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0 张图片 
5 位演职员 
0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己的工作稳定顺心,丈夫才华出众,在公司倍受器重,夫妻俩恩爱如往,女儿聪明伶俐,乖巧懂事,温馨如所有美好的家庭,幸福如天下惬意的女人,幸福如张驰。

  但不是所有人的一生都一帆风顺,更没有波澜不惊的家庭。

  丈夫郑一鸣不满足于在现有公司的成就,另谋发展,对郑情有独钟的同事孟娇阳不堪分别,苦苦留恋,并单独设宴为郑送行,醉酒后郑一鸣

展开

  己的工作稳定顺心,丈夫才华出众,在公司倍受器重,夫妻俩恩爱如往,女儿聪明伶俐,乖巧懂事,温馨如所有美好的家庭,幸福如天下惬意的女人,幸福如张驰。

  但不是所有人的一生都一帆风顺,更没有波澜不惊的家庭。

  丈夫郑一鸣不满足于在现有公司的成就,另谋发展,对郑情有独钟的同事孟娇阳不堪分别,苦苦留恋,并单独设宴为郑送行,醉酒后郑一鸣将其送回家被张驰好友李小月撞见,之后又送领带给郑一鸣,落泪离去,令张驰心生疑虑。第二天早上因为这条寄放在楼下的千元领带,两个人发生口角,孟娇阳以电讯公司的名义敲开张驰家的门更是火上加油。祸不单行,化验室同事刘婷不满张驰抢尽风头,心存嫉恨,在杨秀珍一次化验失误后,与其串通将责任推给张驰。张驰的不幸遭遇让一直对她心存爱慕的周敬东苦不堪言,两个人借酒消愁,周敬东把喝得不省人事的张驰抱上床时被匆忙赶回家的郑一鸣误会。酒醒之后两个人大动干戈,张驰负气提出离婚,郑冲动之下答应。

  妹妹张硕嗜酒成性,原本深爱她的丈夫宁杰多次劝说无力,渐渐对其丧失信心。父亲张丙谦自视清高,瞧不起只知道柴米油盐的妻子牟桂荣,在认识烧烤店风情的伊老板之后夫妻之间的矛盾更是激化。

  离婚后郑一鸣到大连工作,孟娇阳紧随其后进了同一家公司。郑一鸣以吃饭为由把公司的男同事吕明扬介绍给孟娇阳,使她十分恼火,更升级了对郑一鸣的纠缠。

  张驰多次求职失败,又赌气不肯收郑一鸣的钱,只好去李小月介绍的迟教授家做保姆,在张驰的精心照顾下,迟教授温暖地度过余生,而最后留给张驰的遗产却使她麻烦缠身,又惹上官司。再次失去工作后,张驰举步维艰、内心痛苦甚至也有过动摇,但是倔强的性格使她无法低头转身,向李小月借钱登起了板车,每天起早贪黑,有时还被顾客欺负,轩轩自己在家点煤气不小心着火把房子全部点燃。

  郑一鸣对之前看到的周敬东和张驰在床上那一幕一直不能忘怀,却又心存疑虑,对女儿的牵挂更是无休无止,怀着这份希望能够释怀的心回到家中却看到了周敬东在家里与妻子女儿共进晚餐。郑一鸣忧心重重回到大连,去KTV唱歌,帮邻桌拉架,慌乱之中险些被刺,孟娇阳不顾一切地替他挨了一刀,并把救命之恩当作要挟郑一鸣的感情砝码。

  然而对张驰来说,真正的不幸才刚刚开始,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使她积劳成疾,轩轩半夜跑去买药的路上因心脏脆弱遇冷空气极度收缩导致心肌缺血,抢救无效死亡。郑一鸣悔恨交加,追问张硕那一万块钱,原来她把郑一鸣留给张弛的钱拿去开化妆品店陪了个精光。宁杰对她从厌恶到彻底绝望,张硕极度自责,同意了宁杰的离婚请求。牟桂荣知道轩轩的死亡当即倒地,在医院含恨去世。接连遭到重创的张驰再也无法振作起来,生无可恋的感觉让她彻底绝望,喝了整整一瓶的安眠药。

  庆功酒会上,郑一鸣回想往事心情郁闷喝醉酒之后迷迷糊糊,回到住处孟娇阳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重生使张驰有了新的生活勇气,在拒绝周敬东的表白之后在朋友的帮助下自己开了家书店,细心经营,生意很快红火起来。

  张丙谦身患绝症,术后出院,郑一鸣回家探望,孟娇阳随后也悄悄跟来,对张驰说了许多让人难以容忍的话并骗她说马上要跟郑一鸣结婚了,张驰回家后迁怒郑一鸣,冷眼相对,句句绝情,郑一鸣身心俱碎,黯然离去。

  孟娇阳慌称自己怀孕并以此为由让郑一鸣对她负责任,坚决要求结婚。大婚当前,孟娇阳脸部意外中风,婚期不得不推迟。

  大年三十儿,郑一鸣想着轩轩,无尽的凄凉,不自主地打电话给张驰,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却是失声的痛哭。郑一鸣连夜赶回长春,张驰离婚后第一次在郑一鸣前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感情,两人深深地拥在一起。一觉醒来,张驰不知去向,郑一鸣拿着张驰留下的字条无限悲伤。

  张丙谦再度昏迷不醒,郑一鸣在与孟娇阳结婚登记未果,接到张硕的关于张丙谦病危的电话,同时得知张驰怀孕,不顾一切去了机场,因飞机大雾折回却意外听到孟娇阳在通电话,说自己根本没怀孕。郑一鸣赶到医院张驰已经离开半天,在多方寻找几近绝望的情况下,郑一鸣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张驰,无意的一个转身,张驰看到了郑一鸣充满期待的眼睛,相视一笑,无限的深情与感慨,也许在经历了爱恨生死,伤痕累累之后才能真正读懂什么是理解与宽容……

分集剧情

第1集


  级研磨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化验员张驰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郑一鸣才华出众,在公司很受器重,女儿轩轩聪明伶俐,乖巧懂事。张驰的母亲牟桂荣与丈夫张丙谦一辈子感情不合。而张驰的妹妹张硕原本有非常爱她的丈夫宁杰,然因张硕嗜酒成性,屡教不改,使宁杰对她很是失望。张驰的同事杨秀珍的丈夫瘫痪在床,全家每月仅靠其四百多元的工资维持生活。化验员刘婷不满于张驰抢尽了其风头而对张驰十分嫉恨。

第2集


  一鸣不满足于在现有公司的发展,在刚刚当上经理的情况下毅然辞职,同事孟娇阳对郑一鸣又情有独钟。杨秀珍在一次化验中失误,怕丢工作与刘婷串通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张驰。张驰被公司开除。张驰的同事周敬东对张驰一直心存爱意,化验员李小月劝慰张驰,郑一鸣也用百般的柔情力图不让张驰难过。孟娇阳单独为郑一鸣饯行,醉酒后说了许多伤感的话,郑一鸣送孟娇阳回家,被李小月看到。

第3集


  娇阳打来电话说郑一鸣的手机落她家了,在孟娇阳家,孟娇阳对郑一鸣做出了失控的举动,被郑一鸣拒绝而痛哭。宁杰请张硕在肯德基吃饭,劝张硕找个正经事做,张硕愤而离去。周敬东去看望张驰。郑一鸣领着张驰去山上散心。张硕再次喝得酩酊大醉,宁杰认为张硕已无药可救。孟娇阳送给郑一鸣一条领带后挥泪离去,恰被张驰看到。郑一鸣怕张驰误会,把领带暂寄存在超市,张驰路过超市时,超市老板又把领带给了张驰。早晨,郑一鸣解释,张驰却不听。

第4集


  小月去看张驰,不经意间透露那晚曾见郑一鸣搀扶着孟娇阳走出饭店的情景。孟娇阳的朋友夏莉让孟娇阳找个理由见一见张驰,也好进一步占有郑一鸣的心。张驰因误会郑一鸣而与郑一鸣大吵,孟娇阳以电信公司的名义敲开了张驰的家门,走后张驰回忆起孟娇阳即是送给郑一鸣领带的那个人。张驰与郑一鸣因为孟娇阳的事情又发生口角,晚上周敬东请张驰吃饭,张驰喝醉,周敬东送其回家张驰吐了满床满身的脏物,周敬东为张驰擦去身上及脸上的脏物,被匆忙赶回家的郑一鸣撞见。

第5集


  人大吵一架,张驰负气提出离婚,郑一鸣冲动之下答应了。张硕往张驰公司打电话,得知张驰已被公司开除。张硕去张驰公司,将刘婷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张丙谦跟伊老板关系逐步升级。张驰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自己首先签了字,让郑一鸣也签了字。张硕再次喝得大醉,早晨走进家门就跌倒在地昏然大睡。郑一鸣从收拾东西从家里搬出来,收拾东西时想起往日旧事,无限感伤。郑一鸣要去大连工作,临行前要给张驰留下五千块钱,被张驰拒绝。

第6集


  轩肚子疼被老师送回家,哭着不让郑一鸣走,张驰将气出在孩子身上,郑一鸣不忍看着轩轩挨打,无奈离去。宁杰忍无可忍,待张硕酒醒后提出了离婚,争吵之中张硕说出了张驰被公司开除的事。牟桂荣去看望张驰,劝慰她不要上火。第二天张硕要宁杰陪她逛街,宁杰谎称中午有一患者要请客而与梅智慧在一起吃饭,两人聊得甚是愉快。郑一鸣临走之前再次回家看望张驰和轩轩,而张驰冷淡决绝的态度让郑一鸣很是伤心。他只好把五千块钱交由张硕转交,张硕私自留下了那五千块钱。

第7集


  驰巧遇李小月,并把离婚的事告诉了李小月,李小月很震惊。郑一鸣在健身房锻炼身体,回忆起一家三口曾经的幸福时光异常伤心。孟娇阳让夏莉帮忙打听郑一鸣的下落。张硕追问张驰和郑一鸣的事情未果,张驰劝她好好珍惜宁杰。伊老板邀张丙谦一块唱戏并对其极力讨好。张丙谦将一副字挂在床头,与牟桂荣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冷嘲热讽。李小月打来电话让张驰去给一个姓迟的教授家当保姆。夏莉告诉孟娇阳郑一鸣现在大连东方公司当项目经理,孟娇阳决定追随而去。

第8集


  一鸣所在的东方公司钟总向郑一鸣等人介绍两名新来的同事,郑一鸣惊讶地发现孟娇阳正在其中。孟娇阳几度想接近郑一鸣,郑一鸣却极力回避且态度冷淡。张驰与迟教授相处得很好,迟教授感到很安慰。迟教授的女儿迟来及儿子迟道来看迟教授,态度非常冷漠。张硕与宁杰吵架,打了宁杰一记耳光。郑一鸣给张驰打电话问候,张驰漠然对待。张驰去迟来家试图说服迟来对老人好一些,迟来不屑一顾。

第9集


  驰回到家中,面对一屋子的清冷分外忧伤。宁杰再次向张硕提出离婚,张硕不答应。迟教授因糖尿病并发心脏病晕倒在卫生间,张驰将其送到了医院。张驰打电话给迟道,希望他能来看看迟教授遭到拒绝。硕从朋友蒋芳嘴里得知张驰已和郑一鸣离婚。郑一鸣与钟总出差回来,孟娇阳做好了鱼汤等着郑一鸣,郑一鸣态度仍很淡然。张丙谦和伊老板从人文大戏院出来被邻居宋大娘看到。张驰早晨来到迟教授家,发现迟教授已死去多时。

第10集


  驰找来了迟教授生前曾交待过的关律师,不曾想迟教授把十万元遗产全部留给了张驰,迟来和迟道不服,要告张驰杀人罪。张驰对是否该接受遗产犹豫不绝。郑一鸣回家看望张驰和轩轩,决定好好地和张驰谈一谈,消除两个人之间的误会,张驰对郑一鸣仍然极其冷漠,郑一鸣伤心离去。郑一鸣把一万块钱给了张硕,让她再转交给张驰,张硕追问离婚理由,郑一鸣回避。张驰被公安局以涉嫌杀人带走,张驰把轩轩交给了张硕,要她把轩轩送到李小月家。