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微笑警察>影评>微笑警察—是谁在敲打我窗

微笑警察—是谁在敲打我窗

电影中文名

微笑警察

2015-07-02 15:26

teacat

teacat

想看 - 评分7.9

 

着好莱坞硬汉警察片中的阴沉和残酷,但骨子里却依然是日片的心灵鸡汤式的温情。

呼应开头的佐伯的萨克斯的演绎,结尾处爱人小岛行走在萧瑟的秋风中,世界仿佛化为寂寥冷漠的废墟,只有爱与梦的激情像一缕秋阳温暖着人们蜷缩的心。

在北海道警署,高层的斗争扩散到整个组织。原本应该除暴安良的警察,成了实现权力欲望不择手段的机器。国家机器渐渐沦为私人权力的机器。

佐伯,一个被高层利用但良心未泯的警官,在被人操纵的同时,也进行着反抗和挣扎。他周围聚集着一些警察在一个“黑鸟”酒吧中抽丝剥茧地还原着杀人案的真相。孰料,这样的命案,竟是高层权力斗争中有人刻意布下的陷阱。

在这样的陷阱中,有几人清醒,几人懵懂,几人抱有良知,几人又麻木不仁。

对“组织”惩罚的恐惧,正如卡夫卡小说中“被排斥”的恐惧一样,贯穿了这个酒吧中的破案过程。几个人陈于面目之上的恐慌,介于战友和同事的感情,又挣扎在警察的职责和良知中。这些微妙的人性纠结被清晰现实地暴露出来,这是本片的一大精彩之处。

录像带中那突如其来的丑陋甚至显得荒谬可笑,正如那些不苟言笑一脸正派大佬们面具后的残忍与胆怯。当石岗刑事部长终于利用案件达到目的清除异己之后,那种浅薄狂妄的微笑,和他背后窗外那片压抑而沉默的札幌市景造成了一种可怕的现实。“微笑警察”就是指这种现实中为所欲为的、无法看清却又无所不在的权力。

可惜,山外有山,螳螂捕蝉,佐伯的用心良苦,最终以牺牲战友的代价搞垮了石岗,而石岗留下的权力真空,马上又被影片中那个唯一抽烟的警察植树所填补。反抗的徒劳,人的虚无再次被伤感而飘逸的萨克斯所展现所强化,自我放逐、心灰意冷的佐伯,面对着同事小岛的示爱,还能燃起对生活和世界的希望吗?

在结尾处,导演仿佛要扭转这部悲伤影片的颓势,让新人新宫来表白内心的不屈和希望。他就像是当年的佐伯,毫无顾忌又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警察的本来面目,和那句一再重复的誓言:在一个人的生命面前,一切都无法高于其上。

这部影片(包括原著)将警察作为一个群体来表现,从头至尾的情节线都没有超出警署的范围。警察面对的敌人不再是社会渣滓和恐怖事件,而是他们自己。或者这样说,有的警察面对的是组织内部的异己,而有的警察则要面对自己的良知。

当警察将异己看做敌人时,警署便成为了恶魔相残的世界,当警察把自己的良知当成必不可少的东西甚至高于一切的东西时,他们才能重新找回当初的荣耀。

黑鸟酒吧里,沉静、忧郁、温暖、梦幻的萨克斯风中,酒吧里曾有着一群警察。他们沉浸在萨克斯的美妙中,也彷徨在自己的内心里。有人听见了权力的召唤,有人看见了往昔美妙的时光,有人看到了命运的逼迫,有人听到了爱情的叹息…

有的人终将一生独行,有的人却要重新实现那已然忘却的誓言。

 

 

该片热门影评:

微笑警察—是谁在敲打我窗

有着好莱坞硬汉警察片中的阴沉和残酷..

teacat评分7.9

更多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