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不能没有你>影评>究竟谁能改变世界?——由《不能没有你》说开去

究竟谁能改变世界?——由《不能没有你》说开去

电影中文名

不能没有你

2010-01-15 10:09

浮云客

浮云客

想看

 

     马奖的颁奖礼向来冗长无味令人不堪忍受。但四大奖项压轴,好奇心作祟,只能陪着一众大小明星熬到最后。去年的最佳影片给了《不能没有你》,第二天就去下了,一直放到昨天才看。知道戴立忍这个名字多半是因为桂纶镁,对他的创作没有任何了解。之前听说这是个催泪片,但可能真的不对我的泪点,没有哭。影片最大的特点在于黑白,不过换成彩色倒也未必效果就不好,当然导演有导演的考虑。除此之外,它的镜头、配乐等等实在是标准的文艺片的路数,甚至有些太过规矩,意图明显到不用去猜。(当然,武雄在水下作业看到岸上女儿的脑袋的镜头的确是个亮点。)我想《不能没有你》的意义更多不在于怎么拍,而在于拍了什么。当他选择把一些东西放在银幕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做批判了。

 

      看完之后,浏览了一下时光网的影评,有一篇写到,戴立忍这次难得的放弃了此类影片惯常的精英立场,转而采取了平民视角,没有俯视的悲悯(是否引发廉价的感动不得而知)。这话不假,然而导演只是采用平民视角而已,终究不是平民,朝同一方向看过去,看到的东西也不会一样,无论他如何克制,终究是在介入。而能看到这部电影的观众也起码是有点闲钱有点文化的,何况这还是一部“艺术片”。在看电影越来越成为一种仪式,一种自我指认的方式的今天,艺术片是和很多标签联系在一起的,比如说品味,比如说精英,比如说精神贵族等等,(再比如说小资,但是有人告诉我小资里土人也不少)。围绕《三枪》的口水战已经展示了精英与大众的分野,雅与俗的分野是多么决绝而暧昧。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个裂隙越来越大的社会的诸多症状之一。看《不能没有你》的观众,也许最多也就是蹲着看一群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罢了。一部讲弱势群体的文艺片本身已经暗含了某种尴尬。这丝毫不在于导演或观众诚意的缺失,这种无法消解的隔阂不是任何人故意而为,而是我一直认为的某种不可跨越性造成的结果。

 

      勒·克莱齐奥去年在社科院演讲时,提到文学的挫败感。写作的人想面对饥饿的人,但只有吃饱的人才会去读书。萨特曾经提到,19世纪的资产阶级由革命势力演变为保守势力之后,尽管反布尔乔亚的作家们将目光转向了无产阶级,但后者也只是他们的题材而无法成为他们的读者,文学革命往往致力技巧的革新,人民群众根本无法理解,结果革新反而符合了社会保守主义的利益。布尔迪厄也提到拥有文化资本的知识分子的尴尬地位,“统治阶级中的被统治者”,被拥有更多经济资本的人统治,却也无法融合进他们声称要维护的群众之中。贾樟柯们当初也是弱势群体,大概穷的只剩满脑子的想法,当他们被命名为“第六代”的时候,他们就不再一无所有,而是进入了历史,成为新的坐标。可是《三峡好人》上映时,贾樟柯竟然跳出来声称要和张艺谋拼票房。而按照布氏在《艺术的法则》里的说法,以经济利润为评价标准的大众文化产品和以纯粹的美学原则为评价标准的文化人小圈子里的文化产品之间的分野越清晰,文学场的独立性就越高。电影圈也是同样的道理,贾樟柯的举动是个极佳注脚。当然,比之文学,电影与资本的先天联系更加密切,自娱自乐的可能性更小。

 

      上面的话有些扯远了。伟大的马克思他老人家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结尾写道,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能改变世界的还是那些看得了电影的人,而不是诸如《不能没有你》这样的电影里的人。也许我的说法是政治不正确,甚至我希望它压根不对,但很遗憾,现实似乎只能给人这种答案。 归根结底,电影本身不能改变什么,但是人可以。所以,欢迎围观。你不一定能帮得了他们,但他们肯定能帮得了你——帮你走出自恋和无知。

该片热门影评:

《不能没有你》:哀而不伤的悲情

我情愿把这部影片就当作一部单纯的..

麻绳评分7.7

《不能没有你》:一直看就能看到爱

《不能没有你》:一直看就能看到爱当黑..

宋绪新评分8.6

究竟谁能改变世界?——由《不能没有你》说开去

金马奖的颁奖礼向来冗长无味令人不堪..

浮云客

《不能没有你》:于无声处听惊雷

《不能没有你》:于无声处听惊雷 ..

皇甫三少评分8.2

《不能没有你》:少见所以多怪

SDMS评分:73.5 分 当我看到武雄抱着妹..

大伯

更多 17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