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2 个视频 
43 张图片 
98 位演职员 
268 条影评 
4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影片改编自第80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提名影片《回家行动:记录战火》

·本片是2009年“圣丹斯电影节”的参赛片,并获得了剧情类“最佳评委奖”(Grand Jury Prize)的提名。

·影片根据真实的故事改编,其来源是海军陆战队队员迈克尔·史特伯尔上校的日记。

·本片是一部小成本的影片,剧组没有专门为影片单独配乐,影片的音乐来自于HBO的音乐素材库。

·本片是导演罗斯·卡兹独立执导的长片处女作。

·影片里,为钱斯的遗体拍照的摄影师用的是尼康的D2H的数码单反相机,为了避免广告的嫌疑,剧组用黑色胶布将尼康的商标和相机上的标志贴了起来。

·钱斯的抚恤金现在被用来成立一个为退役的士兵提供服务的基金会。

·为了在影片中体现出美国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剧组跨越了大半个美国,从新泽西一直拍摄到了蒙大拿。

Quotes

精彩对白

Sergeant: You know, a lot of recruits, myself included, lose a big part of their personality when they go through boot camp. But, Chance, he comes back from boot camp, he sure as hell was a marine, but he was still Chance. Same old wise-ass smile.  He could get away with anything just by flashing that grin.  Our first mortar attack in Ramadi, everybody's yelling, Grab your kevlars! Grab your flaks!   We were all scared, you know?  Like ''welcome to Iraq.'' Everybody's running, trying to get to the bunker.  He's got his shower shoes on, grabs his rifle, runs outside, he's like, ''where they at?'' Everybody's yelling, ''Phelps, get your ass back in here, man! Take cover!'' He's still standing outside.  in his shower shoes.
中士:你知道,很多新兵,包括我在内,从新兵训练营出来之后都像变了个人。但是,钱斯,他从新兵营回来后,当然他是海军陆战队了,但他还是那个钱斯……还是那个臭屁的笑脸。他只要一笑就能抛开任何事。在拉马迪我们遭遇第一次迫击炮袭击,所有人都在叫喊,“穿上凯芙拉!穿上你的防弹衣!”我们都被吓傻了,就好象“欢迎来到伊拉克”。大家都在乱跑,都想钻进掩体。菲尔普斯,他穿着拖鞋,拿起步枪,冲到外面,好像在说“他们在哪?”大家都喊“菲尔普斯,快回来,找掩护!”他还是站在外面,穿着他的拖鞋。

Mike: Sir, last night I read the DOD Announcement about PFC Phelps.  He is from my home town, Clifton, Colorado.  Sir, if the duty does fall to us.  I would be honored to escort him home.
Sir: It's a little unusualfor an officer to escort a PFC.
Mike: I would very much like to do it, sir.
迈克尔·史特伯尔上校:长官,昨晚我有读到国防部的关于一等列兵菲尔普斯的通告。他来自我的家乡,科罗拉多的克里福屯。长官,如果这个使命降临在我们身上。能护送他回家将使我感到无比荣幸。
长官:由士官护送一个列兵这有违常理啊。
迈克尔·史特伯尔上校:我非常愿意这样做,长官。

Story

幕后制作

  美国士兵的归乡之路

  2004年,年仅20岁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钱斯·菲尔普斯在伊拉克战争里不幸身亡。按照惯例,他的灵柩要由一名军方人员护送到他的家乡。这时,已经是行政官员的上校迈克尔·史特伯尔主动请缨,要求担任这一职责。由于他的军衔过于显赫,美国军方在研究之后,同意了他的请求。

  史特伯尔说:“我参加过海湾战争,参加过沙漠风暴的行动,知道战争是个什么东西,也知道士兵的遗体对于他的家人、对于整个国家有多么重要。而且,我也厌倦了每天在电脑前查阅阵亡士兵的数字,然后写一份分析报告了。这种工作不需要我这样的接受过正式军事训练的人做,找个军校的学生来做就可以了。所以,我主动要求护送钱斯回家。他的家乡在科罗拉多,我一开始以为我能回到科罗拉多,因为我的家乡也在那里。但是他的父母都居住在俄亥俄州,他们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和他们在一起,所以,我只好护送钱斯回俄亥俄”。

  影片里表现了护送途中普通美国人对阵亡士兵的尊敬和爱戴,那么他们真的是像影片里所表现的那样么?对此,史特伯尔上校说:“虽然没有影片里那么夸张,但是我还是在很多小的地方、小的细节里体会到了美国人是非常尊敬我们这些军人的。比如说在飞机上,机场里的那些工作人员都非常尊敬士兵的遗体,空中小姐和机组成员专门为我提供了一些便利。最让我感动的是在高速公路上,那些素不相识的人们在看到我们的灵车的时候自觉地减速,打开车灯并且鸣笛示意。那些机场的装卸工在搬运钱斯的遗体的时候,充满了庄严的肃穆……还有很多事情,都非常让我感动”。

  带着敬意拍电影

  虽然本片是罗斯·卡兹的长片处女作,但是编剧经验丰富的他自然知道该怎么把这个故事说出来。罗斯·卡兹说:“是的,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而且很具有时代意义的故事。所以处理起来,我就使用了一些浪漫的手法。毕竟影片是有显示依据的,而且还有一部纪录片声名在外,所以,我们也不会太过于艺术化地处理这个题材。无论怎么样,我们是带着对死者极大的敬意在拍摄这部影片的。影片里的那些对尸体和遗物经行清洗的镜头,我们对大限度地减少了直接拍摄。因为我觉得,我的影片是在说运输死者的途中的故事,没有必要把对尸体的处理过程表述的那么详细,但是适当的展示是必要的,这也是我们队亡灵的尊重”。

  在影片里主演史特伯尔上校的著名演员凯文·贝肯表示自己对塑造这个角色一直心存敬意。他说:“先不论我们的政府是不是应该发动这场战争,在这部电影里,我们只关注那些阵亡士兵的遗体是怎么被安置的。我愿意按照史特伯尔上校日记里描述的那样,一个一个地方去重新走过他在护送途中走过的地方。去实际地体验他所经历的东西,我想这么做远比我们呆在剧组里讨论和排练重要得多。”

  伴随着凯文·贝肯这种“实地考察”的精神,剧组从新泽西辗转来到了蒙大拿。在这些史特伯尔上校曾经走过的地方拍摄了影片。凯文·贝肯说:“这种对生命的敬畏感,的确让我觉得我们在拍摄一个大题材的影片”。导演罗斯·卡兹也表示说:“如果说拍摄这部让我学习到了什么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我学习到了如何敬畏生命。每一个生命都是弥足珍贵的,每一个士兵都是一个家庭成员,敬畏生命是我们必须学会做的。其实不仅如此,我更是学会如何带着敬意拍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