。曹家二子曹天吉性格善良、风度翩翩,可是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生活在深深的罪恶感里,无法自拔;事因儿时的他,由于贪玩,怂恿哥哥带着他到荒山远足,结果导致哥哥曹天裕在远行中染上恶疾,一直无法痊愈,遗恨多年,为此他们的母亲薛剑兰多年来都没能

展开

  氏家族,虽然富贾一方,以名门自居,可是其家族内部却存在着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矛盾与斗争。曹家二子曹天吉性格善良、风度翩翩,可是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生活在深深的罪恶感里,无法自拔;事因儿时的他,由于贪玩,怂恿哥哥带着他到荒山远足,结果导致哥哥曹天裕在远行中染上恶疾,一直无法痊愈,遗恨多年,为此他们的母亲薛剑兰多年来都没能原谅曹天吉,还整日以泪洗面。

  在成长的过程中,曹天裕一直受病魔折磨,最终由于丧失了生育能力,无法娶亲,这是曹家最大的遗憾。

  为了补偿被众人唾弃的大儿子曹天裕,在相亲屡次失败后,爱子心切的薛剑兰与香家染坊的大小姐香雪心做了个交换条件,让聪明,美丽而又颇有心计的香雪心没有条件的嫁给大儿子曹天裕,却同时让二儿子曹天吉去迎娶香雪心的亲妹妹香雪灵。

  为了补偿内心对哥哥的愧疚,和让母亲消除对自己的偏见,曹天吉违心地离开了的女友陈咏月,违背自己良心与意愿的接受了由母亲一手安排的这桩婚事。

  曹父曹锦峰对这样买卖式的婚姻很是反感,他极力阻止曹天吉作出这样的决定,可是曹天吉不听,坚持把哥哥的终身幸福当成他人生最重要的事看待,认为只要牺牲自己,就能给哥哥带来一段美满良缘。

  可是曹天吉并不知道,他自己所要迎娶进门的新娘香雪灵竟然是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香雪灵在婚礼上发病,其暴戾行为吓坏现场的每一个人,曹锦峰与其他亲属不断劝导曹天吉立即与香家解除婚约。

  可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曹天吉不单不肯退婚,还不离不弃的陪伴着香雪灵,坚守着曹家与香家的协定,尊重他们的婚姻,希望妻子能够在他细心的照料之下,慢慢痊愈。

  曹天吉此举获得丈母娘魏淑娴的嘉许,母亲薛剑兰也慢慢的改变了对他的态度,认为儿子已经为哥哥作出了最大的牺牲,十分难得。

  另一方面,在成婚之后,香雪心却嫌弃不能人道的曹天裕,她两面三刀,暗中与旧情人查鹤亭交往,准备私奔,又不断的欺骗曹天裕,制造谎言将家里扰得不得安宁。

  薛剑兰无意间得知媳妇有了外遇,她心里很气,却始终无法找出香雪心的旧情人到底是谁?只能暗自焦急,也后悔当初不该轻易相信香雪心。

  曹家的两对新人都身陷在爱情的苦海中,曹天吉深爱着香雪灵,却始终得不到她的心,因为香雪灵惦记着的人是她的前夫宋侠军。

  宋侠军本是将门之子,他在迎娶香雪灵当日,惨遭仇家上门寻仇,对宋氏家人进行灭门的无情屠杀,香雪灵虽然逃出生天,却因为刺激甚大而精神失常……

  宋侠军身受重伤,许多人都以为他在这场屠杀中已经死去,其实不然,事隔三年,宋侠军与香雪灵都失去联系,还各自都以为对方已经丧命黄泉,却没料到宋侠军竟然成为曹天吉的莫逆之交,于是,双方之间的关系更为曲折微妙。

  从此在这个豪门家族中,父母与儿媳、兄弟姐妹之间,朋友之间,矛盾百出。善良的心、错位的爱、真诚的情感,虚伪的谎言交织全剧……

  某些人的真实面目一一被揭开,例如香雪心打着关怀妹妹终身幸福的旗号嫁入曹家,其实她觊觎的是庞大的曹家家产,体现出她虚伪、贪婪的一面,查鹤亭失意于香雪心之后,为了夺产阴谋,也故意迎娶曹家小女儿曹月姿为妻,希望夫凭妻贵,让他在曹家占有一席之位。

  曹天裕知道妻子的奸情之后,痛不欲生,为了防备妻子随时会抛下自己远走高飞,他自私的以香雪灵为人质,希望借助她的疯病牵制香雪心,让她为了妹妹而留下。

  曹天吉的初恋情人陈咏月同情曹天吉的遭遇,每次当他面临困难时,都挺身而出,设法帮助他渡过难关,并不断的撮合他跟香雪灵之间的情缘。

  曹天吉夹在陈咏月与香雪灵两女之间,情感的钟摆始终停放在疯妻香雪灵一方,其真情真义让人动容,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香雪灵在曹天吉身上找到温暖与慰藉,疯病得以痊愈。

  而心术不正的香雪心与查鹤亭双双得到其报应,被曹天裕设计一一害死,事后,曹天裕也因为愧疚而自尽身亡。

  雨过天晴,曹家又恢复原本的安宁与和谐,在爱心的栽培下,香雪灵与曹天吉的爱情终于萌芽,疯子新娘香雪灵更是彻底走出阴影,与痴心新郎曹天吉厮守终生。

  真可谓,人间自有真情在,危情时刻见金心。

分集剧情

第1集

  家大少爷曹天裕在天破晓时分,一时想不开,投井自尽,幸亏被早起的佣人发现,及时把他救了回来,这事件闹得很大,曹家上下人心惶惶,大家都为曹天裕的遭遇感到唏嘘,无奈。

  曹家本是花岗镇名门,家财万贯,诗礼传家,自清代中叶以来,无论是商界、官场都辈有人才出,来到曹锦峰这一代,膝下有两子,曹天裕与弟弟曹天吉,兄弟二人也是饱读诗书,风度翩翩,是属于人中龙凤。没有料到曹天裕十岁那年,曹天吉因为贪玩,擅自开动父亲的汽车,结果导致车子失控,把曹天裕撞伤,曹天裕虽大难不死,可是因为车子撞击下体,受伤严重,导致他性功能出现障碍,成年之后的他因为这场意外,内心郁结,终日愁容满面,引发许多后患,患有一身残疾,终于导致他有了厌世之感,想要一死了之。

  母亲薛剑兰对曹天裕一向宠爱有加,尤其那场意外之后,薛剑兰心里更是恨死了小儿子曹天吉,不时冷脸相待,让曹天吉很是难受。

  曹天吉经常到药王庙给哥哥祈福,这一次却在庙里遇上他亲密的女友陈慕春正好从上海念完书,毕业回来。

  曹天吉看到陈慕春身为女子都能够上学堂修学,心里很是羡慕,陈慕春体谅他为了照顾哥哥自动放弃原本的学业,心里既是同情他,又为他不值。

  这次曹天裕投井的意外事件,让薛剑兰借题发挥,又把矛头指向曹天吉,没有原由的当众冲着他发脾气,曹天吉心里难受之极,曹家众人如妹妹曹天娇、婶娘白明珠等人都对曹天吉充满同情。

  曹天裕到时十分重视兄弟之间的情义,从来没有怀恨曹天吉给他带来这么大的磨难,曹天吉极力劝哥哥想开,好好的活下去。

第2集

  家邀请地方上的要人顾督察夫妇前来做客,白明珠与丈夫曹顺昌怀有私心,想把自己的儿子曹天德介绍给顾督察的女儿,攀上这门亲戚,白明珠是名口没辙栏的无知妇人,她出言不逊,指出曹天裕这辈子恐怕无法成亲之类的话,薛剑兰听了,很是恼怒。

  曹顺昌本身是曹家养子,本人庸庸碌碌,最要命的还是他沉溺鸦片,导致他们在这一家子在曹家毫无地位,白明珠还经常是被人取笑的对象。

  顾督察全家上门做客,女儿长得落落大方,薛剑兰本身也很喜欢,心里也想着向顾督察夫人乔嫣红提亲,没有料到曹天裕因为病体不适,当众出丑,乔嫣红觉得自己辈愚弄,很不客气的说了一番难听的话,表明态度说自己的女儿绝对不能嫁给一个病夫,这番话更让薛剑兰愤怒不已,一位为伤透心的母亲,发誓一定要给曹天裕娶上一门好媳妇,让曹天裕吐气扬眉。

  最后,薛剑兰把注意力转到与曹家有生意往来的香家染坊大小姐香雪心身上。

  这时候的香家染坊由于经营不善,面临清盘的惨淡局面,香雪心与母亲魏淑娴身上背负了许多债,心里愁苦不已,曹家的提亲似乎给了她们一个新的指向与生机。

  可是,香家内似乎还隐藏着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事件……

  薛剑兰向香雪心提问是否愿意嫁予曹天裕,香雪心没有考虑就答应了,但是她也反提出另外一个古怪的条件,就是要曹天吉同时也答应迎娶她的妹妹香雪灵,至于香雪灵是何许人物,却是一个谜团。

  另一方面,其实曹天吉正在与陈慕春编织着美梦,曹天吉希望能够说服父母让他早日迎娶陈慕春进门,却没想到母亲对他是另外有安排,要他牺牲自己去完成哥哥娶香雪心的愿望……

第3集

  剑兰与白明珠上香家染坊,终于见到神秘的香雪灵,却发现对方虽然长得灵气逼人,却是十分压抑、沉默,薛剑兰很是奇怪,香雪心解释由于香雪灵自小得不到父爱,导致她内心有些郁结,不善于与人沟通,薛剑兰信以为真。

  对薛剑兰的一意孤行,硬要拆散曹天吉与陈慕春之间的爱情来成全曹天裕娶媳妇的心愿,曹天娇心里很是不舒服,为此她为曹天吉打抱不平,跟母亲吵了起来,坚持不让母亲这么做,可是薛剑兰根本不把曹天娇的规劝听在耳里。

  父亲曹锦峰也希望曹天吉不要这么怯弱的迎合母亲,可是在曹天吉很悲壮的表示 ,他有着牺牲自己,完成大我的宏愿,希望能够通过这次的婚事安排,让曹天裕成亲,达成他的赎罪愿望,于是他非常坚定的答应了薛剑兰,就像一个木偶人般的任由薛剑兰摆布。

  曹天吉自从答应了香家的婚事后,却又没有勇气向陈慕春提出分手,曹天娇看不过眼,觉得这样瞒住陈慕春未免太过残忍,她主动的代表曹天吉向陈慕春提出分手之说。

  陈慕春知道这事,宛如雷亟。

  曹天吉对自己给陈慕春带来的伤害,表示歉意,陈慕春心里既痛恨他没有积极争取他们的幸福,也很同情他的无奈,总觉得曹天吉的牺牲是没有意义的。

  与陈慕春分手之后的曹天吉终日坐困愁城,一蹶不振,白明珠危言耸听,咬定曹天吉有轻生的迹象,结果又搞得曹家众人虚惊一场。

第4集

  天裕知道弟弟的曹天吉的无奈,他心里也很难受,觉得弟弟的牺牲未免太大,却已经无法扭转整个局面。

  薛剑兰趾高气扬的到顾督察府上派送请帖,为的就是要在乔嫣红面前出一口气,表示自己的儿子终于能成亲了。

  可是,薛剑兰万万没有料到香雪灵本身却是个疯子,而且病情严重,导致魏淑娴、香雪心母女俩惶惶不可终日。

  而香雪心本身还有一名亲昵的情人查鹤云,他本是也是豪门人家的子弟,还具有满族贵族血统,无奈清室退位之后,家道中落,来到查鹤云这一代,生活拮据,他很想迎娶香雪心过门,却根本没有能力办起一场像样的婚事,查鹤云心里很是郁郁,尤其看到香雪心为了自己姐妹俩的幸福,答应嫁入曹家,查鹤云更是充满了妒忌。

  曹香两家开始讨论怎么操办这场婚礼,魏淑娴知道女儿香雪灵最怕打雷等突如其来的巨响,因为这样很容易刺激她的疯病发作,所以她很是为难的提出来一个极其古怪的建议,要办一场静悄悄的婚礼,不允许有唢呐,花鼓等传统婚礼必备的喜庆之乐。

  曹家众人都觉得这个提议太过古怪,怀疑香家必定是出了什么事,曹天德自告奋勇的偷偷溜进香家察看个究竟,终于看出香雪灵不是个正常的女子……

第5集

  家顾及颜面,明知道香雪灵有问题,与香家的婚事还是不能不办,薛剑兰灵机一动,说服老太爷曹金庭接受香家的建议,办一场静悄悄,没有喜庆之乐的所谓西式婚礼。

  查鹤云极力反对香雪心嫁入曹家,香雪心无奈,以流年不利为理由作为推搪,希望能够再拖延一些时间,曹天裕被安排在花灯会上与香雪心再见一次面,他心里很是喜欢香雪心,勉强的答应了香雪心的要求,把婚礼的日期暂时挪后。

  可是薛剑兰与魏淑娴两家母亲都不愿意,香雪心的计划失败,让查鹤云心里更是不满。

  婚礼当天,很多街坊邻居都很奇怪曹家有钱有势,怎么却办了一场沉默的婚礼?

  众人议论纷纷。

  查鹤云知道香雪灵疯病的内情,他心里急切的盼望着爆发一场惊雷,希望就此吓坏香雪灵,让婚礼无法举办……

  曹家兄弟二人终于与香家姐妹一起拜堂。

  香雪灵第一次见到曹天吉,脑海里却想着她的昔日情人宋大成!

  婚礼是在西式教堂内举行,谁也没料到就是最关键时刻,果然风云变色,惊雷大响,香雪灵当场受到惊吓,疯病发作,大闹喜堂,场面顿时乱成一团。

  在场观礼的乔嫣红幸灾乐祸的笑着,把薛剑兰都气坏了。

第6集

  了香雪灵发疯的事,曹锦峰把薛剑兰给怪上了,认为她不该因为迎合曹天裕而急着攀上香家这门亲事。

  曹天吉心里也很难受,没有想到自己娶上的竟然是个疯女,曹天裕劝他赶紧把这门亲事给退了,曹天吉却为哥哥着想,执意不肯。

  查鹤云却为这事有些幸灾乐祸,香雪心对他的态度很是不满,向他表明既然曹天裕不能人道,二人之间等于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只要查鹤云愿意忍耐,让她在曹家待上一段时间,等有时机,刮了一笔钱就一起远走高飞……

  查鹤云心里虽然喜欢钱,但想着自己的恋人与别人同眠,心里总有些疙瘩。

  曹锦峰也向薛剑兰表明为了曹天吉的幸福,要他退婚,不能迎娶香雪灵进门,薛剑兰还是固执不肯,认为香雪灵的病是能够治好。

  曹天吉努力的说服曹家众人放下成见,让他把香雪灵接了回来,魏淑娴对曹天吉的善良与包容之心,深为感动。

  曹天吉担心香雪灵怕陌生,不敢跟随他回来曹家,他投其所好的把曹家的花园布置成兰花园,借故吸引香雪灵的注意,终于把她给顺利的接了回来。

  乔嫣红无意间撞见了香雪心在外头与查鹤云幽会,判断香雪心是个不守妇道的女子,她转告薛剑兰,可惜薛剑兰认定她是妒忌心作祟,危言耸听,不愿意相信之。

第7集

  雪灵自从被曹天吉带入曹家后,天天在花园里与兰花相伴,曹天吉对她很是关怀,香雪灵的心情渐渐变得平和,也对曹天吉产生了好感与信心,感情在慢慢建立中。

  曹天吉发现香雪灵一直念念不忘“宋大成”其人,他心里觉得很是奇怪,向魏淑娴追问。

  魏淑娴含泪告诉他宋大成其实是香雪灵的初恋情人,可惜当时他们的交往得不到双方家长的同意,于是决定私奔,没有料到就在他们成亲当天,宋大成的家族的仇人当场把宋大成枪杀身亡,香雪灵因为受不住这个打击,顿时疯了……

  曹天吉知道这事,顿时对香雪灵产生了无限的同情。

  查鹤云与香雪心相约想要一起离开这里,却没想到查鹤云因为欠钱被债主狠打了一顿,还要挟他不准离开,二人无奈继续留下。

  薛剑兰继续积极的为曹天裕、香雪心补办婚礼,曹天德却分析说担心香雪灵会再因为疯病,把婚礼搞砸了,薛剑兰接受建议,决定不让香雪灵出席曹天裕与香雪心的婚礼,让她继续留在花园里不让她出去,曹天吉费尽唇舌说服香雪灵接受这个安排。

  婚礼当天,乔嫣红与另外一个贵宾——罗霜梅到来贺喜,乔嫣红看到曹家的后花园门户深锁,不让外人随意进入,觉得很是奇怪,决定溜进去看个究竟……结果让她撞见了香雪灵……

  乔嫣红在后花园里发现曹家是故意困着香雪灵,不让她到大厅出席她姐姐的婚礼,乔嫣红明知道曹家用心良苦,不想再让香雪灵出丑,可是居心不良的她,故意煽动香雪灵出去,骗说她母亲就在厅上,就把香雪灵哄了出去。

  香雪灵来到厅上,见灯火辉煌,一室喧哗,她感觉有些不自在,罗霜梅见到了她很是诧异,偏偏香雪灵就在这个时候被鞭炮声吓着,疯病发作,罗霜梅好意慰问她,香雪灵却狂性大发,把罗霜梅推下楼梯,当场惨死,酿成血案。

第8集

  雪灵以涉嫌杀人的罪名被警察署扣留,曹锦峰提了黄金准备去买通署长,让他放人,却没有料到署长告诉他,死者罗霜梅的丈夫郑云天是个高官,背景强大,他不甘心妻子就此不明不白的死去,一定要追究此事,曹家跟郑云天卯上了,将会是后患无穷。

  曹家众人知道这个情况,心里都为香雪灵的处境感到担忧。

  曹天吉和香雪心都为香雪灵的事忧心忡忡,尤其是曹天吉,他对香雪灵的感情投入让薛剑兰看了都深为感动,薛剑兰向曹天吉表示过意不去,因为她执意要促成这门亲事给儿子带来这么沉重的负担,曹天吉表示不会怪罪母亲,母子二人取得谅解。

  曹锦峰找来著名律师赵牧原为香雪灵辩护,曹家众人对赵牧原抱着极大的希望……却没有料到赵牧原暗中被乔嫣红收买,打算故意打输这场官司,让香雪灵被判有罪,曹家出丑。

  曹家众人为香雪灵的事心烦,曹金庭、曹顺昌父子却起了矛盾,曹金庭骂曹顺昌没出息,只会抽大烟,曹顺昌生气把老爷子推倒,结果老爷子一命呜呼。

  曹家又陷入另一场悲情中。

  魏淑娴发现赵牧原有意把一些对香雪灵有利的证据抹除掉,向控方提供方便,她把这事转告曹家,要曹家防备这个律师……

  陈慕春父女知道香雪灵命案一事,父亲陈广田对曹家充满怨气,就等着看曹家怎么收拾这烂摊子,陈慕春却对曹天吉充满了同情,为此她决定出面帮助曹天吉。

  陈慕春向父亲陈广田求情,希望他能够出任香雪灵的辩护律师,让曹家不再被赵牧原误导,陈广田原本不肯答应,最后拗不过女儿,答应帮香雪灵做辩护……

第9集

  天吉看见香雪灵即使是在拘留所里,还是惦记着宋大成,盼望着宋大成能够来救她出去,曹天吉明知道香雪灵的心不是属于自己的,还是一心要帮她摆脱这场官司的困扰,曹天娇对哥哥的痴心感到费解。

  陈广田律师希望能够把当年照顾过香雪灵疯病的嬷嬷请出来,让她向法庭证实香雪灵是个疯子,香雪心假意帮着去找嬷嬷,却是在私底下溜出曹家与查鹤云幽会。

  法庭不接受香雪灵是个疯子的说法,裁定她是有预谋的杀死罗霜梅,曹天吉心生一计,故意在法庭上朝香雪灵吼叫,痛斥她,刺激她,让她感到害怕不安,终于再次引发了香雪灵的疯病,法庭上,众人看到香雪灵病发的狂态,很是害怕,法庭终于不得不裁决香雪灵是个疯子,杀人是无意识的行为,所以当场宣判无罪。

  香雪灵终于获得释放。

  经过这一连串的事,曹天吉与香雪灵的感情又再跨进一步。

  曹家众人对陈家两父女雪中送炭的行为、义举感到非常欣慰,一再答谢,薛剑兰内心很是担心曹天吉会与陈慕春爱火重燃,曹天吉却向她表明不会,自己已经爱上香雪灵,不会改变。

  薛剑兰勉强的相信了儿子。

  香雪心经常以回娘家探望母亲为理由,溜出曹家与查鹤云幽会,魏淑娴正好上曹家拜访,结果在与司机、白明珠等人的闲话中,知道香雪心频频外出,行踪成谜,这开始引起了魏淑娴的注意。

  另一方面,曹天裕对魏淑娴很是孝顺,提议她不如结束香家染坊的生意,搬到曹家一起住,魏淑娴心动,但是又怕香雪心有什么行差踏错的行为让她难以下台。

第10集

  淑娴无意间发现曹天裕还必须要服用大量药品来维持身体,估计香雪心与女婿有些难于启齿的闺房问题,导致香雪心有了外向之心。

  魏淑娴不时借故暗示香雪心要遵守妇道,不要做出任何对不起曹家的事,可是香雪心,置若罔闻……

  香雪心却发现曹家的莫管家经常超乎寻常的照顾她,关怀她,可是每一次总是让她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接着莫管家甚至问起了香雪心与查鹤云的关系,这可把香雪心吓坏了。

  原来,莫管家与查鹤云是旧时相识,当查家鼎盛时期,莫管家还曾经在查府当差,查鹤云以为可以利用他来监视香雪心,就把自己跟香雪心的一切交往,告诉了莫管家,没有料到这个人外表忠厚老实,骨子里却包藏祸心,偷偷的打起香雪心的主意。

  曹天吉乘空带着香雪灵到处游山玩水,让她放开心情,派遣愁怀,香雪灵对曹天吉越来越依赖,感觉到曹天吉是个温暖的臂湾,曹天吉知道她心里始终放不下的宋大成,他还是落落大方的不表示什么。

  某日,二人来到一处叫姻缘庙的地方,香雪灵觉得有似曾相识之感觉,原来这是当年她与宋大成定情之地。

  香雪灵、曹天吉继续游山,突然,风云变色,香雪灵感到害怕,不小心跌落山崖,险象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